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玉应,墨叹,伪墨应】七年之痒(2)

两年之前由于网络文学领域出现的种种问题,文诣经纬决定暂时取消同人志的印售,包括各种cp取向,各种类型,和各家分公司的业务。

几天之后,叹希奇就来到文诣经纬骂街了,墨倾池这才知道这个人。

小作家,文笔不错,文化功力应该一般,但是这些也够他用的了。主要写武侠小说,有时候也写一点现代都市或者古装言情,但是总体来说对于人物把握到位,细节处理生动等优点还是不能忽视的,因此也有不少粉丝。

小作家出同人志基本上就是为了回馈粉丝用爱发电的,文诣经纬这一出基本就断了路了,叹希奇自然不开心,把手稿砸在墨倾池脚下让他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哪里违禁。

这次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莫名其妙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叹希奇现在已经出版了好几本实体书,当然这其中也有墨倾池的功劳,简单来说,墨倾池缩短了他的打拼之路的历程。

现在,两个人正坐在街角的刀削面店里,叹希奇爽利利地吃了口面,然后道:“所以呢?你只知道他出轨对象是一个纯情大少爷?”

“不,我知道那个人是玉离经。当年我和玉离经大学同窗时玉离经就追过他,后来因为出国进修而断绝了。”

“这种狗血剧情没想到发生在你身上了。”叹希奇笑得呛了一下,赶快拿起水杯猛灌两口,顺好了气后缓缓问道:“那么你准备怎么办?”

“当然是先看玉离经想要到什么程度,如果他想保持这种偷情的关系,自然是没有关系,如果他要全部,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也是,毕竟文载龙渊也算是你的一把利剑,宝剑哪有轻易相让的道理。”

单纯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被喜欢,快意直爽的人也总是比圆滑世故的人更讨旁观者的喜。应无骞从来知道这些,所以他从来不希望墨倾池当时在公司年会上跪下来求婚时抱有几分真心,更何况太过相似的人,从来不能在一起。

他下午到墨倾池办公室汇报工作的时候,叹希奇也占据了办公室的一角,抱着笔记本电脑码字。对于叹希奇的事情,墨倾池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避讳过,顶多是从朋友变成了恋人而已。这是迟早的一天。

“最近和玉门的合作你准备怎么办?”在汇报完后应无骞问。

“先看对方提出什么条件。”

“处在被动的位置总是会有劣势的,我回去草拟一份对方可能出的条件,最迟明早给你。”应无骞说完转身欲离,墨倾池却突然道:

“注意休息。”

应无骞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直挺挺地离开了。

有句话说的很不错,资本家就是要压榨工人的价值的,压榨完了该有的价值,还要压榨剩余价值。可实际上,假如没有一个个工人殷勤地贡献出自己的价值,一个企业也就没有可能脱颖而出。

假如文诣经纬没有文载龙渊,没有应无骞的连轴转,效率可能会差很多。不过也说不定,可能世界上有比应无骞更好的公关。

文件是凌晨三点发给墨倾池的,应无骞从书房摸回卧室的时候墨倾池已经睡下了,他尽量放轻了动作,没有将人吵醒。等到他拿起手机的时候,第一个跳出来的又是玉离经的消息。

【睡了吗?我猜你还没睡。又去做了各种不必要的工作了对吧?早点睡,明天我去文诣经纬,希望看到一个精神的你。】

【不要把我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肉有累没了。】

有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好吗?

好,非常好,应无骞甚至在这一瞬痴迷于这种温暖之中,又想回复,看了看短信发来的时间,却又害怕对方知道自己晚睡而不敢回复,但这种情绪仅仅停留了几秒,紧接着,他决定放下手机睡觉。

至于那些消息……他和玉离经有关系吗?

评论(9)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