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叹应】脑洞具象化之联姻否(上)

脑洞具象化,详情点头像。



联姻否?

否!


红洞双烛照,月下人折腰。

呸呸呸,不是这样的。

自忘潇然成亲后易教终于又热闹了一次,易教副统意轩邈迎去儒门掌教应无骞,虽说是男子结婚,但是儒门重礼,三书六礼三跪九叩总之该有的一样不少,甚至还请圣司来做了一次证婚人。

洞房之中,意轩邈挥手隔绝了门外喧嚷的闹洞房的声音,心里因为方才几个兄弟好友的调笑而勾起的心猿意马并没有减少半分,看着收敛了一身锐气安然地坐在床边的人,心里不自觉地想起了那日剥开衣衫后露出的雪肤皓腕,细腰如柳,还有那张平日里不饶人的嘴里是如何吐出让人心痒的词句。

道貌岸然,伪君子。意轩邈想,看今日不拆了你的面具。

他前去倒了两杯酒到银杯中,将其中一杯递去,缓声慢语道:“夫人,当喝合卺酒了。”

“我知道了,还有,以后私下里别叫我夫人。”应无骞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将酒杯还给意轩邈,然后起身开始更衣。

“只是继续叫应掌教难免生疏,你我之间虽是虚情假意,但是好歹有了夫妻之实,再叫全名未免伤了情谊。不如你我各退一步,互称名,你觉得如何……无~骞~”

这一句“无骞”叫的百转千回,让被叫的人恨不得一剑断了这个人的舌。

应无骞脱了外面几层衣服,只剩下最后一层亵衣,美人更衣的画面总是让人不自觉如饮醇酪,这火红火红的颜色也烧得人心痒痒,意轩邈正准备走过去揽着这个人的腰,然后压到床上一展雄风,却被应无骞用一个堪称风流儒雅的动作轻易躲过,紧接着走到了屏风后面,开始继续……脱衣服。

玩情趣?意轩邈后来恨死了自己这个天真的想法,此时的他看着应无骞在屏风后脱衣的身影,幻想了一下等会要干什么,然后开始……脱衣服。

总之等到意轩邈小朋友脱衣服到一半,乖巧地坐在床边继续拆衣服时,自己的新婚夫人已经换了一身白色的里衣,走到自己身边从床里捞了床被子,然后走向卧室里的贵妃榻。

“你去哪里?”意轩邈诧异地看着他。

“睡觉。”应无骞瞥了他一眼,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意轩邈,你在幻想什么?”

“儒门最重礼数,儒门正御岂不知周公之礼亦是一礼,不全礼则不算完婚。”

“婚姻乃是易家落户之意,吾白日于儒门办公,唯有宿在易教,并不能算是安家落户,你我婚姻无媒妁之言,无父母之命,自然不能算是婚姻。”应无骞说着整理了 一下贵妃榻,翻身入睡。

“应无骞你……”意轩邈看着他一时语塞。

“睡吧,我明日还要回儒门处理公文。”

意轩邈的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一脸懵逼。


要说这件事的起源,害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应无骞出任务追杀一个幽都邪魔,接过遇到了意轩邈,后者处于人道主义精神顺手帮忙打了怪,结果邪魔爆体之后散发出阵阵毒气。情毒缠身,两个人都不愿委屈自己,随即找了一个地方互相解决。

回去之后应无骞觉得自己要负责人,于是看了下黄历决定一个月后向易提亲,接过这事莫名其妙地被意轩邈知道了,于是——

意轩邈对忘潇然说:“请说应无骞要结婚了。”

忘潇然问:“轩邈你想干什么?”

意轩邈:“大哥,你们向儒门提亲吧。”

忘潇然:轩邈你等等,我的脑洞跟不上你们的进度!

总之,应无骞的聘礼还没准备好,易教提亲的人就来了。

“应掌教,现在全万堺的人都知道你被我睡过了,你看着办吧。”

你怎么不说你被我睡过呢?应无骞愤怒地答应了易教的婚事。


说到底比意轩邈多活几年,应无骞又不是毛头孩子,性格也很沉稳,对于情欲这种事不知道多少年前就没兴趣了,反而是意轩邈躁动不安,好不容易抢先一步得到了丈夫的名号,要是能真的在床上压应无骞一头,才能大功告成。

只可惜现在应无骞每天儒门易教两边跑,回来之后累得不行,洗漱完就睡了,完全没有吃的机会。

意轩邈的心里不禁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