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7

今天看剧,正御嗑药那集明明重点在台词上,那可以正御抒发自己对儒门深切热爱的一场戏,那么可爱的正御,截图还给我抛媚眼了(并不),结果弹幕——注意床上的粉紫色睡衣。

穿粉紫色的散发正御一定超美。

新剧!!!!正御啊啊啊啊!!!!!!他放下心结了!!!!开心炸了!!!

任平生言尽于此,但他也没有想要剑非道的答复,转而又笑盈盈地问:“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好酒可以一起共酌一小杯?”

“与你饮酒,只怕就不是一小杯能够满足了。”剑非道无奈地咬了两下头,继续说,“不过好酒倒是有几……”

突然,门外传来宫人高声传信,竟是墨倾池来了。

“我先回避一下,你不要说我在。”任平生听到门外的动作,赶快吞了剑非道为自己倒的一杯茶,将茶杯复位,转眼溜跑到里屋之中。

“参见陛下。”剑非道见到墨倾池后淡定地行礼,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免礼,朕今日来时有一件事要劳烦与你。”

“陛下请讲。”

“朕要你帮忙遏制皇后。”

墨倾池的说的每一个字剑非道都懂,只是加上任平生刚才的一番话,便有些云里雾里。更何况宫中的勾心斗角与他剑非道从来无关,墨倾池为何会选择由自己来遏制皇后?眼前这件事肯定是拒绝不了的,那么自己又该如何遏制皇后?

剑非道心中思绪万千,全然透过眼神落入墨倾池眼中,墨倾池知他会为难,心中松下半口气,剩下半口,便是久久难以落下。

“朕有心扶持无端为妃,只是无骞一直阻碍,因为一些旧事他们二人之间的确有误会,但是朕希望他们能化干戈为玉帛。现在的几个人中离经明显偏向无骞,而沧溟也与无端交好,朕便希望能由你做说客,帮我调解两边。”

病急乱投医。里屋窃听的任平生想,剑非道心性最是纯良,连远沧溟和邃无端都要逊色,如今要让他成为中间的说客,墨倾池当真为的是两边的和平而不是借人之手除掉剑非道?剑非道这又是做的哪辈子的孽要跟这么几个妖精斡旋。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这……非道从来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可否容许非道思索几日再做决定?”剑非道犹豫道。

“自然,朕还有其他事情,先走了。”

“是,恭送陛下。”

墨倾池走了一会儿之后任平生才从里屋出来,看着剑非道玩味地笑着说:“你不会还觉得自己能脱开关系?”

我本无心入红尘,奈何红尘总沾身。不能注定的快活也许从把自己囚禁在这深宫老院中的第一天就该明白。

如果拉拢是第一步,那么第二步大约就是贬抑了。

第二天东西送到应无骞的龙渊殿的时候玉离经也在,两个人正吃着玉离经那边小厨房做的糕点,或许能算玉离经吃,应无骞看着他吃,然后畅遗音看着应无骞看着他吃。

礼物先行,玉离经瞥了一眼东西,随口问道:“你怀了?”

“你什么意思?”应无骞瞪了他一眼。

“这些东西基本上和我之前吃的补品差不多,不过品质更好了,这不是皇后怀了太子才该有的待遇吗?”玉离经问。

应无骞大约明白墨倾池想做什么了。

他的确是是想提拔邃无端了,并且还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走上另一条路,放弃手里已经握有的权利。

“你过段时间帮我做一件事——探听朝堂上对于立邃无端为妃的看法,这件事不急。”应无骞低声对玉离经说,“我猜他等会一定会来,你要在这里还是离开都随你。”

“何妨在这里看看你有什么能耐。”玉离经笑道。

“如此也行……畅遗音替我将后印拿来。”应无骞的话让在场众人都为之一惊,畅遗音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神色焦灼,玉离经也是一脸震惊。

“你要干什么……”话音还未落,墨倾池已是踏入殿中。

“你比我想象来的要早,果然是过分心急了。”应无骞和玉离经起身行礼道。

墨倾池看着应无骞带着几分嘲讽的神色,挥手斥退宫人,拉着应无骞坐到一旁说:“离经的事情让朝廷上又催的严了些,关于的太子的事情朕自然是一个人做不到的,所以无骞……”

“陛下如何一个人做不到?”言罢应无骞跪下拿出随身小印,道,“废后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墨倾池万万没有想到应无骞会这样做。

“这件事与你有关,与我有关,与邃无端有关,如过你不知道是为什么,那就请废后吧。我自然不会让儒门的势力撤手,当然现在的我也没有这个实力,之后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说。”

“如果我不呢?”

“那便是你的选择,如何也与我无关了。”应无骞道。他的神色泰然,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今日这一幕。

“我怕若废后,你去哪里,回江南?回文载龙渊?”

“若是你想让我如冷宫又有何妨?”

夫妻之名相处多年,虽然两人之间多有不悦,但是这是第一次正面冲突,平日敛去锋芒的两人若是正面冲突起来,自然是谁都不会让过对方。墨倾池看 了旁边的玉离经和畅遗音一眼,起身道:

“我不会废后,你若不愿便罢了,东西我会拿走的。”

应无骞跪在原地,动了动唇,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等到墨倾池走远,应无骞也去歇下,玉离经小声问畅遗音: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御不愿说的事情,畅遗音也不会说。还请贵妃记住,有的时候不是您真心付出了,就一定值得。”

玉离经低低地笑了一声,真心的付出了?他的真心早就不知道被自己碾压了多少遍,还能讲什么值不值得吗?

评论(1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