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当知莫若我情痴》【墨应and风雀】

《当知莫若我情痴》【墨应and风雀】

多情好似无情来,无情总似多情去。

隔着半面朦朦胧胧的花架,应无骞小小地打了一个喷嚏,轻轻地用指尖揉了揉鼻头之后风流地转身,意欲离开这让他难受的一架花草,却是被一枝小杈勾住了衣角。
“没想到我对你无情,你却是多情。”他微微俯身用指尖挑开那一节小枝,再起身却听闻花架背后有人道:“世上万物总留情,公子又何必嘲讽自己无情。”
想看是此地主人了。
“应某无心打扰贵主人清修,若是言语中有所冒犯,还请原谅。”应无骞向花架微微欠身,以示歉意。
“无妨,应公子若不介意,可称我风檐公子。不知应公子有何过往,而称自己无情?”

他们只是利益间的合作罢了。
利益总会有冲突。
为了利益,他杀了远沧溟,让他们之间所谓的合作再度脆弱。
他不在意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最后的结果绝对需要这一步,而为了最后的结果他们的合作也不会瓦解。
除了有时在文载龙渊内苑他的卧房中不带感情的的纠缠让他感觉到自己内心对那一份温暖的渴求。
他对谁都很好,应该回把这份小小的温暖也施舍给自己一份吧。
他凭借这份空想,让自己幸福了多久?
然后他就告诉自己:假如你输了我会杀了你,用你的尸体去取信于正道。
真是薄情。他轻笑道。
总比你的无情好。
无情?
对,无情。

后来他让自己觉得变得无情,让自己无情……
可是他发现自己不可能,自己的心里有他,爱他,想他,不舍他,在那些孤单而绝望的时刻都是他,然后就明白,自己还有一个合作伙伴。
也是十分嘲讽。

他讲完了这个故事,花架前后的两人都沉默了。
许久,风檐公子道:我也有一个故事想与应公子分享。

他们是旧时的同志,但是他爱他。
为了爱他,甚至不惜让自己的妹妹离开他。最后他害死了自己的妹妹。
他问他:你怎么能这么无情,然后愤然离开。
当然,这其中的原因不仅仅这么简单。
他走后,他一遍遍地想,自己无情吗?
自己明明那么爱他,比自己的生命都爱他,为了他自己做什么都行,自己害怕这份不堪的感情一不小心溢出来,小心翼翼地跟着他的背影,唯一的奢求竟然是让他看自己一眼。
他让他回来,可是他却并不开心,并不想回来,这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是折磨。他继续问他对小妹的气后悔吗,为什么不后悔,你怎么能这么无情!
可是你知不知道这无情之下,绝境洞天也好,三十万人也好,只因为这是你曾经走过的路上的移韵,所以我再痛也甘之如饴。
我相信你只是累了,等你休息好了就会回来的。
可是最后,他死了,死前对自己的评价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情。

他死了,自己绝望了。
复活不了,拯救不成,报仇不能……
你知道那有多痛吗?
若是无情,无情……原来无情也能这般痛苦?

人世之间,谁多情,谁无情?
那些自以为有情之人,却也都会某人无情过,那些看似无情的人,却总是情深不寿。

薄情总比无情要好。
你是在讽刺我吗?
你觉得呢?
呵……

回头吧,不要再错下去了。
这条路上,我不会回头。

哈。
哈哈。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