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假装有智商文】72小时(序)(一)

假装这是一篇烧脑文。

实际上这是一篇天雷滚滚OOC文。

点击TAG【琼罗72】可查看所有内容相关。


(序)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陌生的相处方式,陌生的任务,陌生的死亡……

有一天,你醒来,有人告诉你:你们五个陌生人要共渡72小时,你们五个陌生人中有一个人与幕后主使者是共谋,你们假如不能找出这么人就会面临死亡,而你们选择的机会——只有三次。

那个本就陌生的人,值得信任吗?

 

(一)

远沧溟被手机的短信提示音惊醒,他伸手去床头柜上摸可能已经充满电的手机,却突然落空,手在空气中胡乱抓了几把。

“什么情况……”他迷迷糊糊地睁眼,几乎是下一秒便被惊醒。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虽然并不像什么不安全的地方,但还是让他的内心惴惴不安。远沧溟赤着脚跑下床,推开房门的一刹那,他再一次受到了惊吓。

从正对着的那扇门里,走出一个中年大叔,和他面面相觑。

“那……那个,叔叔,你知不知道这是哪……”远沧溟尴尬地问了句,一只手不断薅着自己的炸开的妹妹头,想让它看起来似乎整洁一点。

“我也不知道,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缎君衡看着面前的小孩笑了笑,抬手帮他理好了头发。

“谢……谢谢……”突如其来的热情对待让远沧溟受宠若惊,但同时也保持着一份警惕之心,毕竟在这个不知道是哪的鬼地方,面对着一个陌生人,总要保持相对的警惕。

缎君衡见他小心翼翼的某样,带着些安抚的口气微笑道:“我叫缎君衡,是个司机,你呢?”

“缎叔叔好,我叫远沧溟,今年高三刚毕业,你叫我沧溟就可以了。”远沧溟对缎君衡的意思已有几分了然,也笑着回应了他。

“好了,我们别在这里站着,去别处看看吧,应该不止我们两个人。”缎君衡说着和远沧溟一起走向走廊的一头,缎君衡跟在远沧溟身后半步的位置,一直用半个身体掩着他。

走到了楼下,映入眼帘的是另外三人,两男一女,其中一个脸上带着些小麻子的男人有些开心地说道:“我们五个人终于到齐了。”

“五个人?什么意思?”缎君衡皱着眉问。

“你们没看手机吗?”那个穿着紫色连衣裙的俏皮少女拿出手机走到他们面前给他们二人看,手机上是几条短信,大致如下:

【主持人】醒了吗,流苏晚晴小姐?

【流苏晚晴】你是谁?我在那里!

【主持人】很抱歉现在才通知你,我将邀请您和另外四名玩家参加一场游戏。

【流苏晚晴】什么游戏!你的目的是什么!

【主持人】游戏规则很简单,你和另外四名玩家将在这里生活72小时,在你们五人中有一人是我的派出的卧底,你们的任务就是在每24小时之后选择一名卧底发送给我,选出卧底,游戏结束。当然,如果卧底一直都没有被选出,那么各位就将从此与世长辞了。

【流苏晚晴】你什么意思!

【流苏晚晴】为什么不回我话!

看完全部内容的远沧溟和缎君衡面面相觑,随后又看向了流苏晚晴。

“总之,现在我们也没个头绪。”她轻叹一声,走回之前坐着的沙发上。缎君衡思索了片刻,问:“能发短信就证明有信号,能拨打求救电话吗?”

“不能。”一旁,一直静坐的清秀男人道,“能对外联络的方法我都试过了,没用。”

“那么……”缎君衡正准备说什么,却听到远沧溟怯怯地问一句:

“你们……不饿吗?”

“有事物吗?”缎君衡突然问,“如果各位信得过缎某,就让缎某来准备早餐吧。”

“有的,这边有冰柜。”说着流苏晚晴起身带着缎君衡走向厨房,一旁脸上带着小麻子的男人也站起来说:“我也去帮帮忙吧。”

远沧溟同学不会做饭,前几年的伙食全都依靠大哥、母亲和兄长,有时候还去小叔叔家蹭饭,所以此时只能尴尬地看着那三个人,然后和那个清秀男人一起坐到沙发上。

“你……你好?我叫远沧溟,你可以叫我沧溟,你呢?”

“央千澈。”男人看他来了,马上按灭了手机屏幕,抬起头对他微微一笑。

“我今年刚高三毕业,还没报大学,央……千澈哥你呢?”

“叫我阿澈就好了。我现在在D大当教授。”

远沧溟这辈子别的见得不多,各种各样的教授见得真的不少,比如自己看着很宅很颓废,一看就是直男审美的爹是物理学教授,专门研究量子的,还有一个不知道为什么经常在他家出没并且和五叔见面必撕的竹叶青男是儒学大家,还有和自家一心向佛的兄长关系极好的雪隐大师也是佛学院的教授……如今,自己又遇到了一位D大不知道教什么的教授,总感觉学霸的光环萦绕着自己。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