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31(大结局)

新春的太阳是暖得让人心醉。

叹希奇搬了张胡椅在院子里,躺在上面舒服地假寐。

邃家的案子半个月前终于真相大白,邃无端也顺利的升为淑妃。

墨倾池来把他提起来的时候,叹希奇张牙舞爪得仿佛一只被打扰了午睡的猫,见到是谁后更是生气地一坐,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你指点过的那个小子抚平山越立了功,你想怎么赏?”墨倾池含着半分笑意问。

“该怎么赏就怎么赏,这小子别扭得很,千万别善待他。”叹希奇挥了挥手,又躺了回去。

“你最近愈发懒散了,腰都粗了一圈。”

“那就粗了呗。”

玉离经在宫人的服侍下换上皇后册封时的礼服,抬手扶了扶头上的金钗,一旁的宫人调笑一句:“皇后今天都正首饰三四遍了。”

他同墨倾池一起见百官的时候,努力不让自己看向那个方向,最终却也说服不了自己,不断地欺骗自己是要看亚父,不是为了他……

听说亚父在为他考虑亲事,不知道会是谁家的人,但是无论是谁,他相信那个人是和他意的人,不似自己……不似他玉离经这般,早已无法再与他同行,甚至从此之后,自己再也踏不出宫门半步。

天际走来北归的大雁,雁字回时,正是一年好光景。

邃无端的身子愈发沉了,每天只敢在远沧溟的陪同下在宫苑周围走走,墨倾池亦有空就会来看他,每当三个人在时,远沧溟总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话,引得自己面红耳赤却又无力争辩。

他心里的那份愧疚从来没有减少,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慢慢得不那么重要了。终究,墨倾池偏爱的是他,而邃家,也终究是无辜的。案子刚翻,他便去父亲坟头祭拜,罪人的坟流落在荒郊野岭,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却没想到在那里遇到了君奉天与云忘归。

“你若同意,将他们夫妻的坟迁到君家坟地吧,百年之后我与忘归或许也会葬在那里,互相也有照应。”

“无端死后注定不能与父母同穴窅冥,这样也好。”

南方的春天来得更早一些。

一顶软轿停在德风古道外,轿边的小厮递上帖子,道:“我家公子想拜见蔺尊驾,不知可否通报一声?”

“映家公子?我去通报一声,请稍后。”

两个人扶着映云骞坐下,后者用帕子掩着咳了几下,才恭敬而端正地向蔺天刑行了一礼。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座上的人口中是抱怨的话,眼角却偷偷挂起了一滴泪珠。

“竖子不肖,辜负尊驾希冀,如今回归,只盼尊驾可辞容膝之所。”

“去去去,金陵没你的位置,要地方回姑苏去。”蔺天刑悄悄憋过了头,假装自己没有哭的样子。

“然文载龙渊已名同虚设,骞……”

“给你钱重建行了吧,别在我眼前烦我。”

“是。云骞拜别尊驾。”

“且慢,”蔺天刑突然叫住了他,“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约莫是久睡体亏,调养些时日便可,多谢尊驾关心。”

他离开时,廊下正走过一个几岁的小女孩,一份粉衣,颇为可爱,他便问了句姓名。

“小女榭云霏,姑苏人氏,来金陵求学。”

“倒是可爱,你愿同我回姑苏吗?”

邃无端的孩子三岁时玉离经也有了自己的孩子,那孩子可爱得紧,想一个粉嫩嫩的团子躺在他的身边,因为是嫡子,所以备受宠爱,满月礼上玉牌银环数不胜数。

也是在那一天,君奉天告诉他,云忘归要成亲了。对方他并不认识,但既然是那个人自己的选择,想必是极好的人,玉离经开着自己在摇篮中咯咯笑的孩子,和一旁邃无端领着的逗弟弟的三岁小娃儿,浅浅地笑了一下。

叹希奇第不知道多少次拒绝了墨倾池提升位分的建议,美名其曰不想受约束,等到自己哪天像邃无端和玉离经一样抱上孩子了再说吧。

朝廷中的大事传到后宫并不难,只是要做到兼听则要费一番功夫,所以他喜欢偷跑去御书房,墨倾池在批阅公文,他就在一旁逗猫看书,是不是嘲讽几句,“枕边风”吹得好,却也有几番心力憔悴,所幸的是墨倾池对于朝政也会和玉离经或者是其他什么想云忘归一样放荡不羁没有党派的大臣讨论一下,他现在真切地觉得,应无骞那句“后宫不得干政,所以你行事要谨慎”全是鬼话。

这是三年来他第一次回龙渊殿。应无骞死后这里就荒芜了,断竹横陈,落叶满阶,打开门后更是蛛网百结,根本不能想象这曾是一位皇后的居所。

过了三年,当初锁了的柜子终于是可以随便撬开,叹希奇随便翻了几封没有处理掉的信,不禁笑了出来。

有情人已远,无情人长伴。墨倾池身边还真是嘲讽。

十六岁的榭云霏出落得亭亭玉立,穿着一身浅粉色的齐胸襦裙,梳着两个小髻乖巧地替映云骞奉了茶便坐在了一侧看书。

“云霏,我听说你有了心上人?”映云骞放下手头上儒生们的文章,抬头看了眼榭云霏,少女正娇羞地颔首,用书遮住半张脸。

“看来是真。”映云骞缓缓道。

“师尊莫听畅叔胡言。”榭云霏口是心非地小声嘟囔一句。

映云骞抬头和身旁的畅遗音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然后缓缓开口:“醉雨旸文思敏捷,才华出众,又有君子风骨,如今已虚岁二十,是该找门亲事,吾约莫记得敬掌门有一妹……”
“师尊,万万不可呀!”榭云霏连忙起身阻止,马上又红着脸僵硬地坐下,道:“徒儿确实对醉雨旸有心意,只是不知……”

她正语塞,却突然听到畅遗音一声笑:

“傻丫头,敬掌门没有姐妹。”

或许END

呼——终于完结了!!!!!!舒服!!!!!!!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