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多cp】中秋节月饼选购指南

云玉,风雀,鷇梦,焱裳,墨应,殢师,侠皇,枫樱

其实不是很有cp感

【云玉,墨应,侠皇】
板栗月饼云忘归
如果你喜欢板栗清甜的口感,请一定不要错过这款月饼,白色的外皮上点缀着巧克力条,馅料是由板栗冬瓜泥和一整颗小板栗组成,据说好吃得让人忍不住跳起舞。

紫薯月饼玉离经
浅紫色的外表朦胧而梦幻,充满了少女心,周边点缀着白巧克力做成的珍珠,馅料则是饱受喜爱的奶黄流心,口味偏甜,却又不乏清香,吃起来十分爽口,饱受少女喜爱。

牛奶月饼墨倾池
白色的外壳上裹着一层白色的面包粉,会吃得满嘴白,表皮上的江海纹霸气十足,馅料是分量十足的椰蓉馅,但是由于表皮制作时加入牛奶,也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据说很受小朋友喜爱。

抹茶月饼应无骞
少女们最爱的是什么?当然是抹茶。绿色的外皮带着浓郁的抹茶味道,咬一口,便是满满的幸福,馅料是黑巧克力流心,味道偏苦,品让人不禁眉头一皱。表里不一是他最大的特点。

巧克力抹茶月饼尹潇深
与应无骞月饼恰恰相反,这款月饼总有脆脆的巧克力薄壳,咬起来可以听到声音,而馅料则是抹茶流心,这一款月饼苦中带甜带着一股成长的味道,很适合成长道路上的人哦。

草莓牛奶月饼蔺天刑
白巧克力外壳+草莓牛奶馅料,由于经过特殊制作,草莓仍旧Q弹可口,裹在牛奶里,一股纯正的奶香和草莓清甜口味混合在一起,被受年轻人喜爱,不过不可以吃太多哦,不然小心蛀牙哦!

以上六款月饼以加入儒门中秋礼盒,其中云忘归月饼与玉离经月饼组成“云望玉归”礼盒,墨倾池月饼与应无骞月饼组成“墨染云骞”礼盒,尹潇深月饼与蔺天刑月饼组成“一生兄弟”礼盒,现在订购,可享受八折优惠。

【殢师,枫樱】
冰激凌月饼殢无伤
什么样的月饼最能让你受到惊吓?当然是冰激凌月饼!咬开外皮之后是冰冰凉凉的冰激凌,让你在七月流火的时节再次受到寒冷暴击!加入巧克力的外壳和奶油冰激凌的馅料,心动吗?

鲜花饼无衣师尹
无论月饼的口味再怎么变化,鲜花饼永远是其中最香甜的一个,酥糯的外皮,咬起来会掉落小小的渣,玫瑰酱和新鲜花瓣揉碎制成的馅料闻起来香,吃起来更是可口,据说还有养颜美容的功效哦。

蜂蜜柚子月饼枫岫主人
蜂蜜柚子茶好喝吗?当然好喝!假如把蜂蜜柚子融入月饼呢?清甜爽口的滋味简直是梦一般的享受,更何况还有美容养颜,润喉清肺的作用,谁不想尝一口呢?

樱花月饼拂樱斋主
粉嫩嫩的外表是它完美的伪装,与鲜花饼同款的花泥馅料虽然没有气味,却能给人幻想中属于樱花的美好。无论你曾在武大的校园,日本的动漫还是什么地方见过这些花朵,樱花月饼都能带你重温当初的美好。

以上四款月饼以加入四魌中秋礼盒,其中殢无伤月饼与无衣师尹月饼组成“良师益友”礼盒,枫岫主人月饼与拂樱斋主月饼组成“好友比邻”礼盒,现在订购,可享受七折优惠。

【焱裳】
麻辣牛肉月饼焱无上
充足而又紧实的馅料居然满满由牛肉组成!每一口都是肉的月饼你见过吗?这款月饼就能满足你的妄想。在一众甜口月饼中,唯有他,标新立异,特立独行地做一块辣口月饼,满足每个爱吃辣的人的中秋!

