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主畅应】白松岭

主畅应,有墨应

你们知道畅应畅有多虐吗?你在白松岭奋力厮杀,奇局暗布斩梵天,而我却要永远离开我最爱的你了。

畅遗音有无数次的握剑,这其中,一半的时间在想杀了墨倾池。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正御心里就没有他了,正御身边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自己就可以入正御的眼,入正御的心。
另一半的时间是在想着变强,他要变强,能够替正御办更多的事情,能够和正御并肩而战。
畅遗音从来没有疏忽练习,只可惜他身体弱,不是练武的好底子,所以他想,勤能补拙,他曾没日没夜地练习,可是年龄也好,阅历也罢,心狠手辣也好,无情绝情也罢,都比不上墨倾池,更何况是剑术。
他的正御曾经告诉他,一个人想要成功,就必须心无旁骛,绝情断恨。可是他不敢,他怕自己一忘,就再也想不起正御了,他不敢忘,不敢断。
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应无骞。
曾几何时,曾有人出言不敬正御,他便用了最狠的毒,将那个人毒哑,再千刀万剐扔到荒郊野岭。
现在,正御去往了白松岭,要去布局斩下梵天,而自己不安排看好文载龙渊。
和正御一起去的是墨倾池,那个正御心里有的人。
他知道,正御心里的人不多,墨倾池是其中一个,所以他对墨倾池嫉妒得发狂。他见过正御对那个人千百般好,哪怕是互相利用也不愿那个人受伤,而那人心中却只有单锋,单锋和单锋。
天渐亮了,他记得正御对自己说,第二日必有人找上门来,到时不必逞强,告诉他们人在白松岭便好。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手太强,那最后一掌又是那么猝不及防,自己最终……
抱歉,正御,畅遗音不能再陪您走下去了,你一个人一定要安好。

傻人。
应无骞回到文载龙渊时看到的只有一地尸体。
那会有一个傻到觉得自己的付出全都被人看不见的。
应无骞看着那座无名墓碑,想:就先这样吧,等我为你报了仇再立新冢。
为什么你要是执命,要是我最信任的人。
如果你不是,今天死在这里的,或许就是别人了。
只可惜,这只是一瞬间的念想,紧接着墨倾池便来了。
想说的话,终究是没人听到了。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