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23

离经宝宝是不是ooc了?QWQ


当晚墨倾池留宿了应无骞那里。

最近他不知为何,去应无骞那里去的非常勤,两人之间仿佛是一片浮冰的河面,一个龙渊殿里住着三个人,三个人睡在不同的地方。

应无骞又是看着看着书睡着的,半夜在书房里为他披上厚衣的是畅遗音。

真是可惜了。


玉离经趁夜去了封剑阁。

“看来你不愿意同我一道?”玉离经问。

“非也,我手上已经拿到了让应无骞无法辩驳,而又让邃无端一定会被压制的东西,看你要不要了?”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封信。

“什么?”玉离经欲接过信,却被叹希奇躲开。

“一封信,应无骞与洛神的信,讲述了整件事情,想听?”

“愿闻其详。”

“当年应无骞为了帮邃家脱罪自己亲手整理了一份证据,当然,邃家的事情再深入一些,其实根本就是诬陷,可是当时这两个字肯定说不出口,让一群老儒认错简直比登天还难。邃无端定罪之后,应无骞就自己把孩子打掉了。我连当年的药方都查出来了。你如果想抑制邃无端,那很简单,让人否定当年应无骞提出的东西,到时候无非几个儒生被罢免。如果你还想帮助应无骞一下,那就直接说当年真相。”

“他自己想隐瞒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再次提出。你的消息我收下了。”

“最后奉劝你一句,君奉天不想让你成为现在这样的人,你好自为之。”

玉离经沉默了。

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的确让他愈发地不像自己了。就像自己当初讨厌的那个算计你之后,看着你狼狈的样子轻挑一笑的应无骞一样,算计的过程只会越来越痛苦,只会让自己越来越被自己瞧不起。

高风亮节,君子如玉。

玉离经默念着这八个字,疾步离开。

这是他最后一次出手了,这次之后,邃无端再一次受到了朝臣的批驳,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在墨倾池还没又做出什么保护邃无端的行动时,应无骞先出手了。

邃无端禁闭半年,就当是当年邃家的事情的惩罚。

然后应无骞提出了两个字——“废后。”

应无骞看着龙渊殿的墙壁,一声冷笑。

当他当着朝臣提出废后的时候,墨倾池的脸色凝滞,最后只是说:皇后近日劳累,神志模糊,先回去修养吧。

墨倾池留住自己的理由何在……应无骞不想都知道,废后、中宫失德都是皇帝无能的表现,

墨倾池原来还在意这个皇帝的名声啊。

面对冷壁三日后,他终于是厌烦了日复一日徘徊在自己身边的畅遗音,冷笑着问:“当初你出卖我大约就是为了今日吧?”

“正御何意?”畅遗音疑惑地问了应无骞一句,随即反应过来,跪下道,“正御,当时是畅遗音一时失言才让玉贵妃知道了此事,如今事情已经无法控制,畅遗音只能以死谢罪……”

“住口。”这么多日以来,应无骞终于看向了她,一字一句地说,“有我,你不会死。”

沉默片刻,应无骞缓缓说,“如今事情尚未到无可转圜的地步,你死了只会让我白白失去一个助力,畅遗音,我需要你。”

“只要正御需要,畅遗音永远是正御的执命。”

应无骞自嘲一声,自己当初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才会觉得畅遗音背叛了自己,自己何时变得这么愚蠢了。


叹希奇交给了远沧溟一封信。

“这个,帮助邃无端脱罪的,怎么样,小叔叔对你不错吧?”叹希奇笑着说。

“多谢小叔,只是这件事情……”

“要是完全和邃无端撇开关系时不可能的,不过是以邻为壑祸水东引罢了,将陛下的目光转移到应无骞身上,对于邃无端的责难自然而然就会少一些,外人只知道陛下去了龙渊殿,至于是去吵架还是去和解就不重要了。”



评论(1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