松仁玉米月饼裳璎珞
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外表在切开之后居然能看到一粒粒的松子,虽然看上去有些油腻,但是无论闻起来还是吃起来都是无比的清甜可口,唇齿留香,回味绵长。甜而不腻是它最大的特点。

【鷇梦】
蛋黄月饼鷇音子
如果提起月饼界的老干部,那必须是蛋黄月饼。这款月饼是中秋礼盒必备月饼。你能想象掰开月饼之后,一个渗着油的月饼散发出诱人的光泽,但是咬一口却又包含着老干部的刻板正经感的月饼吗?这里就是!

奶黄流心无梦生
奶黄流心月饼和蛋黄月饼相似却又不同,相似的是它们甜甜的口味,不同的人是奶黄流跳脱的风格。最适合年轻人的味道,当然有它最可爱的方式,咬下一口后就迫不及待涌出的流心便是它爱你的表达!

【风雀】
椒盐月饼杜舞雩
曾有人问我:椒盐月饼?这玩意能吃?我的回答当然是能!酥脆掉渣的外皮每一口都要小心翼翼,椒盐的馅料尝起来有些咸,有些辛,甚至有些难吃,回味起来却是清甜,彷如恋爱,彷如爱你。

可可月饼弁袭君
可可是苦,咖啡是苦,爱你也是苦。这款可可月饼专为失恋的人打造,它的每一口都带着苦味,仿佛是被女神或男神拒绝的你,但是馅料的中心却是一块糖,甜到让你忘记痛苦,重新来过。

【恶搞】畅遗音个人单曲《执命什么不干啦》

放弃啦!不干啦!(/TДT)/
当个执命累死啦!_(:3」∠)_
尼玛怼天怼地复兴儒门到底为个啥!
完蛋啦!草泥马!
彻底放弃不干啦!
马上收拾包袱拐跑正御结婚回老家!
明明出场逼格是有两米~
退场却破格变成了辣鸡~
就看个家门还能被GG~
赤命你我仙山等你!
正御派我出任务杀小明
结果喵月拦路关系成迷
别说我下手无情没良心
难道要我留着祸患去困扰我正御_(:3」∠)_
据说易教那又出了一个叹希奇
整天搞事召集三子还要解封呀
出门路遇忘潇然还被轰回家
正御你和他是啥人呀!!!
失忆怪我嘛(╯°口°)╯(┴—┴
打死编剧吧(╯°口°)╯(┴—┴
放弃啦!不干啦!(/TДT)/
苦境正道真可怕!
苍鹰梵天赤命武力怪物还有镝镝啊!
放弃啦!退场啦
仙山摆摊卖书啦!
圣司给我好好搞事听从正御啊!
放弃啦!不干啦!
(/TДT)/当个执命累死啦!_(:3」∠)_
没有诗号撞脸女偶还被骂这能怪我嘛!
完蛋啦!草泥马!
彻底放弃不干啦!
正~御~走~啦~~~~~

【恶搞】墨倾池版卡路里《吸弟机》

纯属恶搞,如有冒犯,实在抱歉

  吸弟机
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少吸一次弟 都要说声对不起
魔镜魔镜看看我 别人弟弟在哪里
吸弟 我要吸弟 我要变成吸弟机
pose pose!
我要变成吸弟机
pose pose!
为了吸成别人弟 天天提剑当影帝
为了稳住所有弟 顺毛顺得没脾气
天生总攻难自弃 可惜谁弟我都不腻
吸弟 我要吸弟 我要变成吸弟机
wow~~~~~
吸弟机吸弟机吸弟
吸弟机吸弟机吸弟
吸弟机吸弟机吸弟
吸弟机吸弟机吸弟
吸弟机我的目的
收集别人家弟弟!
来来 应无骞 离经无端和沧溟
地冥法儒叹希奇
来我怀里别客气
拜拜 红尘雪 天迹斩获忘尘漪
奉天忘爹和蓝雨
我来照顾你弟弟
儒门肾司吸弟机!

