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25

墨倾池看着那一方小印,手松了又张,反复几遍之后终于下定决定,拿走了那方小印。

“你自己想好吧,一个月后,朕再来看你。”墨倾池将要离开,身后却突然传来应无骞的声音。

“你要以什么名义禁足?”应无骞问。

“瞒报。”

两字出口,换来应无骞一声冷笑:“原来你还没有忘记自己是谁。”

这样一番闹完之后,墨倾池直接去了邃无端那里,经过 了这么久的时间,邃无端终于脱了罪,没有什么比这更让墨倾池欣慰的事情。

这样一来,应无骞之子胎死腹中便完全是太医用药的问题,邃无端只是那个罪臣之子,若是能未当年邃家彻底翻案,有朝一日册立为妃也不是不可能。

或许是收到了墨倾池正在往这边赶的消息,邃无端远远地便跪在地上,一副等罚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里跪着,快起来。”墨倾池欲将人扶起,却扭不过邃无端的决心。

“皇后的事情与你无关,快起来吧。”

“事情有关无关无端心里清楚,无端是罪人,不敢起身。”

墨倾池看着邃无端的身影,心下痛惜,道:“此事无骞早已不再计较,其中种种都是他自己的决定,你又何必如此。”

邃无端诧异地抬头看着墨倾池,呆愣了片刻后吞吞吐吐地问:

“真……真的吗?”

在他的记忆里应无骞永远是那样的强势,咄咄逼人,从来不肯有半分的余地,这件事情本就是陈年旧案,如今重翻按理说应无骞的愤恨只会更多,为什么会原谅?为什么原谅得这么轻易?

待墨倾池走后很久畅遗音才回来扶起应无骞。

“正御,我们如今……”畅遗音意欲退开两步,保持一个恭敬的距离,却被应无骞反手拉住,沉沉地靠在他的身上。

“畅遗音,未来你想如何?”他问。

“畅遗音只要一生追随正御,无论天涯海角。”

“好,”应无骞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角,沉默了片刻后道:“我虽被禁足,但是没有禁止人探望,你也是自由之身。如今其他人如何已经无所谓了……你过几日去私下见一次叹希奇,就说我病了,努力让叹希奇来这里一趟。现在要么能翻邃家的案子,要么让邃无端 的地位再也不能变动。现在适当地对叹希奇示弱,拉拢他一番,也许日后便不会那么难办。”应无骞说着慢慢直起身踱步到书案旁坐下,道,“畅遗音替我研墨。”

“正御要写什么?”畅遗音问。

“写一封信给玉离经,自从他孩子没有之后闹了这么久该静下心来了,现在宫中的大小事务都在他的手上,这样浮躁迟早会出事,该警告他的东西说不清,还是要写出来,更何况写出来能多看几遍……我目前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些,一切还要劳烦于你了。”

“正御说什么劳烦,畅遗音愿为正御肝脑涂地。”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