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9

墨倾池仍旧记得当年送别邃无端的夜里下了很大的雨。

当时邃家受到冤屈,他为了保下邃无端几乎用尽了所有办法,但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得罪一群又一群的人,邃渊的罪行是儒门定下来的,邃渊是朝堂上的臣子,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也只有他墨倾池一个人在做。

所幸当年君奉天拿出了相当充裕的理由,又在朝堂上据理力争,最后才把无端的连坐死罪变成了终生流放,而自己又在登基后想尽办法为邃家洗罪,才保住了无端的平安。

想当初让那群老儒认错时是怎样的风景,还真是嘲讽。

一个帝王的身边自然不仅仅一个人,但是他想珍惜无端,至少让他保持这份纯净。

或许封妃不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这却是他所值得的。


前朝还没有消息,向来墨倾池将这件事情压得极好,或者说起码要在后宫里等到应无骞的后印盖了章或者等到应无骞的权利被削得一干二净,玉离经这个暂代者点了头才可能有下一步动作。到时候木已成舟,前朝怎么反对都没用。

应无骞听着玉离经打探来的消息,沉思片刻缓缓道:“前朝此时没有动静,若你我说了什么反倒是惹人怀疑,以邃无端,他身上也不会有什么纰漏,你觉得若要出什么岔子当在哪里?”

玉离经看来应无骞一眼,反问:“你觉得我是会知道的人?”

“现在是八月,九月十八是墨倾池的生辰,虽然今年不大办,但是免不了小聚,如今国库已经不再需要清减,之后此事我会交由你来办。”

“那……我是否可以期待你的下一步?”

“无需期待,与其期待这种事情,不如将目光放的长远一些。”


墨倾池派去龙渊殿传达今夜圣临龙渊殿的宫人回来时道:皇后近日身体不适,小印已交由玉贵妃保管。

墨倾池心下有三分明白,应无骞此次与自己是不依不饶了。既然如此他若此时去邃无端宫里只怕与应无骞关系更加冰冷。至于朝堂中关于邃无端的事情他并不心急,释道两家人肯定不会在乎,按照玉离经于君奉天的性格此时必不会与自己作对,到时君奉天肯定能劝下另一批臣子站在自己这一边,此事便不用担心了。

最终他选择去看望叹希奇。


到封剑阁的时候叹希奇正一手拿着一柄没有锋刃的木剑,一手提着一壶酒,月下独舞,对影成三。

叹希奇见他来了,开口便道:“赞叹的话先别说,我已经许久没有舞剑了,今日绝对不值得你赞扬,前几日我去任十七那里坑了几坛好酒,你要不要来尝尝?”

“他的好酒从来难得,既然今日有缘,自然要一品。”

一问一答之间恍惚错觉面前之人仍是当年意轩邈。

“你今日来也不要问什么问题,爱过、保大、救雪儿,还有什么要让你出口的吗?”

“叹才人敢对朕这么说话了,不怕改日将你贬入冷宫吗?”墨倾池调笑一句。

“这些日子我静下心来才算发现了你的脾性,喜欢无端那种乖巧的时时宠着,也不乏偶尔和应无骞勾心斗角一下,反正这两者我都做不来,倒不如和你绊两句嘴。”

“这样看,你倒是豁达许多?”

“谁说的,要是有机会淑妃的位置还是要留给我。”

如果这一次能是永远,那么希望他永远都是永远。只可惜在墨倾池的心里,此时的叹希奇已经排在了邃无端之后。后宫之中,从来没有什么长情的故事。


朝廷上催不了邃无端的事情,反倒是有催起了太子 的事情,甚至有折子直接递来了应无骞这里,北方的八月,正处于七月流火之前最热的一个时期,应无骞身子底子薄,萎凉怕热,精神总是不太好,手下的事情便借此交给了玉离经。

