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多人物】瞧瞧你那时的傻模样

假如让未来的他们看到曾经的他们
大约是反派角色们
私设多

【弁袭君】
他看到那时的自己。
小小的,和妹妹一起,妹妹还是那么单纯可爱。
那时,他们不过是一般的人家,哥哥专心读书,励志考官,光耀门楣,妹妹温柔可爱。直到后来父母去世。
弁袭君的名字是出生时父母拿母亲的嫁妆向村里的先生求来的,弁是高帽的意思,寓意官帽,袭有承袭之意,寓意官荫万代。
好名字不一定有好人生。
父母死后弁袭君把自己卖到了大府第里做伴读,少爷不学无术,所以他代少爷听了几年的课,按规矩是该每天回去后把课讲给少爷的,但是……
少爷每次一提到温书这类的字眼就会对他拳打脚踢。后来少爷求道,他陪着一起,没想到居然修出了些根骨。
这又是免不了一顿打骂的。
好在这个时候,妹妹被他保护得很好。
后来又是因缘,自己救了孔雀老者,有了孔雀眼,辞别了府宅,为了妹妹却不得不继续赚钱。虽然画眉已经可以养活自己,并且被他带入修行之路。
他的生活就是这样轮回,一天一天,没有区别。
他看着那时的自己,真可怜。
没有理想的你。活着有什么用吗?
如果杀了那时的自己,是不是一切都会发生?
他孤傲地扬起孔雀指,指向那个八岁稚童,却在最后一秒收手了。
算了,先让你活下去吧,只是这辈子不要再像我一样傻了。

【鸠神练】
一个痴儿背着一个苟延残喘的少女四处求救,无法说出的语言和急切的心无法形容。
鸠神练看着他们的背影伸出手,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嘲讽吗,自己当时居然心软了。
可是病子却是自己自己初随遇之外最后最重要的人了。
她不后悔,只是恨自己,当时太蠢了。
为什么外人的评价就这么重要呢,为什么不能活自己的人生呢,为什么这些先天不足非要治呢?
更何况根本治愈不了。
病子,如果能再来一次,你我做一对普通的姐弟吧,你傻,我病,至少大家都很开心。

【应无骞】
棱山之后,世界上就再也没有映云骞了。
应无云骞。
那简直就是傻子一般的几十年。
他根本就不适合学剑,所以无论如何都会输在、死在剑上,但是那个翠衣少年就是不服输,就是要让一柄单锋剑在自己的手上走出不一样的剑路。
就像他看别人一样的,看傻子的孤傲表情。
可能在自己隐瞒身份的年岁中最终是因为什么原因成为了一个倔强的老儒,为了儒门的利益什么蠢事都愿意做。
他有时想,自己不能单锋剑上让那一群不靠谱的老前辈们认同,那就把儒门发展的让他们诧异。
然后他什么都没有了。
他看着那个棱山诀别的少年在寒雨中坚决的身影冷笑一声。
“傻子。”

【畅遗音】
他先天不足,生来多病,还有一双被人是为不祥征兆攻瞳。
四岁的时候终于是被人丢在了小巷子里。
“儒门治下,居然还会有这种事!”
“把他带到我的卧房,由我亲自照料。”
他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手轻轻地替自己擦洗脸上的污渍,替他关上新衣,替他盖上被子……
那是应无骞在儒门出涉权位的第一年,收养一个小家伙无疑是让上面那群喜欢养孩子的老家伙们对他的好感度大增,畅遗音也明白这一点。
但是当时的他几乎把这个当成了唯一的光,唯一的神,什么都是他,只要他,为了他什么都能做。
现在的畅遗音看着那个替应无骞洒扫门庭的小小的身影,想:如果有机会,再多陪陪正御吧。
他好孤单。


评论

热度(37)

  1. 梓楮_lemon琼_罗_此锦成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