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Bad boy(2)

觉得有点偏题,所以不打【鬼刃夕痕】中心了。
没人气就没人气,没人看就没人看,我自己努力写就好。
为了不ooc而奋斗!٩(ˊωˋ*)و✧

睡不着。
忘深微想。
小宾馆的条件还好,至少比那个简易的出租屋好,让他睡不着的是同床的另一个人。
他能感觉到意轩邈醒着,手机的亮光微弱地维持着,他不知道意轩邈在想什么,他不知道那个应无骞是谁,他也不想知道。酒吧驻唱的小费不少,老板人不错,不会苛扣太多,可是一个人生活花销也大的惊人,为此这些日子他每天只吃一顿饭。
只要他那两个哥哥能考上大学,自己怎么样也无所谓,虽然老头子对他们三个同样的好,甚至小叔叔意轩邈更关心自己,可惜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不争气的人。

忘潇然在拨号页面挺久了很久,直到不小心按下拨号,还没等他挂掉电话,对方就已经接通。
“喂。”对面传来的,是应无骞的声音。
忘潇然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久后,他开口:
“这些年感谢你的帮助,你以正御的名义寄来的钱,我会如数归还的。”
“呵,我不需要你这些钱。信里的条件你暂时不答应也行,明天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一面。”
忘潇然一口回绝了他的决定,正准备给自己找个理由,就听到电话对面传来应无骞显然没有与自己对话的声音。
“畅遗音,你怎么还不去睡?乖,我等会去陪你……”
声音格外地柔和。
过了一会儿后,应无骞回来了,继续说:“当年你夫人病重,你将三个孩子托付给我们这照顾的时候,崇玉旨暗中动了手脚,这件事电话里说不清,明天最好见一面?”
“你什么意思!”忘潇然突然紧张地问道,“你说崇玉旨对深微做了什么!”
“潜意识教育,这件事当初只有崇玉旨和暮长生知道,
上个月,暮长生找到墨倾池,透露了崇玉旨的一些事情,这件事是其中之一,更多的事情明天当面再说。啧……明天放学后我在你学校等你,想不想来你随意吧。”说完,电话就挂了。

第二天意轩邈把忘深微叫起来准备坐车回家的时候,还是被意料之中的拒绝了。
“你起码回家一趟,回去之后有什么事情说清楚,之后天高海阔任你飞。”意轩邈说着拿起来他的背包,拽着忘深微的后领带着人走。
“我不会回去的!你就当我死在外面了!”忘深微挣脱开,抢过自己的背包向外跑去。
整个走廊上只有沉重的脚步声。
意轩邈被他的粗暴的动作扯得后退一步,再追上去时已经永远地慢了一步。
更何况他还要在楼下柜台退押金,根本来不及去追一个年轻气盛的人。
不过,忘深微能去的地方不多,淹着路问了问,很快还是找到了人。
没有好气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一副知道意轩邈肯定会来的表情。
“你好歹体谅体谅你的小叔我是一个不入中年的大叔。”意轩邈坐到他身旁喘气道。
“切,看起来一点都不像。”
“看起来是一回事,真是年龄又是一回事。听话,今天跟我回去。”意轩邈说着拍了拍他的肩。
忘深微沉默了片刻,突然问:“喂,那个应无骞到底是什么人?”
意轩邈一震,呆滞了两三秒后有些迟疑地反问:“你,知道了?”
如此漫长的一句话。
“知道什么,昨天听你电话,估计不是什么好人,该不会是老头子的什么红颜知己吧。”
意轩邈被这句话逗笑了,拍着他的肩笑着说:“哈哈哈哈哈,红颜知己,应无骞要是听到你这句话非把你拆了不可。应无骞是男的,大哥曾经的同事。”
他笑了,这总比严肃着好,这个从小陪着他们,仿佛老母亲一般的小叔叔不适合严肃。

忘潇然推着自行车离开学校的时候,被人拦住了。
“忘先生你好,我是醉雨旸,应教授的助理,你跟我来吧。”
应无骞坐在西餐厅的贵宾间里,他的身边还坐着一个瘦弱的小孩子,穿着一身毛绒绒的衣服。
桌边,倚着一根手杖。
“这位是?”他看着在应无骞身边撒娇的孩子问。
“畅遗音,我养子。”应无骞说着让服务员拿来菜单,两个人一人一份,点餐中应无骞一直柔声问畅遗音想吃些什么。
“先说正事吧。”服务员离开之后应无骞看着有些拘束的忘潇然说,“按照时间记录,当年崇玉旨带走忘深微之后对他进行了两个月的潜意识教育,因为当时项目刚刚起步,而且忘深微尚处于孩童时期,所以应该只进行了艺术与语言方面的教育,根据这段时间我对忘深微的调查,他的确在这方面天赋异禀。”
“什么叫应该?从事了这么多年研究,难道你还不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吗?”忘潇然激动地反问他,一旁的畅遗音吓得往应无骞怀里缩了缩。
“你小声着,畅遗音由于当年实验的失败造成了心智不全,别吓到他。”他说着摸了摸畅遗音,象征地安抚了他几下,继续说,“本来一切实验都没问题,直到畅遗音出了事,不过这件事情也被崇玉旨蛮了下来,本来他还想杀人灭口,被我拦住了。也是因此我这些年开始追踪成为过试验品的孩子,能调查到的都没有问题,只有个别人性格与家中人的家庭关系并不好,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找到你。”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