【玉应,墨叹,伪墨应】七年之痒(3)

会议上,玉门的经理还在滔滔不绝,其实这些发言最大的作用就是发表更多的对未来的畅想,然后让人有合作的欲望。可是小数点后最精确的几位却往往都在这些白纸黑字的合同上。

文诣经纬这边的代表人是应无骞的得意弟子醉雨旸,功力自然不会差。只是……墨倾池看着合同上的内容,玉离经的条件给的十分温和,这虽然一直符合他的作风,但总是让他有些隐隐的不安。

散会之后,墨倾池和玉离经在办公室又进行了会谈。

“这次的合同还是你的风格,两边合作谁也不会多获利,看来这次我们是非合作不可了。”

“出版这个行业你们一直是专家,我也是接受了仙门那边剩下的资本和玉门的一部分投资来和你们合作,假如文诣经纬涉足教育这边,能赚到的将会是更大的一笔。”玉离经笑意十足地看着他,仿佛两个人还是老朋友。

“不过我记得仙门就是因为在教育上干部下去了才会倒闭吧。”墨倾池反问。

“确实如此。不过仙门的倒闭再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做决定的人和决定执行人不是一批人,决定执行人和决定受益人又不是一批人,这就导致层层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不能贴近民生需要,是仙门倒闭的一个重大原因。玉离经接手之后加大了市场调研的力度,尽量地贴近民众,为民所需,在人才方面,他跟新了一批专家,甚至和周边几大名校和做,总结小学到高中所有的常见题型和重要体型来出版专业性强的新教辅,虽然定价高,但是在狂热的家长和学生的追求之下还是收成不错。

两个人在办公室里有聊了半个小时,等到中午墨倾池定了餐厅,叫上应无骞一起去吃了饭。

“墨总和应经理夫妇关系看上去不错。”玉离经低头切着面前的牛排含笑道。

“我们之间的关系如何玉大少爷不是很清楚吗?”墨倾池看了应无骞一眼,又看向玉离经。

这种关系很尴尬。应无骞知道墨倾池故意想给玉离经些难受,自己夹在中间,味同嚼蜡。

婚姻之中出现第三者很正常,可是明明先出轨的是墨倾池,此时却要自己做一个罪人。更何况哪怕他真的能和墨倾池离婚,下一秒迎来的肯定是玉离经的攻势,到时候墨倾池和叹希奇都可以在幕后坐收渔利,自己却成为了那个勾引男人,婚内出轨的人了。

应无骞最终还是受不住了那两个人的冷战,借口去了卫生间。

实际上包间内连着一个小卫生间,可是应无骞却还是选择了离开。这里隐私性极好,甚至整个一层这个点都只会接待他们这一桌客人,所以根本没有人会理会应无骞身后没隔多久出来的玉离经,也不会在意一个黑着灯的包间里,玉离经正从后紧紧抱着应无骞。

“玉总轻松手,这样让人看见了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对不起。”玉离经紧紧地抱着他,头枕在他的肩上,“我没有站在你的立场想这件事。可是我太激动, 我一看到你们站在一起,就会想,假如当年我坚持下去了,你会不会就是我的,就不用过得像现在这么辛苦。”

“玉总说笑,其一,应无骞是自己本人的,其二,应无骞的生活方式从来都是自己选择的。”换成玉离经会有什么区别吗?

答案肯定是会。

单纯美好的东西谁都喜欢,应无骞也不外乎如此,所以他知道并且理解墨倾池为什么喜欢叹希奇, 所以他对玉离经的追求也不是没动过心。

曾经想就这么和他一起去吧。

但是自己去了,谁来完成自己的梦想呢,谁来帮助自己成为这个行业的首席呢?没有人!更何况当时玉离经名下连自己的企业都没有,反而是墨倾池早早接盘了文诣经纬,干得风生水起。

玉离经摸着他的腰围,缓缓道:“才离开我一天,你就瘦了。”

这个夸张手法,零分。应无骞想。

那两个人出去了,墨倾池一个人拿出手机,给叹希奇打了一个电话。

“怎么啦大老板?今天不是在谈生意吗?”另一端传来叹希奇懒洋洋的声音。

“我结婚证上的另一半和我的老同学出去幽会,请问我该怎么办?”墨倾池带着些笑意道。

“这么刺激!”叹希奇闻言赶快从沙发上坐起来,认真道:“他们出去多久了?”