“前朝儒门的这群老家伙真是的,正御打掉了第一个孩子本来就不容易在怀孕。”畅遗音看着那些被转交给玉离经的折子小生嘟囔着。

“你说什么?打掉了第一个?”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8

这一章写一点旧事。

墨倾池和邃无端和应无骞。

假设正御和姐姐关系很好。

请忽视年龄BUG


江南的水土总是温温吞吞的,炽热的太阳晒下来时却一点都不含蓄。

墨倾池闲坐在茶楼里摇着扇子听着隔壁桌请来的歌女口中的吴侬软语,他本就是太子从小学的说的都是流利的官话,来到江南后却是除了些行商官吏很少有人说官话,尤其是那些儒门的老儒们,一个个都是一口所谓的儒音,听起来和咬字不清似的,偏还有一群洛下书生学得开心。

小茶楼里的琵琶女总归是入不了听惯了宫廷舞乐的人的耳,墨倾池见茶会快喝完了便放下银钱起身离开,走到拐角,却被熙熙攘攘的一群人堵住了路,那群人围在一起看着楼下的两个身影,他隐约听到,是说洛神与正御姊弟二人来了。

这两人墨倾池知道,名气不仅仅是在南方的,洛神擅长作文,雅娴淑静;正御乃儒门才高通达之人。墨倾池随他们目光看去,却只能隐约见到几片衣角。

在这里久留也是无意,墨倾池想,金陵城的儒门几日后有学会,不如前去一观。


金陵是儒门德风古道一脉,当日的学会是门内一名女儒者主持的,墨倾池进入后随安排坐在了众旁观者的末席中。这是理所应当, 他是一口北方官话,在这些南音儒子心中本就不是什么地位高的人,跟何况他有心隐瞒身份。

做他的身边的是一位翠衣华冠的昳丽公子,看起来是家境富裕之人,衣衫上缀有不少珍珠。

艳而不俗,媚而不妖。墨倾池想。江南水土果真养人。

夏季溽暑难消,那位公子似乎是有些气闷,不停抬手揉自己的额角。

“这是我家中制的小药丸,能消暑燥,公子不妨一试。”墨倾池从自己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道。

“多谢。”那位公子接过瓷瓶还未再有动作,突然一位儒生匆忙赶来对他道:“正御,是御钧衡招待不周,请正御随在下至上座。”

“与你无关,今日本就慌乱。明日吾将往姑苏龙渊,不知今日可否拜见蔺尊驾?”应无骞缓缓道。

“在下会去通禀。”

“多谢文辅,走吧。”

墨倾池看着那人背影诧异,这人居然就是所谓“正御”,倒是比想象中年轻,看上去应当比那位文辅大不了几岁。

学会结束时已是黄昏,墨倾池走出德风古道大门时突然被一位女性儒生拦住,言道“正御有请。”

墨倾池掀开马车帘时应无骞正倚着几个软枕假寐,听到有声响后方才懒懒地起身,请墨倾池坐下。

“公子暂居何处与,一同走一遭罢。”应无骞道。他的声音是及其有韵味的,一听便知识多年诵读诗文之人。他记得今日讲学时应无骞还在说着软软的姑苏方言,现在却是一口流利官话。

“本就是游子,无处为家,若是正御不弃,在先本就有心拜访龙渊,可否借正御的方便?”

“那便一同吧。”应无骞言罢挥了挥手让车夫开始驱车。

“不知正御今日为何独独找我?”

“拿人东西自然是要还的 ,更何况是皇家之物。今日本当是吾坐侧席,但是君既有心隐瞒身份,改了反倒刻意。”应无骞说着将瓷瓶拿出。

“正御是怎么看出来?”墨倾池问。

“你并非儒门众人,不必称吾正御。”应无骞顿了顿,道:“罢了,随意乐意。这种带有江山海河纹的东西最好不要拿出。”

“多谢正御提醒。”

“不知君对今日讲学有何看法?”应无骞问。

“虽然字字句句都有理可循,然而却不乏对北学的贬抑,对儒学之外的学说也是刻意避讳。”

“能统揽天下之人必然心中承载万物,若是抱有此种思想,只怕此次文载龙渊之行要让君失望了,应无骞的眼里向来容不得沙子。若要让君在三教之中选一为重,不知君会如何选择。”

“为了治国,自然是儒。”


