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雷文】红叶不扫3

前言:前文设定戳头像OR下面“红叶不扫”的TAG。

雷文是肯定的,一定会雷的。

关于正御,我大约在前几章评论里说了自己的感觉,毕竟正御只是一个儒生啊喂,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儒生而已。

3.

腊月二十一,玉离经和邃无端拿着整理完毕的账本去看望应无骞的时候,后者已经可以见人了。只是他的神色还有几分消瘦,身后照例跟着畅遗音。

多年相处,玉离经大约是学会看畅遗音了解应无骞今日的心情了,看上去应无骞今日的心情并不爽快,大约是应为出现在这里的另一人是邃无端的缘由。

应为入宫之前家族之中的剑道等问题,应无骞对邃无端的态度只能说是一般,他今日气的大约是被墨倾池摆了一道,给了邃无端一个出人头地的就会。

“账记得不错。”应无骞抬眼轻轻瞥了两人一眼,“都是按照各宫每日送来的账单记得?”

“禀皇后,离经不敢疏忽,每一笔都是与各宫核对过的。”玉离经欠身道。

“你从未想过有的宫苑里会瞒账吗?”应无骞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让玉离经为之一震。

“这……大抵是不会的,而且若有瞒账,必然是有钱花出的,这其中的钱当是有出处的。”玉离经回答得不知所云

“却是有出处,封剑阁那位喜欢赏赐宫人,却是因为陛下喜欢赏赐他,更何况按照品级,他每日的膳食有五两,这上面每日报的只有二三两,他叹希奇是猫吗,每天吃这么少。”应无骞冷笑一声,却又是突然呛到一般咳了几声,畅遗音紧张地为他顺气。

“这……”玉离经想来的确,他与叹希奇品级相同,可是自己贪嘴些,时不时喜欢做些小点心,这样五两是断然不够用的,叹希奇却每日账面上少的令人诧异。他原本没有注意这些,现在想想也的确是……

“邃婕妤,这笔账就麻烦你了?”应无骞看向一旁一直低着头的邃无端,嘲讽地笑了一下。

“遵命。”邃无端向来是怕应无骞的,自然不会像远沧溟一样在他的面前还反驳什么。

“玉贤妃这些日子辛苦了,我没有什么东西,等会让小厨房为你做一份酒酿圆子送去如何?”

“皇后送的,自然是极好的,离经亦不会推拒。皇后如无其他事,离经与邃婕妤便先退下了。”

“嗯。”应无骞随手挥退了二人,另一只手的玉指轻轻在账本上敲击着,思索片刻后对畅遗音说,“去追一下封剑阁的账。”

“正御不是已经将这件事情交给了邃无端?”畅遗音诧异地问。

“邃无端能翻出来什么,最后大不了还是一堆假账。每日五两,每月一百五十两,再加上一百两的月钱,别人用的了,我不信他叹希奇就非要多一些。”

畅遗音听着应无骞口中的账,微微算了一下应无骞的花销,却发现应无骞的开销基本与之平齐,有或说,应无骞的花销少到了一个地步。

他记得正御的这对钗,从进宫那年就在了……

邃无端离了龙渊殿之后欲拜别玉离经独自一人去往封剑阁讨要账单,却被玉离经揽住了。

“无端且放心好了,皇后不会独自放任你这个新手去讨债,我们就且去封剑阁坐坐,那几张废纸来,顶多让他奚落一顿罢了,正是自然是有畅遗音来做的。”

“可是……”邃无端有些犹豫。

“你且想想,叹希奇既然敢在这里欺瞒,我们找上门又有何用?”

“贤妃说的有几分道理,可是皇后交代的事情我们不好不做……”

“自然要做,所以我们去封剑阁那里问问,至于有什么样的结果就是另话了,别的不说,先回去吃酒酿圆子吧。”

“这……好吧。”

畅遗音踏入封剑阁后还未等几人道一声“见过执命”便高声道,“把这个月的食谱原稿送来,所有宫人到偏房排好队,这个月你们主子赐了什么都老实说出来,有隐瞒的后果什么样你们应该知道,叫叹希奇出来见我。”

几位有资历的见了都是不怕了,基本上每个月畅遗音都来来这里查一次账,只有几位新来的宫人有些害怕的窃窃私语。

夜里,应无骞倚在床头昏昏欲睡之时畅遗音终于回来了。

“怎么样?”应无骞揉了揉头太阳穴有些烦躁地问。

“查出来了,五十三两,倒是收敛了许多。”

“五十三两算是收敛了?他知不知道五十三两在民间可以供一个五口之家一个月的生计还有富余。”应无骞又揉了揉太阳穴,轻咳了两声,道,“明天让叹希奇来我宫外跪两个时辰,你叫人把灯给我熄了,我要睡了。”

“是。”

至于叹希奇有没有跪这两个时辰便是后话了。

二十三日,君奉天班师回朝,墨倾池收到边关捷报。

玉离经替墨倾池更衣,却突然听到一句话。

“待到年后朕准你回去省亲半月。”

“多谢陛下。”玉离经替墨倾池将寝衣的腰带系好,跪在他身前端端正正地扣了个头。

“你我之间不必多礼。”墨倾池将他扶起来,顺手搂到腰上,道,“就寝吧。”

“是。”

今夜倒是安然无事,只有两个人的同床异梦。

二十四日。

今日下雪了。

离三十没有几天了,应无骞裹着厚厚的狐裘缓缓地走在回廊上审视新年的布置,因为今年和幽都的战时大捷,而且幽都呈了战书要求停战十年,自愿让出十座城池,墨倾池心中的喜悦不用言语,自然是要求布置得大气些。

“我听说玉贤妃被批准了年后回家省亲。”畅遗音突然道。

“正常,他亚父这次的功绩不小。更何况陛下一直尊崇儒学,他回去省亲,也算是尽孝。”

“正御不打算回去看看吗?哪怕不是回家。会文载龙渊看一眼也是好的。”

“回去了有什么用吗?一个废掉的地方,一个不存在的人,现在也只有你这句正御能让我回忆起曾经我是谁,又是为何会在这里。”他轻轻地蹙了一下眉,对着一旁的宫人道,“这里的红绸挂得高一些,旁边的灯笼换成大的。”

走走停停,竟然到了御书房。

“回去吧。”应无骞对畅遗音说,“后宫不得干政。”

“可是正御……”

“我本就是出来散心的,今日下了雪,明日的梅花开的当是不错的,你明日叫人帮我折两只白梅插在瓶子里。”


后记:叹总、道剑没出场是因为没有想到怎么写。任十七同理。

关于前朝的事情直接略过,除非有必要,毕竟后、宫、不、得、干、政!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