墨倾池看了看表,道:“大约五六分钟。”

“互诉情谊,情不自禁,禁果初尝……不行我的脑洞停不下来了!”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个活泼女生,墨倾池先是一愣,然后问道;“这就是你说得那个青梅竹马。”

“啊,就是。”叹希奇无奈地摇摇头,示意一旁的巧天工安静一点,然后问:“所以要不要等他们回来你装作一副受害人的样子?”

“受害人就用不到了。但是还是老问题,离婚是不可能的,但是看玉离经的意思他不仅要人要心,还要结婚。”

“所以我说啊,你对你们家那位好一点,让玉大少爷觉得自己的爱人没有被亏待,态度自然就放宽了,不是吗?”

不愧是写过小说并且和腐女,不对,芙女青梅竹马的男人,在猜测别人心思这一点上,叹希奇倒是毫不逊色。

玉离经的确这么想的,他了解应无骞,知道应无骞对自己有多狠,所以他一直想照顾他,陪伴他,这可惜命运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墨倾池结婚的时候给他发过请帖,他却不忍去看,只能一遍遍地祈祷,希望这位外冷内热的老同学能焐热这块冰,可事实是……

他起初将责任归结给墨倾池,后来发现这太以偏概全了,那两个人走在这个地步谁都有责任,只要应无骞对功名的追求少一点,墨倾池怎么会不去关心他?只可惜要强一辈子的人是听不懂低头的。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番外一)

注意!注意!这是一篇正经的叹应!

假如有一天叹希奇发现了应无骞是假死然后拎着小包裹蹦跶到了姑苏……

私设,叹希奇是北方人。


文载龙渊外,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车上的人下来了就往里闯。果不其然地被门卫拦住了。

“你们这群臭酸儒就是规矩多,告诉你们的……额……老大,我是他原来的哥们儿。”

然后他就和一群护卫打了起来,之后被人架着往外推。

要不是醉雨旸路过把他带了进去,估计他今晚就要带着自己的小包裹露宿街头了。

“你这房子修得不错,看来说儒门富得流油也没错。”叹希奇看着座上坐得端庄优雅的应无骞,不对,映云骞,和站在他身旁的畅遗音,四周张望了几眼,问,“你们都不给个茶吗?”

“叹希奇你且住嘴吧。”映云骞扶着额摇了摇头,“北方口音果然聒噪……”

“好好,我说官话。”

“榭云霏,奉苦茶。”映云骞话出语毕,算是让叹希奇彻底绝望了——他是真真不喜欢苦味,南方人不是口味偏甜偏淡吗?

所以你对南方人有什么误解……

“所以,君缘何来此?”应无骞轻抿一口茶水,问。

“听说你没死,我就过来投奔你了。现在玉离经做了皇后,邃无端也提了位分,不过我离开的时候还是才人,对了,”他抬头看了眼正神游天外的畅遗音,“你宫中的名字还没销呢,小心哪天墨倾池突发奇想把你叫回去。”

“他想不起来的。”映云骞和畅遗音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你这么有信心?现在宫里的事情你还想知点什么?”

“骞什么都知。下午骞需去讲学,执命,你先带他去休息。”


入了夜,叹希奇秉着盏灯摸去映云骞卧房时后者已经更衣欲睡了。

“君……”映云骞撑着身子起来,马上被叹希奇扶起来。

“我今天看你腿脚不太好,那时候出了事?”

“昏昏沉沉了大半年,落了些小毛病罢了。”映云骞见叹希奇的手已经摸索到了自己衣服里,轻咳了一声,推了推身边的人。

“长了些肉,比当初胖了点,手感不错。不知道是不是还是那么软。”

“多少年了,吃了一次你还上瘾了。”映云骞推了他一下,叹希奇收回了手,直接连带着把人压在了身下。

“上瘾了……”叹希奇的唇在他的耳畔轻轻蹭着,“再让我来一次……”

第二天他是被映云骞丢下床的。

“叹希奇你还真上瘾了是吧!嘶……我的腰……”