姑苏的人软腻,比之金陵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到龙渊的时候正值雨天,应无骞撑着伞慢慢走在小廊上,廊外是一池皱乱的水。

“不知正御为了廊内撑伞?”墨倾池问。

“难道廊内没有雨吗?”应无骞垂眸淡淡一笑,“今日阿姊要来,君与她必然有话可聊。”

“我记得在金陵城时正御曾与洛神同游。”

“阿姊早我几日回姑苏。”两人共行一段,便是出了走廊,斜风飘雨,吹打在墨倾池的身上,应无骞却因已经撑伞而身上干洁。

原来是重视仪表。当真是个老儒风格。


文载龙渊的正御是在第二年的三月离开的,去往了北方,成为了太子妃。他的手下只有执命随同他前往。

第二年,朝中生变,邃渊自杀,邃无端因罪臣之子的身份暂时被监押入狱。

应无骞今日身体越来越乏累,起的时候已经是半上午,醒来时畅遗音焦急地站在他的身边。

“怎么了?”应无骞问。

“正御,太子在朝中为邃无端求情,已经忤逆了陛下,多为臣子前来拜访正御希望正御能够劝说太子。”

应无骞眼神一冷,厉声问道:“只为邃无端求情?吾记得此事不仅仅与邃家有关?”

畅遗音犹豫片刻,在应无骞的眼神逼问下低低应道:“是……”

“替我更衣,我……”应无骞翻身下床,却是突然一阵干呕涌上,扶住床栏缩成一团。

“正御你没事吧!”畅遗音赶快上去扶住他。

“无妨,快点!”

那一天应无骞劝解了诸位臣子,找来了关于邃家这件事的所有卷宗,之后借君奉天之手上奏,将邃家的事情压到最低。邃无端流放西北。

“这件事情……”应无骞紧紧地握着畅遗音的衣袖,“我为了他替儒门的叛徒求情……我该怎么办……”他在恐惧、在抗拒。腹中的疼痛让他的额头冒出了密密的细汗。

“正御,您……”畅遗音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呢?”应无骞问。

“听说今日是邃无端离京,太子……”

“我知道了!”应无骞突然厉声打断他,沉默了许久后道:“替我寻一碗堕胎药。”

“正御!御医说这个孩子一切安好,这几日正御也是因为动气太过才会这般痛苦,等到好好修养,这个孩子……这可是正御的第一个孩子,如果没有了,正御以后……”

“应无骞 的眼中容不得沙子。”





正御和墨总之间的故事省略了很多,大概就是老墨去江南玩,然后认识了正御吗,正御和老墨从金陵到姑苏基本上一天半,然后正御就对老墨有好感了,后来又在姑苏留了几个月,正御就和老墨准备在一起了,后来老墨回到朝廷请婚,娶正御。第二年正御怀孕了,大概同一时间左右邃家出事,老墨一直在管邃家的事,而且正御一开始没想说所以老墨不知道正御有孩子。

至于无端是不是冤枉的,这个我没有设定,基本上走原剧设定。但是因为远原剧里邃渊是儒门叛徒,如果站在正御已经不怎么问外界事物的立场上,的确会觉得自己背叛了儒门。

至于正御时南方人的设定因为喜欢南方吴侬软语软软的样子,而且正御颜值高【不是这个原因】。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7

今天看剧,正御嗑药那集明明重点在台词上,那可以正御抒发自己对儒门深切热爱的一场戏,那么可爱的正御,截图还给我抛媚眼了(并不),结果弹幕——注意床上的粉紫色睡衣。

穿粉紫色的散发正御一定超美。

新剧!!!!正御啊啊啊啊!!!!!!他放下心结了!!!!开心炸了!!!

任平生言尽于此,但他也没有想要剑非道的答复,转而又笑盈盈地问:“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好酒可以一起共酌一小杯?”

