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8

这一章写一点旧事。

墨倾池和邃无端和应无骞。

假设正御和姐姐关系很好。

请忽视年龄BUG


江南的水土总是温温吞吞的,炽热的太阳晒下来时却一点都不含蓄。

墨倾池闲坐在茶楼里摇着扇子听着隔壁桌请来的歌女口中的吴侬软语,他本就是太子从小学的说的都是流利的官话,来到江南后却是除了些行商官吏很少有人说官话,尤其是那些儒门的老儒们,一个个都是一口所谓的儒音,听起来和咬字不清似的,偏还有一群洛下书生学得开心。

小茶楼里的琵琶女总归是入不了听惯了宫廷舞乐的人的耳,墨倾池见茶会快喝完了便放下银钱起身离开,走到拐角,却被熙熙攘攘的一群人堵住了路,那群人围在一起看着楼下的两个身影,他隐约听到,是说洛神与正御姊弟二人来了。

这两人墨倾池知道,名气不仅仅是在南方的,洛神擅长作文,雅娴淑静;正御乃儒门才高通达之人。墨倾池随他们目光看去,却只能隐约见到几片衣角。

在这里久留也是无意,墨倾池想,金陵城的儒门几日后有学会,不如前去一观。


金陵是儒门德风古道一脉,当日的学会是门内一名女儒者主持的,墨倾池进入后随安排坐在了众旁观者的末席中。这是理所应当, 他是一口北方官话,在这些南音儒子心中本就不是什么地位高的人,跟何况他有心隐瞒身份。

做他的身边的是一位翠衣华冠的昳丽公子,看起来是家境富裕之人,衣衫上缀有不少珍珠。

艳而不俗,媚而不妖。墨倾池想。江南水土果真养人。

夏季溽暑难消,那位公子似乎是有些气闷,不停抬手揉自己的额角。

“这是我家中制的小药丸,能消暑燥,公子不妨一试。”墨倾池从自己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道。

“多谢。”那位公子接过瓷瓶还未再有动作,突然一位儒生匆忙赶来对他道:“正御,是御钧衡招待不周,请正御随在下至上座。”

“与你无关,今日本就慌乱。明日吾将往姑苏龙渊,不知今日可否拜见蔺尊驾?”应无骞缓缓道。

“在下会去通禀。”

“多谢文辅,走吧。”

墨倾池看着那人背影诧异,这人居然就是所谓“正御”,倒是比想象中年轻,看上去应当比那位文辅大不了几岁。

学会结束时已是黄昏,墨倾池走出德风古道大门时突然被一位女性儒生拦住,言道“正御有请。”

墨倾池掀开马车帘时应无骞正倚着几个软枕假寐,听到有声响后方才懒懒地起身,请墨倾池坐下。

“公子暂居何处与,一同走一遭罢。”应无骞道。他的声音是及其有韵味的,一听便知识多年诵读诗文之人。他记得今日讲学时应无骞还在说着软软的姑苏方言,现在却是一口流利官话。

“本就是游子,无处为家,若是正御不弃,在先本就有心拜访龙渊,可否借正御的方便?”

“那便一同吧。”应无骞言罢挥了挥手让车夫开始驱车。

“不知正御今日为何独独找我?”

“拿人东西自然是要还的 ,更何况是皇家之物。今日本当是吾坐侧席,但是君既有心隐瞒身份,改了反倒刻意。”应无骞说着将瓷瓶拿出。

“正御是怎么看出来?”墨倾池问。

“你并非儒门众人,不必称吾正御。”应无骞顿了顿,道:“罢了,随意乐意。这种带有江山海河纹的东西最好不要拿出。”

“多谢正御提醒。”

“不知君对今日讲学有何看法?”应无骞问。

“虽然字字句句都有理可循,然而却不乏对北学的贬抑,对儒学之外的学说也是刻意避讳。”

“能统揽天下之人必然心中承载万物,若是抱有此种思想,只怕此次文载龙渊之行要让君失望了,应无骞的眼里向来容不得沙子。若要让君在三教之中选一为重,不知君会如何选择。”

“为了治国,自然是儒。”


姑苏的人软腻,比之金陵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到龙渊的时候正值雨天,应无骞撑着伞慢慢走在小廊上,廊外是一池皱乱的水。

“不知正御为了廊内撑伞?”墨倾池问。

“难道廊内没有雨吗?”应无骞垂眸淡淡一笑,“今日阿姊要来,君与她必然有话可聊。”

“我记得在金陵城时正御曾与洛神同游。”

“阿姊早我几日回姑苏。”两人共行一段,便是出了走廊,斜风飘雨,吹打在墨倾池的身上,应无骞却因已经撑伞而身上干洁。

原来是重视仪表。当真是个老儒风格。


文载龙渊的正御是在第二年的三月离开的,去往了北方,成为了太子妃。他的手下只有执命随同他前往。

第二年,朝中生变,邃渊自杀,邃无端因罪臣之子的身份暂时被监押入狱。

应无骞今日身体越来越乏累,起的时候已经是半上午,醒来时畅遗音焦急地站在他的身边。

“怎么了?”应无骞问。

“正御,太子在朝中为邃无端求情,已经忤逆了陛下,多为臣子前来拜访正御希望正御能够劝说太子。”

应无骞眼神一冷,厉声问道:“只为邃无端求情?吾记得此事不仅仅与邃家有关?”

畅遗音犹豫片刻,在应无骞的眼神逼问下低低应道:“是……”

“替我更衣,我……”应无骞翻身下床,却是突然一阵干呕涌上,扶住床栏缩成一团。

“正御你没事吧!”畅遗音赶快上去扶住他。

“无妨,快点!”

那一天应无骞劝解了诸位臣子,找来了关于邃家这件事的所有卷宗,之后借君奉天之手上奏,将邃家的事情压到最低。邃无端流放西北。

“这件事情……”应无骞紧紧地握着畅遗音的衣袖,“我为了他替儒门的叛徒求情……我该怎么办……”他在恐惧、在抗拒。腹中的疼痛让他的额头冒出了密密的细汗。

“正御,您……”畅遗音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呢?”应无骞问。

“听说今日是邃无端离京,太子……”

“我知道了!”应无骞突然厉声打断他,沉默了许久后道:“替我寻一碗堕胎药。”

“正御!御医说这个孩子一切安好,这几日正御也是因为动气太过才会这般痛苦,等到好好修养,这个孩子……这可是正御的第一个孩子,如果没有了,正御以后……”

“应无骞 的眼中容不得沙子。”





正御和墨总之间的故事省略了很多,大概就是老墨去江南玩,然后认识了正御吗,正御和老墨从金陵到姑苏基本上一天半,然后正御就对老墨有好感了,后来又在姑苏留了几个月,正御就和老墨准备在一起了,后来老墨回到朝廷请婚,娶正御。第二年正御怀孕了,大概同一时间左右邃家出事,老墨一直在管邃家的事,而且正御一开始没想说所以老墨不知道正御有孩子。

至于无端是不是冤枉的,这个我没有设定,基本上走原剧设定。但是因为远原剧里邃渊是儒门叛徒,如果站在正御已经不怎么问外界事物的立场上,的确会觉得自己背叛了儒门。

至于正御时南方人的设定因为喜欢南方吴侬软语软软的样子,而且正御颜值高【不是这个原因】。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