然后文载龙渊的学子们上了一天黑着脸的执命的课,表示再也不想度过这样的日子……






满足你们的叹应心。 

实际上现在叹希奇还在皇宫里晒太阳。

【玉应,墨叹,伪墨应】七年之痒(2)

两年之前由于网络文学领域出现的种种问题,文诣经纬决定暂时取消同人志的印售,包括各种cp取向,各种类型,和各家分公司的业务。

几天之后,叹希奇就来到文诣经纬骂街了,墨倾池这才知道这个人。

小作家,文笔不错,文化功力应该一般,但是这些也够他用的了。主要写武侠小说,有时候也写一点现代都市或者古装言情,但是总体来说对于人物把握到位,细节处理生动等优点还是不能忽视的,因此也有不少粉丝。

小作家出同人志基本上就是为了回馈粉丝用爱发电的,文诣经纬这一出基本就断了路了,叹希奇自然不开心,把手稿砸在墨倾池脚下让他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哪里违禁。

这次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莫名其妙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叹希奇现在已经出版了好几本实体书,当然这其中也有墨倾池的功劳,简单来说,墨倾池缩短了他的打拼之路的历程。

现在,两个人正坐在街角的刀削面店里,叹希奇爽利利地吃了口面,然后道:“所以呢?你只知道他出轨对象是一个纯情大少爷?”

“不,我知道那个人是玉离经。当年我和玉离经大学同窗时玉离经就追过他,后来因为出国进修而断绝了。”

“这种狗血剧情没想到发生在你身上了。”叹希奇笑得呛了一下,赶快拿起水杯猛灌两口,顺好了气后缓缓问道:“那么你准备怎么办?”

“当然是先看玉离经想要到什么程度,如果他想保持这种偷情的关系,自然是没有关系,如果他要全部,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也是,毕竟文载龙渊也算是你的一把利剑,宝剑哪有轻易相让的道理。”

单纯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被喜欢,快意直爽的人也总是比圆滑世故的人更讨旁观者的喜。应无骞从来知道这些,所以他从来不希望墨倾池当时在公司年会上跪下来求婚时抱有几分真心,更何况太过相似的人,从来不能在一起。

他下午到墨倾池办公室汇报工作的时候,叹希奇也占据了办公室的一角,抱着笔记本电脑码字。对于叹希奇的事情,墨倾池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避讳过,顶多是从朋友变成了恋人而已。这是迟早的一天。

“最近和玉门的合作你准备怎么办?”在汇报完后应无骞问。

“先看对方提出什么条件。”

“处在被动的位置总是会有劣势的,我回去草拟一份对方可能出的条件,最迟明早给你。”应无骞说完转身欲离,墨倾池却突然道:

“注意休息。”

应无骞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直挺挺地离开了。

有句话说的很不错,资本家就是要压榨工人的价值的,压榨完了该有的价值,还要压榨剩余价值。可实际上,假如没有一个个工人殷勤地贡献出自己的价值,一个企业也就没有可能脱颖而出。

假如文诣经纬没有文载龙渊,没有应无骞的连轴转,效率可能会差很多。不过也说不定,可能世界上有比应无骞更好的公关。

文件是凌晨三点发给墨倾池的,应无骞从书房摸回卧室的时候墨倾池已经睡下了,他尽量放轻了动作,没有将人吵醒。等到他拿起手机的时候,第一个跳出来的又是玉离经的消息。

【睡了吗?我猜你还没睡。又去做了各种不必要的工作了对吧?早点睡,明天我去文诣经纬,希望看到一个精神的你。】

【不要把我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肉有累没了。】

有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好吗?

好,非常好,应无骞甚至在这一瞬痴迷于这种温暖之中,又想回复,看了看短信发来的时间,却又害怕对方知道自己晚睡而不敢回复,但这种情绪仅仅停留了几秒,紧接着,他决定放下手机睡觉。

至于那些消息……他和玉离经有关系吗?

