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3

心里累

热、累、晕。


畅遗音颤着脚步走出来时叹希奇已经在门外跪了很久了,今天天还是阴的,压逼得人心口抑郁。

“难得见你卑躬屈膝的样子,所幸头颅还是挺直的。”畅遗音嘲讽一句。

“你这么做大约也是应无骞的安排吧,不知道这样出卖身体能给你换来什么好处?”叹希奇哼小一声。

“我换来什么与你无关,只是正御曾让我奉劝你一句话,虽然我着实不想告诉你,但我不会违背正御的话——正御叫我告诉你,你这样做不值得。”

“值不值得不是你们这种人能明白的。”

“我并不在意你的态度,淑妃告辞。”畅遗音礼节性地向他拜了一下,慢慢走向应无骞的寝居。

过了许久,叹希奇才被允许进去。


“关于沧溟的事情你想说什么吗?”墨倾池问。

“我想先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叹希奇道。

“朕若是说他们什么都说了呢?”

“那看来他们是真的想让我死了。正月十五那夜冲撞远沧溟的那个宫人的确是我派去联系剑非道那边的事情的,但是远沧溟的事情却是与我无关,我不可能丧心病狂到害自己的侄子。”

“还有呢?玉离经的事情又是怎样的?”墨倾池继续问。

“我的确与他发生了口角,但是最终发生了事情却是因为玉离经要拉着我去找远沧溟理论。”叹希奇缓缓道,“你又该如何断定这件事呢?”

“朕自然会听他们的说辞,也自会有自己的判断,只是玉离经的孩子之死的确与你有关,希望你还是能对这件事情有所补偿。”墨倾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叹希奇的心中一凉,突然明白了畅遗音之前说的话的意思。

“我先告退了,贵妃的事情我会做补偿的。”


“你回来了。”应无骞坐在汤泉中背对着畅遗音,面色冷漠。

“是。”畅遗音在他背后颔首站立,衣服上的毛领被空气中的水汽微微濡湿。

“这么久……”应无骞冷笑一声,“脱。”

“正御?”畅畅遗音诧异地看着应无骞的背影,一时不知所措。

“他给你了什么?”应无骞转而问。

“是……才人……”

“我知道了。”他深深地喘息一口,闭着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有几分无奈,又有几分心痛。

“脱吧。”应无骞转过身看着他,畅遗音在这种阴厉的目光的审视之下,颤抖着抬起手脱下了自己最外层的衣服。

“继续。”应无骞道。

畅遗音继续脱下了一层衣服,怯怯地看向应无骞,在他的示意在继续脱下自己的衣服,直到只剩最后一层。

应无骞看着他身上的痕迹,起身走出汤池披上了自己的衣服,道:

“自己洗干净吧。”




下一张畅应畅开车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