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 后宫雷文】红叶不扫.12

各位,我回来了。

悲伤比我想象得要短,可能哪天再提到这件事,我还会伤心,但是不会像今天这么痛苦了。殡仪馆一行,真的感觉到了人间的生离死别是多么痛苦。

我很敬佩发小的母亲,她在得到儿子死讯的时候哭得恨不得自己也一起死去,今天却能在丧宴上安慰我们、鼓励我们。在我们这边我们这一代都是独生子女,他还是他们家这一代唯一的的男孩,几乎整个家都垮了。

希望各位以后珍重身体。


玉离经故意吊了个话尾,叹希奇思忖片刻,突然高笑一声,反讥一句:

“是因为应无骞让你来的,对吧?他人呢?承欢侍宴无闲暇吗?”

“其一,陛下昨夜睡的书房,其二,皇后病了。”

“他还真是千金‘凤’体?年初病,年中又病,怎么没见别人有这么多事。不过贵妃你今日来到底有何要务?”

“昨日的事情皇后已经知道了,你觉得他还会放过你吗?只可惜我不想看他的威风,亦不想看到有人被逼死,至少这后宫还有我几分权利,现在提醒你,只不过是为了让你有点自知之明罢了。”

外面的雨快停了。

“呵,”叹希奇轻笑一声,又举起了酒杯,闲适地问:“你以为我会在意?陛下既然知道这件事却还没有做什么,估计以后也什么都不会做了,贵妃又何必杞人忧天?”

玉离经大约猜到了,猜到了叹希奇根本不会在意这件事,但是他今天却有自己必须做的事情。现下,便只能……

玉离经上前两步,攥住他的手腕把他往外拽,道:“那你便和我去沧溟那里解释清楚,让这件事情有一个了结。”

“玉离经,你不要太过分!”叹希奇挣扎着想要挣脱玉离经的束缚,后者却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终于在接近门槛的一刻,叹希奇推开了玉离经,却也是那一刻——

玉离经被门槛绊倒,径直扑了出去,滚下了楼梯,叹希奇再定睛,见到的是有他痛苦地挣扎的样子。


这个孩子是保不住了。

墨倾池坐在前庭里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寝居中玉离经的呻吟。他的身边站着畅遗音,身前跪着叹希奇。

“离经的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这件事情我之后会听你解释,但是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听。”

“解释有什么用?他们敢来诬陷我,自然已经想好了万全之计,到最后我是解释不清楚 的。”叹希奇再一次笑了,笑得无奈,笑得嘲讽,笑得绝望。当他看到畅遗音的那一刻就什么都明白了,应无骞病了?怎么可能病了呢?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沉睡的人,自然也无法根治一个装病的人。


玉离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入夜十分。

他突然聚德格外地轻松,仿佛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磨难都随着“孩子”这个枷锁一起离去。但是每每想到这个孩子,他的心里却总会冒出一种无解的痛苦,痛苦得让他想将自己封在一个茧中,从此再也不理会任何事情。

“你感觉如何?”墨倾池俯身轻轻地问。

“他不在了,”玉离经伸出手抚上了自己的腹部,“不怪叹希奇,但是……有一件事……”

“什么事?”墨倾池握住他的手问。

“正月十五,沧溟的事情与叹希奇有关……”玉离经被握住的手紧抽了一下,继续说,“我不想有人被冤枉。”

玉离经睡下后墨倾池才离开,门外叹希奇还跪着,畅遗音站在他的身边。空气中还弥漫着湿漉漉的气息,夹杂着几分草的味道。

“你先回去吧,我希望你明天能给我一个好的答复。畅遗音,你随我来。”


应无骞第二日去看望了玉离经。

“真没想到你还是会对自己这么狠。”应无骞有些哀悯地看着他道,“居然自己喝堕胎药。”

“让我引出叹希奇的事情,同时派畅遗音去分散注意力,你……真是好计谋。”

“过誉了。我只想告诉你,只有我不想做的事情,没有我做不了的事情,不要让叹希奇的今天成为你的明天,无论做什么,争宠也好、怀孕也好,都不要触碰我的底线。”

“你的底线是什么?皇后之位?”

“你应该明白。”


大概说一个正御的计划:
因为前面提到墨总想把畅遗音收了很久了,所以正御吊胃口,一直让畅遗音和墨总保持往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然后今天把畅遗音彻底送出去了,墨总自然在他的身上会倾注一定精力。

然后是玉离经来间接引出叹希奇的事情,至于这件事情最后是很么混淆是非的就继续往后看吧。有了畅遗音这个新人在,就只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了,所以前面评论区说过,这个文里墨总是停无情的,也没有特别宠叹希奇,上一章玉离经和叹希奇的对话应该能看出来吧,是在骗他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