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20

玉离经抬起头吃惊地看着畅遗音,许久后缓缓道:

“你说的话什么意思?”

“这……”畅遗音犹豫片刻后才下了决心,道:“贵妃就当我说了句空话,正御不想提的事,畅遗音也不会多说。”

听了畅遗音这一番话,玉离经心中已经猜得七七八八,大约这便是那个与墨倾池有关、与邃无端有关、与应无骞有关的当年了。


云忘归正从街头买了两屉叉烧包准备回去,突然被一个姑娘叫住。

“这位公子,小女子不小心崴了脚,公子可否扶我至前面那个巷口?”

“好,你小心。”云忘归言罢小心将人扶起,带着那位姑娘到了最近的一个巷口,方将人送走,只闻一个熟悉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边:

“云哥哥!”

是离经!

他晃神一刹,纠结而犹豫地转过身时,却见到玉离经一身素衣,头发只简单地挽了一个小髻站在自己面前,笑意盈盈。

“参……”

“云哥哥不要这么多礼,离经这么久没见你,甚是想念,不过有一件事更为急切。”玉离经拉着他的手将他带上停在远处一辆朴素的马车,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封信。

“当年有一个人为昔年还是太子妃的应无骞调养身体,中间发生了一件事,详情我都写在信里了,希望云哥哥能帮我找到这个人,要他一封信,说出当年的事情,把这件事情告诉亚父,再让外人把这件事情暴露出来。这里还有一封信是给亚父的,你到时候都给他,亚父会明白该怎么做的。 ”

云忘归心中存疑,犹豫片刻后,问:“这可是离经你自己愿意做的事情?”

“的确是出自我愿……”玉离经握紧了袖口,一字一句地说,“今日之后,你若是觉得我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玉离经了,我们便一别两宽吧。”

“我自然不是这个意思!”云忘归急切地辩驳着,“只要这件事情你自己愿意,我就毫无怨言,陪你做下去,只是……希望你自己珍重。”

两人之间沉默了许久,直到玉离经轻轻地说出一句:

“我会的。”


应无骞翻看着玉离经最近做的事务的整理,微微点了点头,道:“九月的事情要办得得当,畅遗音之前跟着我的时候做过不少这类的活,你有什么觉得不好的,便去问他。”

“你不准备插手?”玉离经讶异地问。

“我现在就在等一纸废后的文书下来,之后做什么就都不是我的意思了,”

“废后……你可要想清楚,假如废后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失去了还有拥有的机会,连再次拥有的机会都没有才是最可怕的。”

“假如废后了,畅遗音怎么办?”玉离经看来一件侧室记账的畅遗音,见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此处的样子才放心开了口。

“是我对不起他。我会想办法把他的自由还给他。”




又是毫无进展的一张。

回来啦~回来la~~~~~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