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大侄子x风仔】这个寝室要疯啊喂!06

你们居然笑着对我说要剁了我?
怕不是……

好吧,本文出现的一些专业书籍全tm是我瞎编的,没看到没有书名号吗23333
(*σ´∀`)σ
别生气嘛……
说好了虐的不是?

(1)脱单?不脱单?
玄凌苍表示自己绝对没有见到比耿日儿更急切盼望脱单的人。
好吧,纵观他们寝室,自己有女朋友,墨总每天和隔壁应总秀恩爱,敬天怀十分佛系,耿日儿……是该找个女朋友了。
不谈恋爱的大学生活是不完整的。
于是玄凌苍给他们中女人缘最广的云忘归发了条消息,想给耿日儿找个妹子,然后顺手点开了云忘归的最近一条说说。
Woc!what?
玄凌苍第一次觉得自己需要治眼睛。
云忘归,有女朋友了?!
在三个寝室之间有一件事情基本上快成为江湖公案了,至于这个快的程度,玄凌苍本来以为就差捅破那层窗户纸。
324寝室玉离经,年方二八貌美如花,暗恋自己竹马竹马的322寝室云忘归许久,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告白。
玄凌苍打开空间,只见云忘归发了一条说说:
【今天和xx一起去社团活动,回来一起喝了奶茶,开心~(和xx的合影.jpg)】
由于内心极度懵逼,请让玄凌苍用xx代替那个女生。
并且评论区有一条应该是xx本人的评论:
【开心加一!下次再约!❤】
玄凌苍……炸了。
这完全是自己跟枫儿的秀恩爱模式啊,虽然自己是比较主动的那一个。
而且,xx,叫一个女生只叫名,不带姓,云忘归你想干什么?!这条说说你屏蔽玉离经了吗?!

(2)再见?不再见?
玉离经趴在应无骞腿上哭,平时霸气的应总也难得地软了下来,安慰着玉离经。
“应总……你说,我是不是该离他远一点?”玉离经哭着问。
“先别见他,等到大家都稳定了再说,乖。”
“可是,我们就住在一起……”
“错开生活时间,总会见不到的,实在不行就视而不见,这几天我和你一起走,直到你心情好了为止。”
“嗯……应总,你真好……”
剑随风喊着“哥,我散粉用完了”走进324的时候突然被应无骞一个眼神杀吓得后退了半步。
“关门,进来,我给你拿。”正在画冥冥之神的邪说瞪了他一眼。
“这……什么情况?”剑随风小声地问。
“告诉你们寝室云忘归,交了女朋友就收敛点,别弄得全世界都知道。”邪说说着从自己的化妆包里拿出一盒新的散粉,说:“半个月前就到货了,你今天才想起来,这个记忆力一定不是遗传冥冥之神的。”
“冬天了,我不是一直都没拍过视频,所以没发现用完了嘛。”
剑随风离开之前,邪说对他郑重地嘱托了三遍:
“你今天看到的一切都不许往外说”。

(3)你谁啊
人是喜欢把事情做极端的生物。
玉离经下课后拉着应无骞直奔教室外,却没想到在走廊上遇到了云忘归。
“应总,我们从哪边有吧。”玉离经拉着应无骞走向另一个楼梯口。
“离经!离经你别走啊,我有事!”云忘归赶紧追上去,途中撞到了几个人,还不忘说了句抱歉。
“有什么事私我,等到你会吧刚才那几句抱歉说给玉离经的时候再来找他。”应无骞扶了一下眼镜,拉着玉离经头也不回地走了。
整个过程,玉离经没有说一句话。
云忘归在寝室里砸抱枕,砸的还是乐寻远上次抽奖中的抱枕。
“所以离经到底为什么不理我啊啊啊!!”云忘归差一点就要把里面的芯子掏出来,扔得到处都是了。
“你去看一下你自己最近发的说说就明白了。”乐寻远头也不抬地说,他们专业快期中了,每天都是掉发期。
“我发了什么不对的东西吗?”云忘归一脸懵。
“每天看着墨总和应总在一起还能保持这颗纯洁的直男心,我也是很佩服你云忘归了。”乐寻远说着拿手机翻出了一条说说,把手机给了云忘归,然后问:“你没和那个女生在一起对吧?”
“是啊。”
“告诉玉离经,你没和那个女生在一起。”乐寻远接着说。
“为什么?离经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了?不会吧?”
“我真羡慕你的钢铁直男心。”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