【玉应,墨叹,伪墨应】七年之痒(1)

五星级酒店玉门大少爷玉离经的高级套房里,应无骞正躺在玉离经的怀中浅浅地吸着一支女士香烟,一旁还放着一个造型精致的烟灰缸。

玉离经抱着他,手在他的腰上摸索着,似乎在量什么,最终揉了揉他小腹上几乎没有的赘肉,有些欣慰地笑着说:“终于胖了点。”

应无骞转过头,轻吐出丝丝烟气撩过玉离经的脸庞,问;“你就这么高兴?”他的笑容中带着三分佯装的媚态。

“当然高兴,好不容易独占你半个月,把你养胖了就说明你在我这里比在他那里过得开心。”玉离经对着他俏皮地笑了一下,“我现在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然后让你们快点离婚。”

整个房间充满里颓靡的气息。

应无骞看着玉离经,最后笑了一下,然后将人推开,起身把烟按灭,把烟灰缸放到床头柜上,道:“我今天回去。玉门大少爷好不容易回国却和男人夜夜笙歌,你亚父恐怕不会给我好日子过。”

凌晨四点,不仅有未眠的海棠花。

应无骞在出租车上做了一个小时,终于在寂静无人的时刻穿越了想血管一样扭曲的环城公路,上了主干道,最后又到了自己家的公寓。

他并不在意时间,直接开门进去,开放式的书房还亮着暖光,墨倾池坐在电脑前办公,腿上还睡着他的貂。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墨倾池问,眼睛却并没有从电脑上移开。

“纯情小少爷哪有你好玩。”应无骞走到他的身后看向了电脑屏幕,“上面又决定开分公司了?”

“说是准备和玉家合作,听说对方负责人是玉离经。”

“那不是挺好,你的老同学,也算是知根知底。”应无骞追着墨倾池的目光继续看电脑上的邮件,“玉家怎么把手伸到教育界了,他们不是一直专注娱乐杂志吗?”

“玉家这边和仙门最近关系挺近的,仙门那边牌子可能要倒,预计这两年会被玉家收购,触碰教育这边也是正常。只不过他们敢动手,我们却要有所警惕,毕竟教育这边一直不是容易做的。”

“有什么不容易的,只要内容和方针不出错就行了。”应无骞道,“这年头学生的钱最好赚。”

“但是上下关系的疏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件事情交给我就好了。家里有什么,我去准备早餐。”

“你自己看冰箱吧。”墨倾池说着继续往下拉邮件,镜片挡住了眼神。

第二天应无骞走近文诣经纬大楼的时候,收获了一群人惊吓的目光。

“发生什么了吗?”应无骞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问。

“这半个月正御没亲临,下面那些人还以为文载龙渊要解散或者解约了。”畅遗音抱着文件道。

住在玉离经的宾馆套房的这半个月,应无骞为了与墨倾池眼不见心不烦,所幸干脆连公司也不来了,所有工作都在宾馆里处理,要他签字的东西也是由醉雨旸或者畅遗音拿到宾馆,日子相当惬意。

“我知道了,你去工作吧。”畅遗音离开后应无骞刚拿出手机,就弹出一条来自玉离经的消息。

【我想你了。】

小孩子的把戏。应无骞皱着眉放下了手机,不知带你为什么,这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大少爷,就是喜欢用这种小孩子的把戏。

出版是一个神奇的行业,它只用占据一本书最小的角落,却可以收获无穷的利益,只用这一个小小的角落,就能引起需要他的人的足够的目光。儒门便是其中的巨擘,而文诣经纬便是他最大的分公司。

墨倾池稳坐文诣经纬的首把交椅有几年了,这也多靠应无骞的文载龙渊工作室负责各种公关,两个人如此配合了有几年,便结婚了几年。只可惜任何婚姻都有自己出现问题的一天,更何况是没有感情的婚姻。

