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番外一)

注意!注意!这是一篇正经的叹应!

假如有一天叹希奇发现了应无骞是假死然后拎着小包裹蹦跶到了姑苏……

私设,叹希奇是北方人。


文载龙渊外,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车上的人下来了就往里闯。果不其然地被门卫拦住了。

“你们这群臭酸儒就是规矩多,告诉你们的……额……老大,我是他原来的哥们儿。”

然后他就和一群护卫打了起来,之后被人架着往外推。

要不是醉雨旸路过把他带了进去,估计他今晚就要带着自己的小包裹露宿街头了。

“你这房子修得不错,看来说儒门富得流油也没错。”叹希奇看着座上坐得端庄优雅的应无骞,不对,映云骞,和站在他身旁的畅遗音,四周张望了几眼,问,“你们都不给个茶吗?”

“叹希奇你且住嘴吧。”映云骞扶着额摇了摇头,“北方口音果然聒噪……”

“好好,我说官话。”

“榭云霏,奉苦茶。”映云骞话出语毕,算是让叹希奇彻底绝望了——他是真真不喜欢苦味,南方人不是口味偏甜偏淡吗?

所以你对南方人有什么误解……

“所以,君缘何来此?”应无骞轻抿一口茶水,问。

“听说你没死,我就过来投奔你了。现在玉离经做了皇后,邃无端也提了位分,不过我离开的时候还是才人,对了,”他抬头看了眼正神游天外的畅遗音,“你宫中的名字还没销呢,小心哪天墨倾池突发奇想把你叫回去。”

“他想不起来的。”映云骞和畅遗音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你这么有信心?现在宫里的事情你还想知点什么?”

“骞什么都知。下午骞需去讲学,执命,你先带他去休息。”


入了夜,叹希奇秉着盏灯摸去映云骞卧房时后者已经更衣欲睡了。

“君……”映云骞撑着身子起来,马上被叹希奇扶起来。

“我今天看你腿脚不太好,那时候出了事?”

“昏昏沉沉了大半年,落了些小毛病罢了。”映云骞见叹希奇的手已经摸索到了自己衣服里,轻咳了一声,推了推身边的人。

“长了些肉,比当初胖了点,手感不错。不知道是不是还是那么软。”

“多少年了,吃了一次你还上瘾了。”映云骞推了他一下,叹希奇收回了手,直接连带着把人压在了身下。

“上瘾了……”叹希奇的唇在他的耳畔轻轻蹭着,“再让我来一次……”

第二天他是被映云骞丢下床的。

“叹希奇你还真上瘾了是吧!嘶……我的腰……”

然后文载龙渊的学子们上了一天黑着脸的执命的课,表示再也不想度过这样的日子……






满足你们的叹应心。 

实际上现在叹希奇还在皇宫里晒太阳。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