“与你饮酒,只怕就不是一小杯能够满足了。”剑非道无奈地咬了两下头,继续说,“不过好酒倒是有几……”

突然,门外传来宫人高声传信,竟是墨倾池来了。

“我先回避一下,你不要说我在。”任平生听到门外的动作,赶快吞了剑非道为自己倒的一杯茶,将茶杯复位,转眼溜跑到里屋之中。

“参见陛下。”剑非道见到墨倾池后淡定地行礼,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免礼,朕今日来时有一件事要劳烦与你。”

“陛下请讲。”

“朕要你帮忙遏制皇后。”

墨倾池的说的每一个字剑非道都懂,只是加上任平生刚才的一番话,便有些云里雾里。更何况宫中的勾心斗角与他剑非道从来无关,墨倾池为何会选择由自己来遏制皇后?眼前这件事肯定是拒绝不了的,那么自己又该如何遏制皇后?

剑非道心中思绪万千,全然透过眼神落入墨倾池眼中,墨倾池知他会为难,心中松下半口气,剩下半口,便是久久难以落下。

“朕有心扶持无端为妃,只是无骞一直阻碍,因为一些旧事他们二人之间的确有误会,但是朕希望他们能化干戈为玉帛。现在的几个人中离经明显偏向无骞,而沧溟也与无端交好,朕便希望能由你做说客,帮我调解两边。”

病急乱投医。里屋窃听的任平生想,剑非道心性最是纯良,连远沧溟和邃无端都要逊色,如今要让他成为中间的说客,墨倾池当真为的是两边的和平而不是借人之手除掉剑非道?剑非道这又是做的哪辈子的孽要跟这么几个妖精斡旋。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这……非道从来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可否容许非道思索几日再做决定?”剑非道犹豫道。

“自然,朕还有其他事情,先走了。”

“是,恭送陛下。”

墨倾池走了一会儿之后任平生才从里屋出来,看着剑非道玩味地笑着说:“你不会还觉得自己能脱开关系?”

我本无心入红尘,奈何红尘总沾身。不能注定的快活也许从把自己囚禁在这深宫老院中的第一天就该明白。

如果拉拢是第一步,那么第二步大约就是贬抑了。

第二天东西送到应无骞的龙渊殿的时候玉离经也在,两个人正吃着玉离经那边小厨房做的糕点,或许能算玉离经吃,应无骞看着他吃,然后畅遗音看着应无骞看着他吃。

礼物先行,玉离经瞥了一眼东西,随口问道:“你怀了?”

“你什么意思?”应无骞瞪了他一眼。

“这些东西基本上和我之前吃的补品差不多,不过品质更好了,这不是皇后怀了太子才该有的待遇吗?”玉离经问。

应无骞大约明白墨倾池想做什么了。

他的确是是想提拔邃无端了,并且还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走上另一条路,放弃手里已经握有的权利。

“你过段时间帮我做一件事——探听朝堂上对于立邃无端为妃的看法,这件事不急。”应无骞低声对玉离经说,“我猜他等会一定会来,你要在这里还是离开都随你。”

“何妨在这里看看你有什么能耐。”玉离经笑道。

“如此也行……畅遗音替我将后印拿来。”应无骞的话让在场众人都为之一惊,畅遗音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神色焦灼,玉离经也是一脸震惊。

“你要干什么……”话音还未落,墨倾池已是踏入殿中。

“你比我想象来的要早,果然是过分心急了。”应无骞和玉离经起身行礼道。

墨倾池看着应无骞带着几分嘲讽的神色,挥手斥退宫人,拉着应无骞坐到一旁说:“离经的事情让朝廷上又催的严了些,关于的太子的事情朕自然是一个人做不到的,所以无骞……”

“陛下如何一个人做不到?”言罢应无骞跪下拿出随身小印,道,“废后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墨倾池万万没有想到应无骞会这样做。

“这件事与你有关,与我有关,与邃无端有关,如过你不知道是为什么,那就请废后吧。我自然不会让儒门的势力撤手,当然现在的我也没有这个实力,之后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说。”

“如果我不呢?”

“那便是你的选择,如何也与我无关了。”应无骞道。他的神色泰然,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今日这一幕。

“我怕若废后,你去哪里,回江南?回文载龙渊?”

“若是你想让我如冷宫又有何妨?”

