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番外(二)玉离经传

迫不得已,身不由己。

一步错,步步错。


虽然正御已经处于太子妃的位置,但终究体弱,关系不算和美,现在又有易教的叹希奇,只怕改日儒门在后面的势力会有动摇。

确实如此,只是……如今要想稳住后面,儒门恐怕没有适当的人选。

老朽依稀记得有一位玉姓的后生姿容昳丽,颇有才华,是要做相位的人选的。

相位人选多了去了,能去后面的却不多。

吾记得那人是君大人的养子?

这……


玉离经,你有何看法?

若是为了儒门,正御舍得,玉离经为何不舍得?

当年的玉离经离出仕任职只有一步之遥,便被不声不息地拉入了太子府的后院,有了太子妃与侧妃,他便只能被称一句“夫人”。

他与墨倾池是有些渊源的,两人年岁相当,当年自己是太子的诸多侍读之一,墨倾池也知道自己心在朝野,只是掀开盖头,互相照面的第一眼,两个人就明白自己以后该做什么了。

哪怕,玉离经当时已经心有所属。


小时候,路过的赤脚先生为玉离经算过一卦,言此子命犯桃花,却终究因桃花而误。

也确实如此,他喜欢云忘归,喜欢了很久,从云忘归背崴了脚的他回房间帮他上药开始,从云忘归带着他去元宵灯会看各家闺秀开始,从七夕乞巧上云忘归问他有没有中意的人开始……但是他把这件事埋藏在心底,因为云忘归的女人缘太好了,以至于让他害怕,让他害怕云忘归不会喜欢他。

十八岁那年,旁里为他谋了份亲事,他才将此事告知君奉天。

君奉天当时的表情相当精彩,但是在思忖了些许日子后却还是退了亲事,让玉离经自己考虑清楚自己到底该做什么,和谁一起,怎么走未来的道路。

以及,云忘归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还没有想清楚,就已经成为了太子府中的人, 只来得及给云忘归留下剪短的两句话:

庭有枇杷树,今已亭亭如盖矣。

云忘归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只能选择无视。

如今的玉离经是太子府的夫人,未来天子的人,他还没有那个以下犯上的胆量。


入府的第二日他去拜会了应无骞,这位传说中的前正御兴致不高地坐在案边翻看一卷书,约莫是什么诗集,畅遗音侍在他的身侧一言不发,玉离经坐在一旁,自然也是无话,直到过了许久叹希奇来了。

“你们儒门出生的一个两个都是木头吗,坐在这里不说话。”

“既然你们见到了,我便不多说。我居中苑,叹希奇居北苑,玉离经居西苑,你们想往来也好,不见也罢,不要触碰底线便好。”

他的身上还有太子妃那种傲气与端庄,精神却不太足,后来他听说,应无骞病了快一年了。

他一直想让应无骞重振精神,因为他不想成为那个重要的人,他想在哪个自己能看到的地方起码守护着自己那份无果的单恋。他各处打听应无骞的爱好,讨好般地寻来古书善本,探讨琴理,切磋棋艺……但是她愈发的有一种感觉,这些行为唤醒的不是作为太子妃的应无骞,而是儒门正御,那个不怒自威的儒门正御。

可是应无骞的精神也在逐渐恢复,哪怕他能意识到这不是因为自己。

叹希奇。

他万万没想到真正让应无骞恢复神采的是那些和叹希奇的斗嘴争辩。叹希奇从来不喜欢应无骞,什么事情都要逆他而行,有些不重要的事情便罢了,但是在大事上应无骞却是锱铢必较,叹希奇越是不合规矩,他就越训斥得神采飞扬,终于在第四年,这样算来也是太子登基的前一年,应无骞彻底的恢复了神采。

因为今年又来了一个人,剑非道,曾经的江湖名侠剑非刀如今已成为道门之下的人,让太子府的势力斡旋再次尴尬了起来。

应无骞自然不可能看着剑非道受宠,彼时刚刚恢复正常精神的他竟然是亲自上阵,用了什么方法不得而知,但却是让太子一连三个月,凡是去后院,便是去他那里。

登基那一年又来了新人,是远沧溟和任平生,前者极受宠爱,后者倒是平淡无奇,甚至也没有什么去争去抢的心思,但是玉离经看得很清楚,任平生和剑非道之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他很久之后突然明白,然后想:后妃之间也能有私情吗?

