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21

上一章鬼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一章又TM是什么鬼。

话说……最近叹总和执命成了我的新宠。


因为不是重要的年岁,玉离经的生辰宴准备得简洁却又中规中矩。虽然尚未到时间,但是见了布置流程的墨倾池也道,他是从应无骞那里学来了几分老儒的风骨,才这么死板。

玉离经不言,却已经明白,此时朝中已经有了风言风语了。

内容物怪乎是当年因为邃无端一事,导致墨倾池疏忽了以后身孕了应无骞,最后痛失皇子。

墨倾池再临龙渊殿,提起此事,意外地捕捉到了应无骞眼神中的一丝诧异,他本以为此事的提起与应无骞有关,现在看来……

“从来就没有什么孩子,你是别朝廷中的人逼出癔症了吗?”应无骞冷笑一声,又翻过了一页。

“你是觉得朝中大臣也出了癔症?”

“风言风语,不可多信。”应无骞说着,却突然一只手上前拿走了他手上的书,紧接着,他被墨倾池横抱起,走向了床榻。

“我苦苦等待着一纸废后诏书时,没想到却是你还想重续纠葛。”在两人赤裸相对时,应无骞突然冷笑一声。

墨倾池没有回答他,但是此时他们两人都知道,没有回答,才是最好的回答。因为墨倾池此时给不了答案。


这件事情只有畅遗音知道!

然而畅遗音却没有对自己说最近有任何异样!

应无骞突然开始怀疑,畅遗音是不是已经被墨倾池收买,自己是否从此无人可以信任。

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久违得凄神寒骨,令人哂笑。

他第一次,彻彻底底地拒绝见畅遗音。

他冷静了一天,知道畅遗音不会出卖自己,最终却还是得不得去思考,去疑惑,去挣扎,然后选择了拒绝。

应无骞的眼里容不得沙子,他这么告诉自己,看来畅遗音的自由不会在自己未来的算计之内了。


这是玉离经第一次来叹希奇那里。

“看来你现在很潇洒?”玉离经问。

“还好还好,没有你滋润。”叹希奇看着他笑了一下,问,“你今日又想来诬陷我?”

“当时的一切不过是应无骞的计谋,就算没有你,那个孩子也是留不住,我今日来不过是求一件事的真像——十五的那个宫人,是你的安排吗?”

“自然不是。不过你应该也猜得到宫中有谁会这么安排,反正当时无论如何都查不到他身上,所以干脆这么做了。”

玉离经听他的话听得云里雾里,却在叹希奇张嘴刚吐出那个名字的第一个音时突然明白:

“你是说畅遗音?”玉离经思索片刻后,摇摇头,“不可能,他不可能脱出应无骞行事。”

“但是还有谁呢?我是猜测不出更多结果的。”

“你放心好了,畅遗音这个人我了解,除非是应无骞开口,他不会动手,你还是靠考虑考虑别人吧。”

“但是不得不是,现在你已经让应无骞彻底对畅遗音失去信任,倒不如利用这件事情让两人之间彻底决裂,到时候畅遗音虽然不可能为任何人所用,但是扳倒应无骞却是不废吹灰之力。”

“我没必要扳倒应无骞,毕竟我还是想安静地做一个贵妃,所以我今天是来和你讨论你东山再起的可能性的。”

“东山再起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已无兴趣,更何况若选新皇后,墨倾池还没有昏庸到让我来,你还是迟早放弃吧。”

“那么就还有一件事 了,你是和应无骞一样唯二入过太子府的人,当年应无骞有孕的时候你在吗?”

“有孕?还有这件事?”叹希奇狡黠地看着他。

“那邃家出事时你在吗?”

“不在,我是第二年入的太子府,不过我印象应无骞身体一直不好,估计与这件事有关?”

“你一向聪明,我给你说的已经够多了,之后你自己能发现些什么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只有一件事情——替我稳住邃无端的地位,前朝目前的一些事情我会告诉你,至于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如何,我想我不必多言。帝王家一向无情,希望你不会用情太深,而让自己失去了优势。”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