夫妻之名相处多年,虽然两人之间多有不悦,但是这是第一次正面冲突,平日敛去锋芒的两人若是正面冲突起来,自然是谁都不会让过对方。墨倾池看 了旁边的玉离经和畅遗音一眼,起身道:

“我不会废后,你若不愿便罢了,东西我会拿走的。”

应无骞跪在原地,动了动唇,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等到墨倾池走远,应无骞也去歇下,玉离经小声问畅遗音: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御不愿说的事情,畅遗音也不会说。还请贵妃记住,有的时候不是您真心付出了,就一定值得。”

玉离经低低地笑了一声,真心的付出了?他的真心早就不知道被自己碾压了多少遍,还能讲什么值不值得吗?

【万堺朝城众人】东电体

我真爱这群人,他们真可爱
其实不是标准东电体啦

【应无骞】
恋爱五道与养孩日常下的钢铁直男
其实自己还是一个宝宝的外地人
回房间嗑药
被人意外发现床上的粉紫色睡衣
霹雳有史以来第一个刷完三台柱的人
退场后被人挖坟
曾乱用说山无陵天地合才会回家
最后成为儒门学霸

(万堺同修中的颜值担当)

【崇玉旨】
一辈子相当万堺尊主
最后得了一块地皮
明明自己人老心黑
张口闭口称别人老狐狸
勾搭了一群其他三教的人为自己卖命
最后都不得善终
在万堺朝城看似很厉害
来了苦境除了长跑冠军啥都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被人称为崇美丽,第一次登场只变出一片小树林)

【忘潇然】
万堺同修中唯一一个有妻有儿的人
三个儿子分别送给了其他三教
万堺著名物理学家,为了封印幽都而发明
被关在幽都冥洞几百年
出关后致力寻找儿子回家
结果和儿子同穴窅冥

(有一个五弟为了控兄计划通了几百年)

【玄凌苍】
一开场就被冤枉杀了万堺尊主
实际上是第一届万堺影帝获奖者
称自己大哥让自己膝盖中了一剑
弁袭君的bgm已经暴露了傲娇的本性
整天和小女朋友牵牵小手亲亲小嘴
被自己的青梅竹马暗恋多年
赴死时让人敬佩到男默女泪

(好评为零但是能让人为他甘愿赴死的好人)

【玄真君】
表面上淡然冷漠
实际上非常弟控
对自己要求极高
弟弟十分放浪不羁
万堺朝城中造型最多的人
因为第一次出场是在二十年

(这辈子再也不敢喝醉了)

【意轩邈】
十分自信,除了易教都是渣渣
成为儒门圣司迷弟
进儒门时和执命吵了一架
然后没有然后了
为了长兄成为棒棒的计划通
然而坑死了小侄子
尊奉剑为百器之首
以后被单锋一剑毙命

(不会养孩子到了一个境界)

【畅遗音】
见谁都敢怼的天门执命
毛绒绒的十分可爱
应无骞出场后最多的台词为“正御”
之前b格很高
虽然没人理会就是了
至今没人知道“天门”是什么门

(不知道为什么退场后总出现撞脸女角)

【墨倾池】
看起来一身正气的儒门圣司
实际上是吸引弟弟的“肾司”
在所有人面前都是正道栋梁的模样以至于收获许多迷弟
实际上是万堺影帝得主
曾经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和单锋剑和貂过一辈子
最后出现了白月光邃无端
君子风的创招者
亦正亦邪亦黑亦白

(就连客串都能收获新弟弟法儒)

【万堺朝城众人】玩sm吗?

【应无骞】
玩sm吗?
把应无骞绑在椅子上,在他面前放恋爱五道日常。
应无骞:我不信这一定是假的儒门!!!

【崇玉旨】
玩sm吗?
把崇玉旨绑在椅子上,给他循环自己退场。
崇玉旨:放开我!劳资还能继续干!!!!

【玄真君】
玩sm吗?
把玄真君绑在椅子上,对面绑着玄凌苍。
玄真君:凌苍莫慌等我来救你!!

