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白菜喂猪指南手册》(1)

假如你喜欢的人太直了什么办?

应无骞看着面前不断戳那块黑森林蛋糕仿佛要把它看成某位不解人意的直男时深深地叹了口气,说:“不管你发生了什么,蛋糕是无辜的……”他说着望了一眼柜台后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睛怨念地看着他们的元佛子。

“你说,为什么他身边那么多弯的,他却还是那么直?”玉离经说着,愤怒地插起一块蛋糕塞到嘴里。

“弯的?你是说墙头一堆的墨倾池还是每天下课把玉儒老师怼在墙头的夏承凛?”应无骞说着插了一口碟子中的柠檬戚风蛋糕。

“难道不是吗?”玉离经说着又吃了好几口蛋糕,然后对柜台后的元佛子说,“我还要一份草莓慕斯蛋糕!”

“你再吃就和君主任一样胖了。我觉得他不是直,就是没情商。”应无骞说看着吃蛋糕的玉离经陷入了忧患。

“对了,无骞,你帮我找几本你姐姐的小说呗,我借鉴借鉴经验?”玉离经突然兴奋。

“不要,我会丢脸死的……”应无骞道,“你不如去隔壁神学院和弁袭君学长组个队,一起讨论追对象。”

“太丢人了……我们儒学院每次都diss别人神学院……”玉离经扶额。

“干脆和我一起加入单身阵营吧。”

“我就不信大学四年你都遇不到让你怦然心动的人。”

“咳咳……好吧,玉离经先生,其实我暗恋你许久了……”

“你这个玩笑开完我怕是没有命看到明天的太阳了吧……”

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元佛子说:什么?你想听念经?

霹雳大学的佛学院和魔学院离得很近,因为经常发生佛院高僧一言不合打到魔院,魔院大佬“普度众生”最后高僧入魔,然后大家叫上道院的学生一起开阵退邪顺便叫几个儒院学生外围吃瓜的现象。

元佛子,不是高僧,不爱打架,乐趣一个人,然后他的宿舍正对着荧祸的宿舍。

在和室友白云剑第一百零八次不同路之后,元佛子在学校的景观湖旁边遇到了情天打伞的荧祸。

兄dei,仙学院的倚情天学长是你什么人(划掉)

元佛子看向荧祸,然后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晴天打伞,会有长不高的。”

然后他就被荧祸塞了一嘴超甜自制好丽友。

现在,两个人一起在铸锻院毕业学姐巧天工的甜品店里一起学习好丽友的正确制作方式(不是)。

神学院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

在这里,你可能今天还念无界波答,明天就变成荼罗无疆,今天还吹我们霁学姐人美歌甜明天就吹我们弁袭君高贵神秘。

顺便帮弁袭君勾搭一下杜舞雩。

神学院人基本素养:见到杜舞雩第一句话“弁袭君找你。”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弁袭君第二十一次开布道大会的时候台下一群各院女生拉着横幅要弁袭君和杜舞雩在一起,最后被以扰乱会场秩序为由赶了出去。

可悲可怜,可歌可泣。

“你要是继续憋着不说,我就不信杜舞雩他能猜出来?”鸠神练看着年轻趴在桌上宛如一只废雀的弁袭君道,“送上门的白菜不拱,杜舞雩也是有毛病。”

“不许你说他不好……”弁袭君埋着头闷闷地说。

“有什么不能说的?他就是个直男!笔直笔直的直男!我劝你早点放弃,隔壁杂学院的花千树人那么好你看不到啊?”

“可是她不是杜舞雩……”

有的人啊,没救了没救了。

君奉天看着手上被退回来的书面无表情,内心波涛汹涌。

为了帮玉逍遥找这几本绝版书他跑了好几个城市,为了不让人把东西给自己退回来他还专门跟玉逍遥最喜欢的叉烧包一起送过去,结果书还是被退了回来。

玉逍遥说:“师弟啊,师兄知道你很关心我,不过师兄我呢还是有自己的办法自己找到书的,不用师弟专门为我劳心费力啦,而且我也不是很急,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看书的……”

君奉天看了看自己的同事们:尹潇深和蔺天刑恩恩爱爱,慕灵风和御钧衡甜甜蜜蜜,命夫子孩子养得不亦乐乎,就剩自己一个人,孤家寡人了。

玉离经哭着想:亚父,你还有我啊!

怎么样才能不露痕迹地问别人如何追人呢?

父子二人因为同一个问题开始叹气。

作为常客与优秀员工,荧祸元佛子和应无骞玉离经被巧天工某天一起叫来吃下午茶,顺便分享故事。

听完荧祸对问奈何的深情表白,玉离经同情地看了元佛子一眼。

“我觉得你爸爸可以了解一下渣爹联盟,我爹也在那个群里。”应无骞吐槽。

“他才不是渣爹!”重点不该是他不是你爹吗?

“你爹?我记得天剑对他女儿很好啊,为了女儿都能被女婿捅。”

“可是他还有个儿子。”

“亚父对我很好。”玉离经开心地想,伏字曦那个相声演员是谁?不认识!

“有好爹不如有好哥哥。”

“好姐姐了解一下?”

“他回来了,却还是不愿意吃我所做的东西……”荧祸的哀怨乱入,“明明众人多说味道好了许多。”

“换个爹吧。”应无骞吐槽。

评论(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