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殢师】十字路口与象牙塔

这个文章题目来源于一个与我关系很好的人转专业考试的作文题目。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路。

殢无伤把自己的SD卡插到笔记本上,开始看今天拍的照片。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来电是忌霞殇。
无非又是什么时候返回杂志社,社里就他们两个专业的摄影师自己不去他一个人忙不过来。
殢无伤拒接了电话,甚至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他开始整理今天的照片,图中无一例外是一个梳着黑紫色高马尾的男人,有的穿着紫色西装,有的穿着白色运动服,有的穿着睡衣,有的……无衣。
就想他的名字一样,无衣。
殢无伤的这些照片一旦曝光,照片上那个男人的政客生涯一定会宣告结束,一个三十刚出头就站上了权力顶峰的男人,太多人想扳倒他了。
但是殢无伤不会。
他把照片按照时间和服装分了类,给每一个文件夹编辑好名字,然后打开其中一个文件夹。
那里面全是男人身体的某一部分,包裹在西装裤里的细长的腿和圆润的臀部,西装袖口露出的一截白皙的手腕,甚至还有换衣服时暴露出的因为长期被捂在西装里而过度白皙的胸膛。
殢无伤第一次遇到无衣师尹是在大学的时候。
那时他和忌霞殇还是两个有些理想与抱负的热血青年,和小师妹击珊瑚还有击珊瑚的男友擎海潮梦想开打击社会中的黑暗势力。后来几个人毕业了被素还真挖进了杂志社,做了几个平庸而不平庸的新闻从业者。
殢无伤大学实习的时候跟着前辈去跑现场时第一次见到的无衣师尹。
他一眼就看出了那个男人的虚伪,他觉得那个人,就是自己想要寻找的黑暗点。
殢无伤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跟踪无衣师尹的,从各种手段,各种方法,只要能找到他,就拍他的照片,录他的语音。无论是光明正大的政治会议还是私下的酒宴和聚餐,还有和政治要员一起打高尔夫……
殢无伤的摄影技术越来越好,甚至得了不少大奖,让忌霞殇十分羡慕。
只到击珊瑚和擎海潮准备从校服走到婚纱了,忌霞殇也有女朋友了,就连杂志社里不知道多少妹子向殢无伤告白了,殢无伤除了正常工作就只在做一件事——拍无衣师尹。
忌霞殇很多次问他是想干什么,殢无伤没有回答。
只是他的心告诉他。
不可以,不可以曝光。

殢无伤对着笔记本里无衣师尹的照片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觉得变态的事情。
手淫。又称自慰,自撸。
殢无伤从来没感觉到自己有什么问题。

第二天,忌霞殇没有打电话,直接来踹门了。
“你已经十天没有去杂志社了,电话也不接,我都快怀疑你是不是死了!”忌霞殇看着殢无伤阴暗昏沉但是整洁的房间,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明天回去。”殢无伤说。

再一次接触到无衣师尹是杂志社做人物专访,好不容易能约到无衣师尹。
虚伪。殢无伤想,
专访中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提前和记着击珊瑚对过的,看他们的专访,就像是看一部背好台词的无聊电影。

专访结束后无衣师尹让自己的徒弟帮殢无伤搬了设备。
他长叹一口气,喝了一口水,然后种种地坐下椅子上,自嘲地笑了一下。
再起身,他仍是那个微笑着的无衣师尹。
电话打来,他笑着应酬,然后应下了今晚的酒会。
“放下吧。”
无衣师尹走到殢无伤身边的时候轻轻说。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过。
三天。
机缘巧合罢了,至今不记得为什么,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他们用一个小时追求,告白,然后谈恋爱,约会,开房,上床,殢无伤用相机拍下了他在自己身下被折磨得难以自己的模样,也拍下了他犯贱一般主动勾引自己的照片……
最后,他们用一个小时分手,殢无伤删了这三天的所有照片。
然后把这段记忆彻底封存。

殢无伤回到家里后删了所有无衣师尹的照片,然后辞职去做一个自由摄影师。几乎每一年都能听到他获奖的消息。
无衣师尹还是一个政客。









好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