【玄凌苍】
玩sm吗?
把玄凌苍绑在椅子上,在他的面前把玉烟杆折断。
玄凌苍:我!

【忘潇然】
玩sm吗?
把忘潇然绑在椅子上,在他的面前播放三兄弟的成长史。
忘潇然:尘漪!霄溟!深微!

【司空翎】
玩sm吗?
把司空翎绑在椅子上,在她面前播放玄凌苍枫菲秀恩爱日常。
司空翎:……

【意轩邈】
玩sm吗?
把意轩邈绑在椅子上,堵住嘴,在他对面bb剑最辣鸡了。
在他的对面绑住忘潇然。
或许还有墨倾池。
意轩邈:唔唔唔唔唔!

【墨倾池】
玩sm吗?
把墨倾池关在小黑屋里,把被绑住的弟弟们一个一个扔进去。
我真机智。

【谛佛主】
玩sm吗?
把谛佛主绑在椅子上,在他的面前播放三教历史。
谛佛主:唉……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6

想看别人开车


“被冤枉了半年的滋味怎么样?”任平生在剑非道寝居里四处闲逛问道。

“问心无愧,何来冤枉。”剑非道放下了手中的笛子道。

“你问心无愧,可是应无骞可不一定想让你问心无愧。不过说这些没用,叹希奇下去了,淑妃的位置迟早留给邃无端,你猜应无骞会做什么?”

“做什么?”剑非道疑惑地问,语气的重点放在了第一个字上。

“你不会不知道应无骞最是和邃无端不对盘吧?”

“我只是大约知道这两人之间关系不好,再多的我也无心了解,你今日来除了嘲讽还有什么其他用意吗?”

“来给你八卦一下应无骞与邃无端之间的恩怨?”

“什么意思?”剑非道反问。

“应无骞在陛下还是太子的时候就是太子妃,本来没有什么,都来邃无端家中出了变故,太子为了保下邃无端与应无骞反目,我记得这个时候应无骞还有了身孕,然后自己不动声色地把孩子打了……”

“这……”剑非道有几分震惊,迟疑片刻后犹豫地问,“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之后墨倾池肯定会想办法立邃无端,我只是提前给你一个选择,是该站在应无骞的一边,还是站在邃无端的一边。”

“难道没有第三条路。”

任平生平了他的话,眨了眨眼,笑道:“你还以为你是当年的剑非刀?”


地方还是封剑阁,人物也还是叹希奇,应无骞走进门的时候心里从来没有感觉到任何因为自己的图谋而使这个人落败的感觉。

“你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悦?”应无骞看着正在找书的叹希奇问。

“你费尽心思送上去的人和你费尽心思贬下来的人位分一样,看你失策的样子才是我真正的欢心。”

“我还没想到自己在你的眼中地位能如此之高。”应无骞道,“但你要感谢我,如果不是因为我,今日的你或许会罪加不知多少等。”

“我自然知道你有办法对付我,不过你大约猜不到我也有办法应对你。比如今日你会来,我也猜到了。”

“愿闻其详。”

“三个字——邃无端,你觉得淑妃这个位置为留给邃无端,所以想让我和你同气连枝,起码能遏制住邃无端。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你当初那么急着把我拉下来。”叹希奇笑着走到桌边为两人各倒一杯茶。

应无骞接过茶,低声狠厉道:“你触碰了我的底线。”

“哈,所以说你们儒生就是一群‘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角色, 当日游湖是他字画舫里睡着了,我总不可能叫醒,画舫游到藕花深处,别人没有发现也怪不得我,但是你这种老儒却因为触不得龙须,只好那我开刀,我真是无话可说了。”叹希奇扶额叹息道。

“这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当日的种种提起来也只能换得心火郁结,你我不如各退一步。”

“谁和你要各退一步了。”叹希奇挥挥手,“反正我现在也看开了,有了我就开心些,没有我也乐得自然,哪像你成天算计,到最后自己什么也得不到。”

“我只要日后,有人能提起儒门时,不忘记正御一名便足矣。”

“你的追求可真小。”

“但你可知这对于如今的我而言,难于登天?”


