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后宫文】红叶不扫2

前言;我大约是真的把墨总写的有点渣了,请各位墨总控原谅我,抱歉了。

因为在我的角度墨应的相处,墨总真的要渣,大约是正御还有些许情分,墨总却真的无情一些。

2.

后宫是不得干政的,这一点谁都清楚。偏偏是墨倾池最开始给了他希望,这份绝望自然有他给出比较好。

“今年冬天你好好养病,内宫里的事情我会交给离经和沧溟,将近年关,给宫各院里都要给宫人包红包的,这笔账不能没人管,离经曾经帮你打理过后宫事务,交给他你应当也会放心。”

“咳咳……你是要削我权?”应无骞冷笑一声。

“你是在问朕?”墨倾池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对畅遗音道,“照顾好你家皇后。”便离去了。

玉离经接了旨意,带着远沧溟与宫人亲自去龙渊殿取后宫里的账本,他本就是因为应无骞向来对他们严苛,又有嫉妒之心,若是此趟不亲自前来,恐怕会被应无骞指责,只是他未想到今日应无骞病得如此严重,交账本时他隔着一层山水屏风却也还是听到里眠盘点账本的应无骞虚弱的咳喘声。

“皇后可还安好?”玉离经关切的问。

“还死不了,可惜不能让你们顺势上位了。”屏风后传来应无骞虚弱的声音,隐隐约约还有畅遗音的一生冷哼。

“皇后你怎么病了还不……逞强,早点休息。”远沧溟话到一半,挠了挠头,转变了话锋。

玉离经见他语气弱势了下去,才算放心。

宫里的账务繁杂,期间也不少各种利益勾连,蝇营狗苟,宫里的人怕是除了邃无端和远沧溟两个不通世故的傻孩子和剑非道这个鲠骨君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算计,玉离经也是如此。

他的指尖在算盘上轻轻拨动着,心中不由得对应无骞升起一股敬佩,这些账目冗杂得让人眼花,他却是一笔一笔地核对,有时还能从中挑毛拣刺针对谁一笔,当真是让人羡煞的心思。

相比起玉离经,远沧溟则是懈怠许多。他本就是贪玩的孩子,要静下心做这些本就是不可能的,基本上拿回来账本看了两眼就约了邃无端出去玩雪了,到了半下午听说墨倾池今晚来自己这里才急匆匆地回去换了身衣服,算是在墨倾池来之前带着邃无端乖乖地等着了。

吃饭时远沧溟几次想开口,和邃无端的眼神战打得明显,一个迫不及待地想说出自己心里 的想法,另一个纠结着该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食不言,寝不语。墨倾池等到饭后叫住了这两个背着自己不知道谋划了什么 的小孩子。

“你们有什么瞒着朕的?”墨倾池问。

“我是实在不想处理那堆让我头疼的账单,大、陛下,把这些事情交给无端好不好?”远沧溟拉着他的衣角有点撒娇地说。

“无端你觉得呢?”

“无端是罪臣之后,能有今日的身份就已经很感恩戴德了,不该再多涉事。”邃无端微微颔首道。

墨倾池大约是猜到了。往日朝廷里最难处理,也最枯燥的就是那些账本,玉离经是稳重之人自然是可以放心,但是远沧溟一向是孩子心性,自然做不下来看账本,他在宫里能亲近的就只有邃无端和叹希奇两个人,叹希奇随性是出了名,远沧溟若想求助,便只有邃无端这一条路。

正合他意。

他本就是要培养邃无端,之后有理由名正言顺地提升无端的位分。

“沧溟,我说过私下你还是可以叫我大哥的。”墨倾池接过一杯茶,轻轻品味后道,“不过你也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总要承接些事务。”

“啊?那大哥能不能让我换一个事务啊,比如惩罚那些犯错的宫人,我有办法让他们深刻地记住这次错误!”墨倾池见他样子便知又是有些鬼点子冒出来了,无奈地浅笑一下,道,“总是顽皮迟早会吃亏的,这次让无端帮你也不是不可,只是下次便要你自己独立完成了。”

“多谢大哥!”远沧溟开心地扑到他怀中蹭了蹭,邃无端在一旁有些愣,却还是浅笑一下,应下了这件事。

腊月大约都是为新年做准备了,裁布做衣,分发月钱、红包,添置新物、打扫宫苑等都是琐碎的开销,玉离经翻了往年应无骞做下的账目,皆是整齐的,便仿照着往后填补,这些钱零零总总地算下来,开支竟也是大得惊人。

也难怪往日应无骞最爱做的就是罚俸,节流是一件举步维艰的事情,开源更是不可能,便是能不断地罚俸了。更何况这些年国家与幽都的战争没有终止,亚父至今仍在边关,战争最是劳民伤财,后宫之中的闲人自然要清减。

玉离经对应无骞倒是又几分敬重了。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