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5

前言:雷文就要有雷文的风骨对吧,finghting!

简而言之放飞自我了,看到了微博上师尹夫君大偶白菜价,可是我没有钱。心如死灰。


5.

叹希奇向来不是什么收敛的人,想说的话墨倾池也是知道的。这种话当然是玩笑,只是墨倾池却不希望这个玩笑有一点点成真的可能。无论是出于什么立场。

从初一开始便是年假了。

或许是因为昨夜折腾得太狠,或许是因为残酒未销,应无骞起的相当之晚。他醒时墨倾池已经醒了,手上把玩着一支钗,看样式并非应无骞之物,大抵是玉离经的了。

“咳……”应无骞轻轻咳喘了一声, 半个身子从被子中探出,但是正如有人所言,冬日的被窝是最难拜托之物,更何况应无骞的身子是赤着的,便又缩了回去。

“你醒了?”墨倾池放下手中的钗子看向他,手顺势摸了摸他垂落的头发。

“有件事我想了许久,”应无骞沉默了些许时间突然道,“今年有个好开头,前朝如何封赏与我无关,只是战争结束,吃穿都可以宽裕些了,何不借此机会大封六宫,顺便提升用度。”

“你想怎么封?”墨倾池问。

“玉离经封为贵妃,远沧溟提为贤妃,剑非道提为德妃,叹希奇仍旧是淑妃,邃无端提为昭仪,任品生提为婕妤。”应无骞缓缓道。

“看来你都想好了。任平生的地位暂时不要动了,其他的也没有特别出格 的地方。”墨倾池道,“既然没有加封淑妃,今年进贡了一对玉如意就先赏给他罢。”

“至于用度方面,这件事情还需要看国库。”应无骞因墨倾池从床上起身,便也不得不把自己从被窝里挖出来,随手捡了几件衣服披挂在身上,便去替墨倾池更衣了。

“对了,忘记问你想要什么了?”墨倾池看着应无骞突然道,“未想到你已经生了白发。”

“陛下说笑,臣……妾想要的您一直都知道不是吗?”

“我是说除了这个天下的盛世,你还想要什么自己的东西?”

应无骞从善如流,直接道:“国库里有一把琴,是前朝名家作品,不是什么值钱东西,陛下若不嫌弃,便赐下此物吧。”

“我记得你从不学琴?”

“稀罕了而已。人是会变的。”

“既然如此,我回去找找,改日给你送来。”

“多谢陛下。”应无骞看着墨倾池的身影一寸一寸远去,心中毫无波澜。


冬天是个好季节。

初一按照惯例皇帝是要在皇后宫中的,叹希奇闲来无事,竟然碰到了剑非道。

“修仪早,今日也来这里赏雪?”叹希奇懒懒地笑着向他打了一个招呼。

“叹淑妃早。”剑非道说,“昨日下雪没有赶上,今日便来观赏这雪后白梅了。”

“你我交情不多,不过我向来不喜欢别人叫我淑妃,显得我是什么好欺负的人,你直接称呼我叹希奇便可。修仪是更喜欢雪还是更喜欢梅?”叹希奇笑问。

“您也可直接称呼我道剑,若是论及梅与雪,的确是各有所长,不过在下更喜欢雪。”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梅与雪的确各有所长,却也各有所短,就仿佛这后宫之中的势力,蝇营狗苟却从未有谁倒下,又好似前朝堂格局,儒法独大,但是道法与佛法,乃至易教都有一席之地,你说不是?”

“叹……淑妃,还是不要妄议朝政为好。”

“是了是了。不过当初陛下之所以让我们入宫也是因为我们各家代表不同的势力,如今中宫那位不可动摇的原因也多在于此。闲话不说了,我还有事,先行告辞了。”

“恭送淑妃。”

叹希奇这段话不明就里,剑非道听得云里雾里,却还是有些在意。他想表达什么,前朝变天了应无骞就不在后位上了,还是他能取代应无骞坐上后位,前朝也会让易教独大?

思绪犹如乱麻,从来都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多思无益,剑非道所幸将今日的事情埋在心里,谁也不说。




后记:请问各位雷生子吗,没有想好要不要写。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