又是没有墨总登场的一章。

大约说一下正御对无端的看法是:

正御嘎意墨总,他以为墨总心里真正喜欢的是无端,所以不喜欢无端。

实际上墨总是个中央空调。


旁友,布袋戏语c了解一下?什么?你怕崩皮?没事,因为我们是——编剧不在的日子*٩(๑´∀`๑)ง*
(QQ群号:720494658)
可爱镝镝欲凑齐夜店十二宫正式开张,急求狂刀,洛子商和黑衣!
白衣小天使想要皇弟(。í _ ì。)
幼化奶狐九千胜在线等待天霜獒(。>∀<。)
法儒爸爸手捧五三呼唤小师弟,云尊你到底在哪里?
任涛涛遭到多人调戏?洛神你快来抱走你家老公!
可爱傲娇易推倒的应无骞想要畅遗音( 。ớ ₃ờ)ھ
凛雪鸦呼唤杀无生!!!
火狐夜麟想要苍月银雪和幽溟
儒门大大大大大前辈曲怀觞想要“同窗”老剧儒门好友,佛公子啊~
闍皇西蒙有生之年求褆摩,没有共体,怅然若失( p′︵‵。)
悄咪咪求一只裳璎珞!
教授表示想要鸩罂粟,
……
心动吗?来快活啊!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5

为什么我还是不能完整地串下来长恨歌啊……


雨终于停了,晨曦金光照得有几分暖意。应无骞扶着头从床榻上起身时身旁还躺着畅遗音,后者还在睡,应无骞起身穿衣,正在束发时突然传来消息,说是墨倾池来了。

“你来我这里是为了畅遗音的事情?”应无骞坐在他对面懒懒地说,“这件事我没意见。”

“与畅遗音无关。叹希奇的事情幕后指使是你吧?”昨日叹希奇与他的对话中每个“他们”都说的无比坚定,根本不似是随口而来,更让墨倾池心声疑窦,之间事情应无骞必定有插手。

“我?你是这么害怕我拆了你的后宫的人吗?”应无骞听了他谈话的内容才直起身子,正经地看着他问。

“朕在意什么你应该知道。”

“大约吧。叹希奇的事情我的确一开始就知道真像,但是玉离经那里的确是他自己知道的消息。至于途径,便不在我的了解范围内了,你还想问什么?”

“关于玉离经的孩子呢?”

“命里有时终须有,说不定上苍想让你孤独一生呢?”应无骞突然冷笑道。

“你今日情绪很差,是因为畅遗音?”墨倾池问。

“与他无关,从今往后都与他无关。”

“朕曾经,也很想与你有一个孩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有的事情会不会发生您不是早就该知道了吗?此事何必又一次次提起?”


应无骞给了一个并不讨喜的回答,墨倾池此时不便再度去往玉离经处打扰他的静养,思索片刻,去看望了叹希奇。

他对叹希奇,终究还是有几分舍不得的。

“你现在怎样?”他看着昏暗屋内自饮自斟的叹希奇问。

“还好还好,还没有死。不知道回去之后陛下准备怎么处置我?”

“位分肯定会降,至于降多少还要看玉离经追究这件事情多少。”

“哦?不入冷宫吗?”叹希奇笑问,“我可不指望他们对我多好。”

“后妃入冷宫往往也代表着皇帝的无能,朕有自信能处理好家务事,也舍不得你就这样离开。”

“那我便拭目以待了。”


这次的避暑山庄之行因为这件事情而不得不早早回宫了。

墨倾池最后一晚去了邃无端那里,比起其他人的勾心斗角,反倒是这里能放他感觉到自然舒心。

“陛下这几天很累吗?”夜里邃无端躺在他的怀里问。

“前朝有些急事,后宫里还有贵妃的事情。”墨倾池轻轻在邃无端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时候不早了,快睡吧。”

“嗯。”


