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ALL】红叶不扫(1)(后宫文,设定戳头像)

设定戳头像,墨ALL后宫文。

雷是一定的,一定会雷的,这辈子都会雷 的,没有青宫客原作大神的功底,只有渣渣的水准。见谅。妃制这种东西约莫是唐朝吧?

题目来源长恨歌“西宫南苑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大约会是悲剧收场了。



1.

墨倾池落下笔时已经是子时了。

宫人的打更声再次响起他才发现时间已经这么晚了。

“陛下今夜该去皇后的龙渊殿了。”一旁的宫人提醒道,“今夜是十五。”

“过了子时,便不算今夜。去封剑阁。”

他到封剑阁的时候屋里的灯已经熄了。

“陛下是否要去龙渊殿?”宫人再度问。

“罢了,会书房吧,朕今夜谁那都不去了。”


墨倾池身边的小婢女来向龙渊殿传话时应无骞还在看书。

“我会转告正御的,你先回去吧。”畅遗音挥手将人斥走,转身回屋拿了一件披风走动应无骞的身边。

“正御,今日陛下会书房了。”畅遗音将披风为应无骞披上,道。

“直接回的书房?”应无骞凉凉地瞥了他一眼,仿佛是一条看透了敌人弱点的蛇。

“去了封剑阁……”畅遗音低声道。

“本宫知道了,明日是十六,该各宫来拜见皇后了吧?”应无骞玉指再翻过一页书。

“是。”

“快年关了。”应无骞轻叹一声,道,“你先下去吧,我再看会儿书。”

“是。”畅遗音退到一边,又让宫人给炭盆里加了两块碳,戳起了些火星子才算放心地离开。


墨倾池的后宫里没有几个人,皇后应无骞是一个,再有便是德妃玉离经,贤妃远沧溟,淑妃叹希奇,再往下只有剑非道、邃无端、任平生位分都不算高。

玉离经算是来的早的那个,在座的除了常年缺席的叹希奇,都来给皇后请安了。

“我听说昨晚陛下没有去皇后这里,皇后怎么还起的这么晚?”远沧溟终究是孩子心性,第一个问出了口,他身边的邃无端有些担忧,却还是未开口,只有玉离经悄悄比了个眼神让他安静。

又过了片刻,畅遗音出来说了一句皇后病了便匆匆宣布了今天请安免了。

“奇怪,他怎么好端端就病了?”回去的路上远沧溟不解地问玉离经。

“冬天本就是多病的时节,说不定是着了凉,你不要在意。”玉离经拢了拢身上的狐裘。

“大约吧。”远沧溟好奇地往龙渊宫的地方又看了一眼。


看书到了半夜,后半夜又写了几千字的文章论衡,怎可能不病。

应无骞靠在床头咳得停不下来,好不容易不咳了便开始喘了起来,畅遗音在一旁捧着药好不容易能喂进去两口,却大多咳了出来。

“正御,你要是喝不下我叫御医制成小丸。”畅遗音将药碗递给一旁的宫人,将应无骞半扶着替他顺气。

“不……不用了……”应无骞又咳了几声,道,“把我昨天写的……咳咳咳咳……送给陛下。咳、咳咳咳……”

应无骞从小便有不足之症,明明出生算是武学世家,却注定不能在剑伤有所建树,所幸在儒学政治上是常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应无骞这些年身居后位,对前朝政事自然是必须不能理会的,所幸墨倾池看在两人貌合神离的戏码上给了他几分权利,能对前庭议论些什么,只是不能自己张口罢了。

这也好过在这里做一个……皇后。


玉离经回到粹心殿后随手拿了一本书翻阅几下,却突然失了兴致,问起身边人一些事情了。

“皇后是怎么病的?”他的心思全然不再病上。宫里都知道皇帝已经快三个月没有去过皇后那里了,应无骞往日对他们下些绊子也都没什么,毕竟宫里要是没这些零零琐琐的小事反倒有些难熬,只是今日这个往日显得自己无比高大的人突然病了,让他着实诧异。

应无骞总不会利用自己的。

“奴婢听说昨夜皇后看了整夜的书,今日便着凉了。”

“看书?”玉离经诧异了一下,应无骞却是是有才华,只是在十五的晚上一个皇后因为皇帝的任性而让自己病成这样,着实罕见。


“他病了,病的好!”叹希奇看着来拜访自己的远沧溟开心地说,“他以为自己病了就会被人可怜吗?痴人说梦!”


折腾了半天,到了晚饭后应无骞吃了几口白粥便睡了,这算是他今日为数不多进了口的东西了。

墨倾池来的时候应无骞已经睡了,他吩咐人不要叫醒应无骞,在他的床头做了片刻,准备离开时还是吵醒了应无骞。

应无骞看着他的背影伸出手轻轻勾住了衣角,墨倾池看着他道:“你病了,好好休息。”

他听到这句话,冰冷的眼神中有了一丝丝神采,之后挣扎着要起身,却又咳了起来,想说的几个字被从后吼缝里挤出来,墨倾池只是看着他,看着他为了起身一只手攀在床帘上,之后带着那层柔软的布一起摇晃。

是畅遗音再也忍受不住心急火燎地跑进来扶住了应无骞才结束这种局面。

“那文……”应无骞喘着说,却突然被墨倾池打断:

“后宫不得干政,朕给你的权利已经够多了,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