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大侄子x风仔】这个寝室要疯啊喂!04

目前出场人员年龄与专业:
圆筝:15,新闻
御钧衡:17,社会工作
应总:17,汉语言文学
玉离经:18,汉语言文学
邪说:18,美术
风仔:18,音乐
大侄子:18,口腔医学
云忘归:19,法学
耿日儿:19,口腔医学
墨总:19,新闻

322寝室:乐寻远,云忘归,御钧衡,剑随风
324寝室:应无骞,玉离经,圆筝,邪说
323寝室:墨倾池,皇旸耿日,敬天怀,玄凌苍

为了好好写墨应甚至排除其他弟弟的可能我都把玄凌苍搬出来了也是emmm……

同专业就是同班看待,麦问为什么,我懒(*σ´∀`)σ

(1)选社团需谨慎
百团大战的前一天晚上,应无骞对着寝室所有人说:
“明天一定不要加入一个名叫知春的文学社。”
“我听说那个社团大佬挺多的呀?”玉离经问。
“那你就加吧。”应无骞说着拉上被子准备睡觉。

由于云忘归和御钧衡都在政法学院,虽然两人不同班,但是还是关系不错,所以一大早两个人就出去参加百团大战了,剩下的乐寻远本来准备一个人走没想到最后还是和剑随风勾肩搭背地去了操场。
其实我并不想和他这么亲近但是谁能来救救我?被剑随风勾着肩的乐寻远强颜欢笑。
两个人到操场时已经有不少人在这里了。
“你准备加什么社团?”剑随风问。
“我还没想好,不过准备和应总加话剧社。”乐寻远道。
“那看来我们不能一起参加社团了,邪说好像也要加入话剧社。”剑随风有点失望。
乐寻远正准备说点什么,突然有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学姐走过来递了一张宣传单:
“两位学弟,知春文学社了解一下?我们社团里有延陵不折柳,东陵不笑生,兰陵不谢花等多位知名写手,一定能让你们满意!”
“不用了,谢谢。”乐寻远推拒了传单然后带着剑随风一路狂奔走到了人多的地方。
“怎么了?”剑随风一脸懵逼地问。
“应总说,这个社团不能加。”

另一边,云忘归表情沉重地在马克思主义读书社的报名表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转身一头栽倒在御钧衡肩上。
“你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加这个社团?”御钧衡不解地问。
“不!我爱君主任!”云忘归发出了凄厉地惨叫声。

玉离经捂着圆筝的眼睛,万万没想到原本的三人行在遇到隔壁墨总之后直接变成了狗男男的少儿不宜现场。
墨倾池搂着应无骞的腰在他的耳边说着什么,应无骞一脸傲娇地推拒,旁边……好像还有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学姐在偷拍?
等等!这不就是应总昨晚说的那个知春文学社前面吗!
玉离经一脸懵逼。
然后他捂着圆筝的眼睛带着他转了一个方向,说:“应总还有事,我们先走。”
圆筝好宝宝,真,一脸懵逼. JPG。

(2)关于万众瞩目的打歌
云忘归喜欢唱歌,剑随风也喜欢唱歌。
两个人一拍即合,每天开始了自己的打歌时间。
从此,322寝室左右划分,一边是每天打歌自娱自乐的二人,一边是好好学习看书追剧的二人。
乐寻远觉得自己的耳机声音够大,自己看经典电影学习演技学习得够投入,更何况……医学真是一个另人头秃的专业,每天他带着一身消毒水的气味回来时两个人的打歌已经接近尾声了。
直到有一天乐寻远刚进门,还没来得及关门,就有一个人气势汹汹地走进来,冷冷地说了一句:“云忘归,出来。”
如果不是应无骞手里提着的是一本先秦诸子文学作品选读,乐寻远觉得刚才被掐着脖子出去的云忘归估计不会活着回来了。
然后他对剑随风说:
“你也下来一下。”
乐寻远把剑随风推进卫生间,锁上门,把他怼到墙角,在壁咚之后看着一脸懵逼的剑随风说:
“为什么你一个学音乐的唱歌也这么难听!”
其愤怒简直可以穿透墙壁到达324寝室。
等到两个人出来之后正好应无骞把云忘归一脚踹进门,并且对御钧衡说了句“以后他再打歌文载龙渊的借你,随便打,不要专利,实在不行我让墨倾池在门外放负手乾坤定。”说完转身离去,潇洒至极。
“应总威武诶!”剑随风感叹道。

当天晚上,剑随风在家庭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今天我被壁咚了诶!!!!】
七个地冥对壁咚你的人发出了仇杀。

(3)这真是一个另人头秃的专业
每个大学总有那么几个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就考上大学的人。
不要看,说的就是圆筝你!
由于年龄小,圆筝很快就成了寝室的团宠,就连平常霸气十足的应总都喜欢揉两把,更是由于邪说的影响圆筝已经觉得攒小钱钱给妈妈买一支口红做礼物了!
圆筝见到玉离经的第一天,玉离经问了他一个问题:“筝儿你是学什么的?”
“新闻。”圆筝回答道。
“真是一个另人头秃的专业,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要面临头秃的风险。”
圆筝抱紧了自己的小被叽,听得一脸恐惧。
“玉离经,”应无骞突然说,“我们来好好讨论一下什么专业不头秃的问题,我觉得汉语言也头秃对吧?”应无骞说着自然地向玉离经砸过去一本字帖。
“谁说的,我们应总发际线一点都不高对吧。”
紧接着,第二本字帖砸了过去。
实际上,之前还发生过这种事情——
“邪说,你是学什么的?”
“我是艺术生,学美术。”
“听说你们特别忙,真是一个另人头秃的专业,怪不得你喜欢戴帽子。”

“御钧衡,你什么专业的?”
“社会工作,怎么了?”
“听说你们专业期末剩高考?真是一个另人头秃的专业,心疼你。”

“耿日儿,你什么专业的?”
“口腔医学。”
“真是令人头秃。”

玉离经,卒。



用了一个梗,正御的bgm文载龙渊后来御钧衡也用了。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