方回到皇宫,拿到了应无骞的后印,便有一道旨意被下达——贬叹希奇为才人。

玉离经口供说的很清楚,当时自己急于求证那件事情,见到叹希奇并不上心,所以情绪失控,拉着叹希奇向门外走,叹希奇挣扎的时候推开了他,天雨路滑,导致了最后悲剧的发生。

说到底应无骞这次针对叹希奇不过是为了那么些儒生的小心思,没必要把事情做绝,更何况叹希奇一向最重视自己的位分,这个打击够大了。

“叹希奇这件事情的结果你还满意?”墨倾池问玉离经。

“其实我私以为陛下还是罚得重了些。”

“你一向善良敦厚,这次的决定不是皇后做的,是朕做的。”

玉离经顿时明白墨倾池之意,转而道:“若是只念在我的事情上,我认为惩罚的的确重了,若是加上沧溟的事情一起,却又合理合当。”

“你明白就好,还有一事,当时西南发生大地动,德风古道出资援助,这件事情与你有关?”

“虽然离经与亚父都是出自德风古道但是多年未归,也是没有能力号令其中的。儒门一向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许是哪位尊驾做的好事,深究无意。”

“朕知道了,这件事情结束了我会嘉奖德风古道的,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离经无所求。”


下一张叹应小妖精勾心斗角,剑任见面?

我觉得墨总真的快被绿干净了2333,都怪你们给我提了这个建议233333

红叶不扫,14

放弃吧,下一章没有车了。
这脚刹车踩得很开心。

  @雾浅  @遥遥夏祭川

艾特两个评论过的小可爱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3

心里累

热、累、晕。


畅遗音颤着脚步走出来时叹希奇已经在门外跪了很久了,今天天还是阴的,压逼得人心口抑郁。

“难得见你卑躬屈膝的样子,所幸头颅还是挺直的。”畅遗音嘲讽一句。

“你这么做大约也是应无骞的安排吧,不知道这样出卖身体能给你换来什么好处?”叹希奇哼小一声。

“我换来什么与你无关,只是正御曾让我奉劝你一句话,虽然我着实不想告诉你,但我不会违背正御的话——正御叫我告诉你,你这样做不值得。”

“值不值得不是你们这种人能明白的。”

“我并不在意你的态度,淑妃告辞。”畅遗音礼节性地向他拜了一下,慢慢走向应无骞的寝居。

过了许久,叹希奇才被允许进去。


“关于沧溟的事情你想说什么吗?”墨倾池问。

“我想先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叹希奇道。

“朕若是说他们什么都说了呢?”

“那看来他们是真的想让我死了。正月十五那夜冲撞远沧溟的那个宫人的确是我派去联系剑非道那边的事情的,但是远沧溟的事情却是与我无关,我不可能丧心病狂到害自己的侄子。”

“还有呢?玉离经的事情又是怎样的?”墨倾池继续问。

“我的确与他发生了口角,但是最终发生了事情却是因为玉离经要拉着我去找远沧溟理论。”叹希奇缓缓道,“你又该如何断定这件事呢?”

“朕自然会听他们的说辞,也自会有自己的判断,只是玉离经的孩子之死的确与你有关,希望你还是能对这件事情有所补偿。”墨倾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叹希奇的心中一凉,突然明白了畅遗音之前说的话的意思。

“我先告退了,贵妃的事情我会做补偿的。”


“你回来了。”应无骞坐在汤泉中背对着畅遗音,面色冷漠。

“是。”畅遗音在他背后颔首站立,衣服上的毛领被空气中的水汽微微濡湿。

“这么久……”应无骞冷笑一声,“脱。”

“正御?”畅畅遗音诧异地看着应无骞的背影,一时不知所措。

“他给你了什么?”应无骞转而问。

“是……才人……”

“我知道了。”他深深地喘息一口,闭着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有几分无奈,又有几分心痛。

“脱吧。”应无骞转过身看着他,畅遗音在这种阴厉的目光的审视之下,颤抖着抬起手脱下了自己最外层的衣服。

“继续。”应无骞道。

畅遗音继续脱下了一层衣服,怯怯地看向应无骞,在他的示意在继续脱下自己的衣服,直到只剩最后一层。

应无骞看着他身上的痕迹,起身走出汤池披上了自己的衣服,道:

“自己洗干净吧。”




下一张畅应畅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