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5

为什么我还是不能完整地串下来长恨歌啊……


雨终于停了,晨曦金光照得有几分暖意。应无骞扶着头从床榻上起身时身旁还躺着畅遗音,后者还在睡,应无骞起身穿衣,正在束发时突然传来消息,说是墨倾池来了。

“你来我这里是为了畅遗音的事情?”应无骞坐在他对面懒懒地说,“这件事我没意见。”

“与畅遗音无关。叹希奇的事情幕后指使是你吧?”昨日叹希奇与他的对话中每个“他们”都说的无比坚定,根本不似是随口而来,更让墨倾池心声疑窦,之间事情应无骞必定有插手。

“我?你是这么害怕我拆了你的后宫的人吗?”应无骞听了他谈话的内容才直起身子,正经地看着他问。

“朕在意什么你应该知道。”

“大约吧。叹希奇的事情我的确一开始就知道真像,但是玉离经那里的确是他自己知道的消息。至于途径,便不在我的了解范围内了,你还想问什么?”

“关于玉离经的孩子呢?”

“命里有时终须有,说不定上苍想让你孤独一生呢?”应无骞突然冷笑道。

“你今日情绪很差,是因为畅遗音?”墨倾池问。

“与他无关,从今往后都与他无关。”

“朕曾经,也很想与你有一个孩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有的事情会不会发生您不是早就该知道了吗?此事何必又一次次提起?”


应无骞给了一个并不讨喜的回答,墨倾池此时不便再度去往玉离经处打扰他的静养,思索片刻,去看望了叹希奇。

他对叹希奇,终究还是有几分舍不得的。

“你现在怎样?”他看着昏暗屋内自饮自斟的叹希奇问。

“还好还好,还没有死。不知道回去之后陛下准备怎么处置我?”

“位分肯定会降,至于降多少还要看玉离经追究这件事情多少。”

“哦?不入冷宫吗?”叹希奇笑问,“我可不指望他们对我多好。”

“后妃入冷宫往往也代表着皇帝的无能,朕有自信能处理好家务事,也舍不得你就这样离开。”

“那我便拭目以待了。”


这次的避暑山庄之行因为这件事情而不得不早早回宫了。

墨倾池最后一晚去了邃无端那里,比起其他人的勾心斗角,反倒是这里能放他感觉到自然舒心。

“陛下这几天很累吗?”夜里邃无端躺在他的怀里问。

“前朝有些急事,后宫里还有贵妃的事情。”墨倾池轻轻在邃无端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时候不早了,快睡吧。”

“嗯。”


方回到皇宫,拿到了应无骞的后印,便有一道旨意被下达——贬叹希奇为才人。

玉离经口供说的很清楚,当时自己急于求证那件事情,见到叹希奇并不上心,所以情绪失控,拉着叹希奇向门外走,叹希奇挣扎的时候推开了他,天雨路滑,导致了最后悲剧的发生。

说到底应无骞这次针对叹希奇不过是为了那么些儒生的小心思,没必要把事情做绝,更何况叹希奇一向最重视自己的位分,这个打击够大了。

“叹希奇这件事情的结果你还满意?”墨倾池问玉离经。

“其实我私以为陛下还是罚得重了些。”

“你一向善良敦厚,这次的决定不是皇后做的,是朕做的。”

玉离经顿时明白墨倾池之意,转而道:“若是只念在我的事情上,我认为惩罚的的确重了,若是加上沧溟的事情一起,却又合理合当。”

“你明白就好,还有一事,当时西南发生大地动,德风古道出资援助,这件事情与你有关?”

“虽然离经与亚父都是出自德风古道但是多年未归,也是没有能力号令其中的。儒门一向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许是哪位尊驾做的好事,深究无意。”

“朕知道了,这件事情结束了我会嘉奖德风古道的,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离经无所求。”


下一张叹应小妖精勾心斗角,剑任见面?

我觉得墨总真的快被绿干净了2333,都怪你们给我提了这个建议233333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