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27

应无骞这气势凌云的一问把叹希奇震慑住了,恍惚之中此时的人依旧是那个睥睨六宫的应无骞,而非如今囹圄龙渊的将去之人。

“我不会相信你会坐以待毙,邃无端如果生下长子,那么地位一定会提升,你如此在意朝堂之事,不会不明白邃无端对的影响,如此你还要坐以待毙!”叹希奇你说道激动处竟是拍案而起,紧紧扣住了应无骞的手腕。却没想到,应无骞发出了一阵低笑,惊得他浑身一颤。这个应无骞——太陌生了。

“你笑什么?”

“你比玉离经更聪明,所以我走之前要让你开始关心朝中之事,现在,我的目的达到了。”

叹希奇诧异,自己自己被贬自后应无骞隔三差五会去他那里,聊一些与后宫有关却又好似关系不大的朝中之事,渐渐地自己居然也养成了这个习惯。应无骞平日里的手段与自己并无上下之分,甚至正月十五的事件应无骞至今都不敢给自己这个真正的幕后主使盖棺定论,但是当一个人不得不做什么的时候,他的心机往往深沉得令人讶异。

“所以呢?”叹希奇冷声问。

“你懂吗,墨倾池对我没有感情,但是对你们不一样,哪怕没有真心的爱,但是他对你们有宽容,这些在我身上没有,你们说的话,比我的管用。”

“应无骞你醒醒!”叹希奇将他推到在地,单膝跪在他的身边扯着他的领子激动地说道:“你什么时候是这种看不起自己高太别人的人了!别说你和他没感情,有感情了才让我诧异。而且你不想想你自己做了什么才让你们这么生疏,我进太子府第一年算什么,他眼里有我吗?才过了半年不到,我就能在外人眼中与你平起平坐,我现在才知道你因为一个孩子,因为邃无端……你值得吗!”

四目相对,竟是无语,应无骞沉默许久,脑海中将经年浮沉重过,最后只剩一声笑,嘲讽的笑,阴冷的笑。

“你放开我……”许久后应无骞低低地说,“我要去找畅遗音,让他告诉玉离经……替邃家翻案……”

“你还是放不下。”叹希奇有些失望地扔开他。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我已经回不去了。”应无骞对着他的背影道,“已经回不去了。”


第二十日,邃无端的事情终于被墨倾池知道了,前一日,云忘归与君奉天上折重论邃家案。

邃无端有了皇长子,加上邃家的案子重论,朝廷上下突然开始忙碌起来,各处奔走为的就是一件事——翻案。

后宫之中,墨倾池一退朝便来到了邃无端宫中,两人相对,半分青涩,十分柔情,几句温言未尽,却只听门外传来一声轻咳。

来人是玉离经。

“陛下,龙渊殿那边出事了。”玉离经至墨倾池身边耳语一句,后者一怔,安慰了邃无端几句,随玉离经快步离开。


龙渊殿中,应无骞正襟危坐,脸色却是苍白。

“离经说你出事了。”墨倾池看着他,伸出手试了额头的温度,却是触到一头冷汗。

“你怎么了。”墨倾池俯下身去看他,那种死一般的神情,让人不由得心惊胆颤。

“我要离开。”

不是问,不是求,是肯定。

“你又如何能离开。”

“皇后已经死了,应无骞……映云骞回到江南。”

“朕当真留不住你?”墨倾池俯身握住他的手轻声问。

应无骞没有沉默,只回答了短短一句话——


“你不需要我。”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