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24

我是真的……突然不想写了。

想做一条咸鱼。等会就去写缜砚。

辣鸡文言文预警。


远沧溟受了叹希奇的嘱托,并没有看信的内容,如何把这封信让墨倾池看到也完全依照的叹希奇传授的方法。

让墨倾池来他这里的时间还比较多,闲得无聊在御花园里碰到了,聊着聊着就会过来。所以那日叹希奇传来了消息之后,远沧溟便将信故意放在了桌上显眼的地方,拿着扇子出去闲逛了。

遇到墨倾池并不是偶然,只是没想到他身边还有另一个人。

居然是畅遗音。

难道应无骞那边也想出手?远沧溟想了想走上前去给墨倾池问了好。

“大哥今日怎么有雅兴和执命一起来花园?”远沧溟笑问,提到畅遗音时神采中的厌恶却也是毫不做作。

“批完了折子便来走走,恰巧遇到了执命,你怎么也来了?”

“御花园又不是一个人的,我在屋里闲得无聊自然就出来了,听说最近的落叶都很是好看,想拾两叶回去做书签。”远沧溟俏皮地说。

“既然贤妃与陛下还有事,畅遗音先告退。”畅遗音见墨倾池无心地理会自己,便恭敬地行了一礼,获准后退下。

“大哥最近怎么又和他走在一起了?”待畅遗音走远后,远沧溟有些不悦地问。

“怎么?你不喜欢他?”墨倾池看他孩子稚气着实可爱,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道,“毕竟都是后宫的人,若是长久冷落,对他、对朕,都没有好处。”

“反正我是不喜欢皇后和他宫里的人,都阴沉沉的。”远沧溟说着揉了揉鼻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怎么了?”墨倾池关切地问,这才发现远沧溟穿得比下衣也就稍稍多那么一点点,不禁皱眉,“这个季节了,哪怕年轻气盛也不能穿这么少。”

“总不能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吧。”远沧溟嘟嘟囔囔地抱怨一句。

“好了,朕看今日的落叶你也不要拾了,快回宫里喝一碗姜汤。朕同你一起回去,免得你又偷偷把东西倒了。”

“大哥还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朕看你也差不多。”


两人回到远沧溟那里后吩咐下备姜水便坐下了,桌上一封信,远沧溟问了宫人一句,道是叹希奇从来的家书。

“小叔送来的家书自然是爹亲写给他的,给我干什么?”说着却还是打开了信,未看两眼,却是一脸诧异,慌乱地对宫人说,“你确定没有送错?”

“这……小的的确是亲自从叹才人手上拿的信……”

“怎么了,沧溟?”墨倾池问。

“大哥你自己看吧,虽然说看别人的家书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书信接过,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笔迹,和……

(以下为家书内容)

阿姊:

贵安。

弟闻姊婚期将近,虽无缘亲临,仍命人送玉璞一对,亲笔对联一对,及命京中名将依汝二人枪形特制枪架一对,望姊勿怪弟不能亲临,姑苏路遥,骞恐无缘重返。

不肖弟骞离家数载,无所建树,昔日壮志皆做土,哀哉,叹哉。近日邃家生变,详情未知,然太子种种举动已入危机,骞为保身不惜反抗儒门,恍惚之间不知此生何寄,当年远离江南未曾往金陵拜见尊驾,如今又做此叛儒逆道之举,怎能安生。

另,约三月之前,骞偶有身孕,然体弱福薄,贵人不怜,此子存亡无用,便求药断祸,药方另附,请姊心安。

言至此,不知所言。姊勿要忧心,骞虽非体健,却也不至病弱,路途遥远,未能亲见,书信一封,不知可否载情。

再祝姊鸿雪如意安康。

不肖弟骞,书。


墨倾池冲进龙渊殿的时候应无骞正在同畅遗音讨论接下来当如何,一时之间被这番阵势惊到。索性应无骞马上反应过来,叫畅遗音退下,独自一人面对墨倾池。

“朕问你,这封信可是你亲笔?”墨倾池说着命人将那封家属呈上。

应无骞只是浅浅看了几眼便知道今天的事情是冲何而来了,冷淡地嘲讽一句:“原来陛下不记得我的笔迹。”

“那看来这封信的内容都是真的了。”这次的语气,毫无疑问。

“我何必在家书中对阿姊说谎。”他冷笑一声,看向墨倾池身后跟来的侍卫,道,“这是要抓我?”

“谋害皇嗣的罪名,你承担不起。”

语气,竟然还是没有怒火。应无骞想,不过这个人本来就不是会愤怒到破扩大骂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怎么知道是皇嗣?”既然他敢说,自己还有什么不敢挑衅的呢?不撕破脸皮,自己要的东西就永远没有办法拿到,更何况自己身上背负着对墨倾池最重要的一张底牌——皇室尊严。

“你完全没必要用这种话来挑衅,或者说,现在事实已经摆在面前,朕想要的只是你的亲口承认。”

“亲口承认吗?”应无骞冷哼一声,缓缓道:“承认便是你看到的都是事实。”

“无骞……”墨倾池挥手让身后的侍卫后退几步,然后进门关上了房门,带着应无骞坐下,道,“你我都需要冷静一下。”

“愿闻其详。”应无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只要朕在帝位,你便永远是皇后,朕只希望你能对我坦诚。除去皇家的身份,朕与你亦是伉俪,不是吗?”说着墨倾池的手握上来,却是触到一片颤抖的冰冷。

“哦……”应无骞语带犹豫,装作思忖的样子, 片刻后缓缓道,“那陛下准备如何?”

“朕会以一个死刑犯代替当年的御医,以谋害皇嗣的罪名处决,你禁足一月。”

“嗯……”应无骞缓缓点头,然后拿出随身小印,道,“那此物请陛下交给玉离经,凤印以在他手,没有此物,便无法真正决断后宫事务。”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