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29

感觉快完结了。

说是写后宫,实际上重点只写了应无骞,玉离经,叹希奇,邃无端和畅遗音,远沧溟出场一般般,剑非道和任平生基本上就是在浑水摸鱼。


第二日邃无端再踏入龙渊殿的前院时,却被玉离经拦下了。

“皇后感染风寒,不便见客。”玉离经道。

“可是我……”邃无端犹豫地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下后又低下头道了一句“告退”便离开了。

寝居之中,叹希奇撩开罗帐,看着里面恍若躺尸的应无骞不由得轻笑一声。

“你怎么躺成这样?”他说着坐在床边,想要掀开应无骞身上的一层薄被,却被应无骞打下了手。

“慌什么,我又不是没见过。”他说着,还是掀开了那层薄被,不禁感叹一声;“啧啧啧,你们这是打架呢吧,怎么伤成这样子,还好都上了药,没肿起来。”说完恶趣味地在胸前的一点上弹了一下。

“你是不是太闲了。”应无骞因这一下愤怒地起身,却因腰疼而僵在半途。

“畅遗音呢,怎么不见他过来照顾你。”

“他在后面煎药。”应无骞在叹希奇的帮助下坐起身,扯了被子裹在身上,犹豫了片刻后道,“你替我叫畅遗音来,让他给我拿件干净衣服。”

“让你的好下属慢慢煎药吧,你衣服在哪,我去拿。不过你怎么瘦成这样子了,我记得上次……”

“叹希奇,你再敢提那件事我现在就掐死你!”

“好好好,不提。”叹希奇看着应无骞脸上因为激动而充沛了几分的血色,莫名生出了几分欣慰。

皇后宫中用的缎子向来不是最好的,也是最符合应无骞心意的,里衣的软缎挂在身上也是舒服。应无骞系上衣带,道:“不瘦一点,怎么像病了。”

“所以你现在是……没病喽?那畅遗音去干什么了?”

“都说了煎药,你总不能让皇后出殡的时候身上挂着一身乱七八糟的痕迹,那样又有风言风语流出了。”

“那你的下一步计划呢?说真的,昨天我躲在后面,看到你们俩突然扯起来的样子差点以为你要弑君了。”叹希奇说着替他理了理身后的衣摆,顺便在后腰上揩了把油。

“别乱动。总之之后的事情你看着就好——叹希奇你干什么!”转瞬之间,叹希奇却是将人推到在床,压在身下,动作之快,竟是连鞋都脱了。

“亲一下。”叹希奇对着他露出一个明显的调戏的笑容。

“你有病吗,你我都是后妃,你想干什么!”应无骞惊得躲了两下,骂了句“小疯子。”

“别呀,更过的都做过了,亲一下不行吗?而且你和畅遗音不也做了?”说着膝盖还在应无骞腿间顶了顶。

“……小疯子,就一下。”

这可惜这一下还没下去,却是——

“叹希奇你做什么!快从正御身上下来!”

畅遗音将药碗“哐”地砸在桌上,冲过去就想把叹希奇拉下来。

“你家正御这么好看的人,允许你偷吃,不允许我亲一下?”叹希奇觉得无聊,便转身起来了,应无骞随着他的动作想要坐起身,却被叹希奇一侧头偷亲一下。

“之后你们两个人怎么走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你想让我做的,我会做,这一下就当报偿了。”叹希奇歪着头笑了一下,穿了鞋准备离开。

“……多谢。”


第二十九日,落了第一场雪。雪下得很大,压断了龙渊殿的几丛竹,畅遗音撑着伞去找了玉离经,叫了御医。

“站在殿外都能听到咳声了,他到底瞒了多久才让你叫的御医。”墨倾池随着畅遗音疾步赶来时被玉离经慌张地拦在了殿外。

“陛下不能进,御医说会传染的。”

“到底是什么病?”墨倾池问。

“具体我也不清楚,陛下还是等御医出来吧。”

见墨倾池有玉离经拦着,畅遗音行了个礼便匆匆进去,没多久就听到传来什么东西被打翻的声音,然后便是猛烈的咳声,仿佛是要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般,墨倾池不禁皱眉,欲上前去,却又被玉离经拦住,眉目间都是无奈。

过了片刻,御医低着头走出来,玉离经连忙上去询问,却只是得到一个无奈的摇头。

“是咳疾,皇后这般严重,怕是难救了。”

“难救也要救。”墨倾池呵斥一声,挥袖离去。


邃无端坐在叹希奇的封剑阁中,却是坐立难安,一旁远沧溟几次劝他安心却终是无用。

“是咳疾。”门外叹希奇道了一句,慢慢踱步进门,“没救了。”

“怎么会……”邃无端急得直接站起来想往外冲。

“奇怪了,他好着的时候你们一个两个对他恨得要死,现在怎么一个个都这么着急?”叹希奇笑着坐在自斟自饮了一杯清茶。

“现在想想,他之前人也挺好的,就是太死板了,还有点坏心眼,现在病了,还怪可怜的。”

“那你们知不知道应无骞的病多少年了?自从我进太子府那年他就一直病恹恹的。先天不足,自堕亲子,这副身体早就是个壳了,再让他坐着皇后的位置,他迟早把自己害死。”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