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6

想看别人开车


“被冤枉了半年的滋味怎么样?”任平生在剑非道寝居里四处闲逛问道。

“问心无愧,何来冤枉。”剑非道放下了手中的笛子道。

“你问心无愧,可是应无骞可不一定想让你问心无愧。不过说这些没用,叹希奇下去了,淑妃的位置迟早留给邃无端,你猜应无骞会做什么?”

“做什么?”剑非道疑惑地问,语气的重点放在了第一个字上。

“你不会不知道应无骞最是和邃无端不对盘吧?”

“我只是大约知道这两人之间关系不好,再多的我也无心了解,你今日来除了嘲讽还有什么其他用意吗?”

“来给你八卦一下应无骞与邃无端之间的恩怨?”

“什么意思?”剑非道反问。

“应无骞在陛下还是太子的时候就是太子妃,本来没有什么,都来邃无端家中出了变故,太子为了保下邃无端与应无骞反目,我记得这个时候应无骞还有了身孕,然后自己不动声色地把孩子打了……”

“这……”剑非道有几分震惊,迟疑片刻后犹豫地问,“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之后墨倾池肯定会想办法立邃无端,我只是提前给你一个选择,是该站在应无骞的一边,还是站在邃无端的一边。”

“难道没有第三条路。”

任平生平了他的话,眨了眨眼,笑道:“你还以为你是当年的剑非刀?”


地方还是封剑阁,人物也还是叹希奇,应无骞走进门的时候心里从来没有感觉到任何因为自己的图谋而使这个人落败的感觉。

“你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悦?”应无骞看着正在找书的叹希奇问。

“你费尽心思送上去的人和你费尽心思贬下来的人位分一样,看你失策的样子才是我真正的欢心。”

“我还没想到自己在你的眼中地位能如此之高。”应无骞道,“但你要感谢我,如果不是因为我,今日的你或许会罪加不知多少等。”

“我自然知道你有办法对付我,不过你大约猜不到我也有办法应对你。比如今日你会来,我也猜到了。”

“愿闻其详。”

“三个字——邃无端,你觉得淑妃这个位置为留给邃无端,所以想让我和你同气连枝,起码能遏制住邃无端。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你当初那么急着把我拉下来。”叹希奇笑着走到桌边为两人各倒一杯茶。

应无骞接过茶,低声狠厉道:“你触碰了我的底线。”

“哈,所以说你们儒生就是一群‘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角色, 当日游湖是他字画舫里睡着了,我总不可能叫醒,画舫游到藕花深处,别人没有发现也怪不得我,但是你这种老儒却因为触不得龙须,只好那我开刀,我真是无话可说了。”叹希奇扶额叹息道。

“这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当日的种种提起来也只能换得心火郁结,你我不如各退一步。”

“谁和你要各退一步了。”叹希奇挥挥手,“反正我现在也看开了,有了我就开心些,没有我也乐得自然,哪像你成天算计,到最后自己什么也得不到。”

“我只要日后,有人能提起儒门时,不忘记正御一名便足矣。”

“你的追求可真小。”

“但你可知这对于如今的我而言,难于登天?”


又是没有墨总登场的一章。

大约说一下正御对无端的看法是:

正御嘎意墨总,他以为墨总心里真正喜欢的是无端,所以不喜欢无端。

实际上墨总是个中央空调。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