两年前,墨倾池和一个叫叹希奇的武侠小说作家开始了地下情,半年前,玉门大少玉离经回国,一回国就对应无骞这个有夫之夫开展了追求。

【主畅应】白松岭

主畅应,有墨应

你们知道畅应畅有多虐吗?你在白松岭奋力厮杀,奇局暗布斩梵天,而我却要永远离开我最爱的你了。

畅遗音有无数次的握剑,这其中,一半的时间在想杀了墨倾池。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正御心里就没有他了,正御身边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自己就可以入正御的眼,入正御的心。
另一半的时间是在想着变强,他要变强,能够替正御办更多的事情,能够和正御并肩而战。
畅遗音从来没有疏忽练习,只可惜他身体弱,不是练武的好底子,所以他想,勤能补拙,他曾没日没夜地练习,可是年龄也好,阅历也罢,心狠手辣也好,无情绝情也罢,都比不上墨倾池,更何况是剑术。
他的正御曾经告诉他,一个人想要成功,就必须心无旁骛,绝情断恨。可是他不敢,他怕自己一忘,就再也想不起正御了,他不敢忘,不敢断。
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应无骞。
曾几何时,曾有人出言不敬正御,他便用了最狠的毒,将那个人毒哑,再千刀万剐扔到荒郊野岭。
现在,正御去往了白松岭,要去布局斩下梵天,而自己不安排看好文载龙渊。
和正御一起去的是墨倾池,那个正御心里有的人。
他知道,正御心里的人不多,墨倾池是其中一个,所以他对墨倾池嫉妒得发狂。他见过正御对那个人千百般好,哪怕是互相利用也不愿那个人受伤,而那人心中却只有单锋,单锋和单锋。
天渐亮了,他记得正御对自己说,第二日必有人找上门来,到时不必逞强,告诉他们人在白松岭便好。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手太强,那最后一掌又是那么猝不及防,自己最终……
抱歉,正御,畅遗音不能再陪您走下去了,你一个人一定要安好。

傻人。
应无骞回到文载龙渊时看到的只有一地尸体。
那会有一个傻到觉得自己的付出全都被人看不见的。
应无骞看着那座无名墓碑,想:就先这样吧,等我为你报了仇再立新冢。
为什么你要是执命,要是我最信任的人。
如果你不是,今天死在这里的,或许就是别人了。
只可惜,这只是一瞬间的念想,紧接着墨倾池便来了。
想说的话,终究是没人听到了。

【假装有智商文】72小时(序)(一)

假装这是一篇烧脑文。

实际上这是一篇天雷滚滚OOC文。

点击TAG【琼罗72】可查看所有内容相关。


(序)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陌生的相处方式,陌生的任务,陌生的死亡……

有一天,你醒来,有人告诉你:你们五个陌生人要共渡72小时,你们五个陌生人中有一个人与幕后主使者是共谋,你们假如不能找出这么人就会面临死亡,而你们选择的机会——只有三次。

那个本就陌生的人,值得信任吗?

 

(一)

远沧溟被手机的短信提示音惊醒,他伸手去床头柜上摸可能已经充满电的手机,却突然落空,手在空气中胡乱抓了几把。

“什么情况……”他迷迷糊糊地睁眼,几乎是下一秒便被惊醒。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虽然并不像什么不安全的地方,但还是让他的内心惴惴不安。远沧溟赤着脚跑下床,推开房门的一刹那,他再一次受到了惊吓。

从正对着的那扇门里,走出一个中年大叔,和他面面相觑。

“那……那个,叔叔,你知不知道这是哪……”远沧溟尴尬地问了句,一只手不断薅着自己的炸开的妹妹头,想让它看起来似乎整洁一点。

“我也不知道,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缎君衡看着面前的小孩笑了笑,抬手帮他理好了头发。

“谢……谢谢……”突如其来的热情对待让远沧溟受宠若惊,但同时也保持着一份警惕之心,毕竟在这个不知道是哪的鬼地方,面对着一个陌生人,总要保持相对的警惕。

缎君衡见他小心翼翼的某样,带着些安抚的口气微笑道:“我叫缎君衡,是个司机,你呢?”

“缎叔叔好,我叫远沧溟,今年高三刚毕业,你叫我沧溟就可以了。”远沧溟对缎君衡的意思已有几分了然,也笑着回应了他。

“好了,我们别在这里站着,去别处看看吧,应该不止我们两个人。”缎君衡说着和远沧溟一起走向走廊的一头,缎君衡跟在远沧溟身后半步的位置,一直用半个身体掩着他。

走到了楼下,映入眼帘的是另外三人,两男一女,其中一个脸上带着些小麻子的男人有些开心地说道:“我们五个人终于到齐了。”

“五个人?什么意思?”缎君衡皱着眉问。

“你们没看手机吗?”那个穿着紫色连衣裙的俏皮少女拿出手机走到他们面前给他们二人看,手机上是几条短信,大致如下:

【主持人】醒了吗,流苏晚晴小姐?