皇后册封的大典上,他站在后妃的视角,看着头上戴着金饰大凤的应无骞迈着端庄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向墨倾池,在回眸的那一刻,仿佛他才是帝、才是君,在看着他的臣子庆贺他登基。

变局来的猝不及防。

边境一直有战事,应无骞过誉苛刻,偏偏当时和他叫板得最开心的便是墨倾池最宠的叹希奇,而另一个备受宠爱的小孩子远沧溟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应无骞的形象便走向了一个不受欢迎的方向。远沧溟每次受了委屈便愿意来自己这里讨安慰,渐渐的,或许是远沧溟替他说了什么好话,墨倾池来自己这边的次数逐渐多了,而玉离经也恰好地把握着分寸,说着讨宠而又不过分的话,让自己的名字能稍微被提起一些,这样也算是弥补了应无骞那边的势力。

帝后感情彻底失和是邃无端被从西北接回来的那一年。

谁还没有个白月光,玉离经想,他能理解墨倾池的心情。但是他当时尚不知道,若是真的要说应无骞有白月光,那便是墨倾池,也不知道这三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好在应无骞还给墨倾池留着面子,只是在自己宫里发了火,畅遗音抱着带着宫人处理一堆被砸得乱七八糟的东西时 恰巧被他看到了。

都是墨倾池送的东西。

然后玉离经终于不再向应无骞看去,他已经看够了别人的样子,最终该活出自己的样子了,他温润、他谦恭,他在不少人心里比应无骞更适合在后位上,就连他自己都信了,想着哪天应无骞真的失势了自己还可以给儒门撑面子。

他本来以为就可以这么过去了,直到他再次见到云忘归。

他看着他的眼睛,他知道,云忘归也是一样的,心里还有他。他猜到了,那些年他写回去的家书云忘归一封也没有漏看。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故意的做什么,但是他不后悔,甚至想做得更过分,曾经的他是一潭静水,如今却是沸腾了起来,不断的沸腾了起来。

第一次刷心机也是为了给这件事善后,为了那个孩子。

终于是要死的人,不如让他死得更有意义,这是玉离经从应无骞那里学到的东西,然后他们就扳倒了叹希奇。

紧接着他惊觉一件事情,不仅仅是剑非道和任平生,还有叹希奇和应无骞。一个失势的皇后,一个冷落的后妃,两个人本该成为死敌,却关系愈发的好了起来。他怀疑过这两个人的关系,但是在知道了应无骞的过去之后他却彻底明白了,应无骞只是想以此来遏制邃无端而已。

同样是遏制,他玉离经一样能做。他想知道叹希奇到底是什么立场。

然后他失望了,叹希奇还是更维护应无骞。

哪怕应无骞那时已经谁也看不到,只是一心想着离开,如何离开……但是叹希奇的目光却一直看向了应无骞,自己那不堪一提的小心机结束之后,被叹希奇问了一句话:“你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吗?”

他想要地位的稳固。

应无骞病入膏肓。他更加的不像自己,每做一件事都是为了稳固地位,为了后续的事情,为了自己能在应无骞死后做皇后。

最终还是死了。

为表情深,皇后这个位置过了整整一年才落到他的身上。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墨倾池,完全体会不到一点的自豪与骄傲,只是看向台下诸臣的那一眼,他不想去看君奉天,不想去看云忘归。

他的眼神是空的。

他曾经暗自嘲讽过应无骞太过重视,却忘了自己也曾经是一个有心的人。

无心和无心的人站在一起,才是绝配。

然后,他做了一个端庄的皇后。


身不由己,不如听天由命。一步已错,一错到底。

终究还是,无法回去了。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