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9

墨倾池仍旧记得当年送别邃无端的夜里下了很大的雨。

当时邃家受到冤屈,他为了保下邃无端几乎用尽了所有办法,但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得罪一群又一群的人,邃渊的罪行是儒门定下来的,邃渊是朝堂上的臣子,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也只有他墨倾池一个人在做。

所幸当年君奉天拿出了相当充裕的理由,又在朝堂上据理力争,最后才把无端的连坐死罪变成了终生流放,而自己又在登基后想尽办法为邃家洗罪,才保住了无端的平安。

想当初让那群老儒认错时是怎样的风景,还真是嘲讽。

一个帝王的身边自然不仅仅一个人,但是他想珍惜无端,至少让他保持这份纯净。

或许封妃不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这却是他所值得的。


前朝还没有消息,向来墨倾池将这件事情压得极好,或者说起码要在后宫里等到应无骞的后印盖了章或者等到应无骞的权利被削得一干二净,玉离经这个暂代者点了头才可能有下一步动作。到时候木已成舟,前朝怎么反对都没用。

应无骞听着玉离经打探来的消息,沉思片刻缓缓道:“前朝此时没有动静,若你我说了什么反倒是惹人怀疑,以邃无端,他身上也不会有什么纰漏,你觉得若要出什么岔子当在哪里?”

玉离经看来应无骞一眼,反问:“你觉得我是会知道的人?”

“现在是八月,九月十八是墨倾池的生辰,虽然今年不大办,但是免不了小聚,如今国库已经不再需要清减,之后此事我会交由你来办。”

“那……我是否可以期待你的下一步?”

“无需期待,与其期待这种事情,不如将目光放的长远一些。”


墨倾池派去龙渊殿传达今夜圣临龙渊殿的宫人回来时道:皇后近日身体不适,小印已交由玉贵妃保管。

墨倾池心下有三分明白,应无骞此次与自己是不依不饶了。既然如此他若此时去邃无端宫里只怕与应无骞关系更加冰冷。至于朝堂中关于邃无端的事情他并不心急,释道两家人肯定不会在乎,按照玉离经于君奉天的性格此时必不会与自己作对,到时君奉天肯定能劝下另一批臣子站在自己这一边,此事便不用担心了。

最终他选择去看望叹希奇。


到封剑阁的时候叹希奇正一手拿着一柄没有锋刃的木剑,一手提着一壶酒,月下独舞,对影成三。

叹希奇见他来了,开口便道:“赞叹的话先别说,我已经许久没有舞剑了,今日绝对不值得你赞扬,前几日我去任十七那里坑了几坛好酒,你要不要来尝尝?”

“他的好酒从来难得,既然今日有缘,自然要一品。”

一问一答之间恍惚错觉面前之人仍是当年意轩邈。

“你今日来也不要问什么问题,爱过、保大、救雪儿,还有什么要让你出口的吗?”

“叹才人敢对朕这么说话了,不怕改日将你贬入冷宫吗?”墨倾池调笑一句。

“这些日子我静下心来才算发现了你的脾性,喜欢无端那种乖巧的时时宠着,也不乏偶尔和应无骞勾心斗角一下,反正这两者我都做不来,倒不如和你绊两句嘴。”

“这样看,你倒是豁达许多?”

“谁说的,要是有机会淑妃的位置还是要留给我。”

如果这一次能是永远,那么希望他永远都是永远。只可惜在墨倾池的心里,此时的叹希奇已经排在了邃无端之后。后宫之中,从来没有什么长情的故事。


朝廷上催不了邃无端的事情,反倒是有催起了太子 的事情,甚至有折子直接递来了应无骞这里,北方的八月,正处于七月流火之前最热的一个时期,应无骞身子底子薄,萎凉怕热,精神总是不太好,手下的事情便借此交给了玉离经。

“前朝儒门的这群老家伙真是的,正御打掉了第一个孩子本来就不容易在怀孕。”畅遗音看着那些被转交给玉离经的折子小生嘟囔着。

“你说什么?打掉了第一个?”

评论(1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