【流苏晚晴】你是谁?我在那里!

【主持人】很抱歉现在才通知你,我将邀请您和另外四名玩家参加一场游戏。

【流苏晚晴】什么游戏!你的目的是什么!

【主持人】游戏规则很简单,你和另外四名玩家将在这里生活72小时,在你们五人中有一人是我的派出的卧底,你们的任务就是在每24小时之后选择一名卧底发送给我,选出卧底,游戏结束。当然,如果卧底一直都没有被选出,那么各位就将从此与世长辞了。

【流苏晚晴】你什么意思!

【流苏晚晴】为什么不回我话!

看完全部内容的远沧溟和缎君衡面面相觑,随后又看向了流苏晚晴。

“总之,现在我们也没个头绪。”她轻叹一声,走回之前坐着的沙发上。缎君衡思索了片刻,问:“能发短信就证明有信号,能拨打求救电话吗?”

“不能。”一旁,一直静坐的清秀男人道,“能对外联络的方法我都试过了,没用。”

“那么……”缎君衡正准备说什么,却听到远沧溟怯怯地问一句:

“你们……不饿吗?”

“有事物吗?”缎君衡突然问,“如果各位信得过缎某,就让缎某来准备早餐吧。”

“有的,这边有冰柜。”说着流苏晚晴起身带着缎君衡走向厨房,一旁脸上带着小麻子的男人也站起来说:“我也去帮帮忙吧。”

远沧溟同学不会做饭,前几年的伙食全都依靠大哥、母亲和兄长,有时候还去小叔叔家蹭饭,所以此时只能尴尬地看着那三个人,然后和那个清秀男人一起坐到沙发上。

“你……你好?我叫远沧溟,你可以叫我沧溟,你呢?”

“央千澈。”男人看他来了,马上按灭了手机屏幕,抬起头对他微微一笑。

“我今年刚高三毕业,还没报大学,央……千澈哥你呢?”

“叫我阿澈就好了。我现在在D大当教授。”

远沧溟这辈子别的见得不多,各种各样的教授见得真的不少,比如自己看着很宅很颓废,一看就是直男审美的爹是物理学教授,专门研究量子的,还有一个不知道为什么经常在他家出没并且和五叔见面必撕的竹叶青男是儒学大家,还有和自家一心向佛的兄长关系极好的雪隐大师也是佛学院的教授……如今,自己又遇到了一位D大不知道教什么的教授,总感觉学霸的光环萦绕着自己。


【脑洞预警】72小时

睡不着放一个脑洞,可能会写的。

某天醒来,你和另外四个素不相识的人困居一栋别墅,被告知要找出其中的奸细……

妹妹头高中生远沧溟,
向往成为歌手的幼师流苏晚晴,
乐天派龙套演员阿丙,
温润清雅的大学教授央千澈,
为大老板开车的老父亲缎君衡……

然而这些人背后都不简单!?

看似单纯的远沧溟和黑白通吃的商界大佬墨倾池关系不一般,
天真漫烂的流苏晚晴曾被传和著名男模剑非刀有绯闻,
小龙套阿丙和苦境著名黑道大佬狱婪交情匪浅甚至用对方自拍做手机桌面,
看似风光的央千澈对着手机独自伤神并称自己不该存活于世,
老父亲缎君衡所说的老板居然是自己的养子

当你只有三次机会选出卧底,假如第三次都失败了你便会面临死亡时,你会如何选择?

你身边的人,究竟是你的队友,还是你的敌人?

来来来评论区开赌场了啊!支持谁做卧底就请投他一票!
支持小明请按1
支持晚晴请按2
支持丙哥请按3
支持汤圆儿请按4
支持缎爹请按5

小明:选我,我超可爱
晚晴:选我,我会打歌
丙哥:选我,一起吃瓜
汤圆:选我,免费送芝麻汤圆
缎爹:选我,帮我买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