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6

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写文的手啊啊啊!

这一章约莫是……?


不论剑非道如何思考,叹希奇算是达到了自己捣乱的目的,毕竟他有私心,也有野心。

把应无骞拉下来是肯定不可能的了,但是墨倾池对那几个小朋友,尤其是邃无端的宠爱明眼人有目共睹,只怕未来会成为祸害。既然如此那便拉一些人,帮助自己甚至连“儒门”这个势力都遏制了才好。

他从来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昨夜落了雪,墨倾池与应无骞今日吃过午饭后便去了梅园,算是携手,却也不是。

“梅花是好,可是有些艳俗,你还是更衬竹。”墨倾池随手攀下一支红梅递到应无骞手中。

“红梅寄语,倒是有趣。我记得封剑阁那位倒是很衬红梅,你若有心,倒不如送他两支。”

“多谢皇后挂念,可惜封剑阁那位不如皇后地位尊贵,只能来赏梅,不能折梅。”迎面叹希奇笑着走来。

“既然遇到了,你若愿意便一同走,若不愿意便算了。”应无骞言罢准备离开,墨倾池却是直接握住了叹希奇的手,道:

“一同走罢。你方才又玩雪了?手指怎么这么凉?”

“手指凉,心却是热的,比不上某些人手是热的,心是冷的。”叹希奇嘲讽一句,却只换来应无骞淡淡一眼,只是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冷意难以磨灭。

“你们二人相比起来都差不多,谁冷谁热不是只有朕知晓吗?”

这个荤话说得出肆无忌惮,应无骞一个儒生出生的人算是红了耳尖,心中又浮现出了一些两孟浪的画面,掩饰性地轻咳两声,但是叹希奇,直接便附到了墨倾池的耳边轻问:“那我和皇后,谁比较热一点?”

受不了受不了。


初一晚上墨倾池按照规矩还是留宿在了龙渊殿,只不过饭桌上多了位叹希奇罢了。应无骞见状,所幸把畅遗音也拉下来吃了饭,一张圆桌,墨倾池和叹希奇柔情蜜意成一团,畅遗音看着那两个人,又看向应无骞,眼睛里都能冒出火来,要不是应无骞屡次拉住他,只怕现在已经被以刺杀圣上 的名义就地正法了。

晚上合了窗,烛火透过床帐,氤氤氲氲的是三个人的影子。

初二是百姓会娘家的日子,宫中人自然办不到这样,便改成了拜见皇后。这两天也大约是叹希奇来龙渊殿最勤的两天了。

“今日除了过年,还有件事要说。”应无骞轻轻抿了口茶,道,“我与陛下商议了,初八在六宫之内进行大封,玉贤妃升为贵妃、远昭仪升为 贤妃,剑修仪升为德妃,邃婕妤升为昭仪。至于其他吃穿用度,皆提升一级,各位意下如何?”

“这……”玉离经犹豫片刻说,“以离经的才能,恐怕难以胜任贵妃名号……”

“玉贤妃这一年来帮助我打理后宫事务是有目共睹的, 更何况贤妃的亚父方才立了大功,赏赐是应当的。这是我与陛下共同的决议接过,请贤妃不要再犹豫不安。”

“就是,离经你又赏赐就好好收着呗,不像我一年到头就还是个淑妃。”

“只可惜皇后与妃之间只有一个贵妃,不然淑妃一定会有结果的。”应无骞哼笑一声,“不过淑妃明年的用度涨了不少,今年贡品了有不少奇珍清点后也直接送去淑妃的封剑阁,不知这是否抵得上贵妃的名号?”

“抵得上。”叹希奇愤愤地咬出一句话。

他本以为凭借自己在墨倾池心里的地位贵妃只是迟早的事,没想到应无骞却是先发制人了。

这很好!叹希奇心里又给应无骞默默记下来一笔。不过昨夜一场三个人的春宵,倒是让他明白了墨倾池为何曾经向自己提起应无骞的身子了。

那种柔韧度,当真是别的人比不了的。想想自己也算是玷污过皇后的人,叹希奇心中便无比舒畅。


从初五开始恢复了部分朝政,只是十五当日还要再罢朝,墨倾池忙了起来,来后宫的时间少了。随着这个间隙,倒是让人愉悦一些。

各处都在准备大封的事情,在朝廷里的政策应无骞也有所耳闻,都不算出格。墨倾池做事向来有分寸,他也不能多问。

有时他也庆幸,自己是在后宫而不是朝堂,不然这条命现在大抵是不在了。


“正御,织造那边新出了几匹缎子,有两匹翠色的,我便替你拿来了,你若是不要我再还回去。”畅遗音进门时应无骞正百无聊赖地看着墨倾池送来的琴。

“你愈发像一个宫里的姑姑而非执命了。”应无骞看着他嘲讽地笑了一下。

“这……请正御恕罪!”畅遗音并没有理解他为什么会突然来这么一句,只是发觉应无骞心情的确不好,便跪下向他求罪。

“你起来吧,别动不动把自己的姿态放低,显得没有面子。我记得你前些日子在翻琴谱,所以要了把好琴送给你,别整日闲得慌去做些我都不愿做的蠢事情。”

“多谢正御。”


初八日早,玉离经带着受封的诸位跪在应无骞的龙渊殿前好好地接了一次封。

当晚墨倾池去了玉离经那。

“朕已经安排好你十四日回去省亲,也算是能和家人过上一个年。你莫要离开太久,半个月至多了。”春帐下墨倾池抱着他耳鬓厮磨。

玉离经带着三分媚意轻笑一声:“走得太久了,陛下会舍不得吗?”

“自然会。没了你,我便难找一个贴心贴肺的人了。”



后记:下一张开始云玉(云忘归X玉离经)线,请注意防雷。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