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七宗罪》(2)

动车从黄昏开到了凌晨,畅遗音被设定好的闹铃吵醒之后看到手机上应无骞发来的消息。

“叹希奇死了。”

开什么玩笑,今天下午还和自己在候车厅斗嘴的人突然就……死了?

他马上想把电话打回去,但是马上又想起来现在时间已经凌晨,便转而将电话打给了墨倾池。反正他从来不介意打扰墨倾池的安睡的。

这个电话居然打通了。

“你是要来说轩邈的死讯的吗?”墨倾池还没等畅遗音假惺惺地寒暄几句就直接开口问道,他的声音冷得像是隆冬腊月里的寒冰,却又带着一丝丝的疲惫。

“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今天下午还碰到他了。”畅遗音问。

“听说是掉下了铁轨,现在忘家人还没给我透露消息,所以我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恭喜你的情人少了一个而已。”畅遗音冷笑一声。

会才开到一半,叹希奇突然愤怒地拍案而起,愤怒道:“这么多年我大哥一直在产品研发上亲力亲为,我们兄弟几个也是对你们有求必应,现在一句话就要辞退几个重要技术人员崇董事有想过后果吗!”

一旁忘潇然皱着眉一脸为难地拉着叹希奇想让他坐下,目光又不时转向众人,在座的除了思维董事便是他们身边的副董和秘书,大家对于对于今天的事情都是心知肚明:忘潇然和他的几个义弟掌握一手的科技资料早就能够自立门户,如果自己不提前防备只怕将来叹希奇做大后会对自己的有所打压,甚至拿着技术单飞,到时候他们远走高飞,自己就只能留着一个空壳子买专利,过不了几年就要倒闭。

崇玉旨其实早就收买了方骧替自己获得了相关的技术资料,只是还是需要有备无患……

“崇董事一个负责人事的董事什么时候也管得到技术研发与仓储上了?”叹希奇嘲讽一句后方才傲气十足地坐在,等着看崇玉旨一脸吃灰的样子。

会后应无骞单独把墨倾池叫去了办公室。

“你告诉叹希奇收敛点,他这样子迟早害了他们全家。”

“你怎么对我能管他这么有信心?”

“他不是你小情人之一吗?”应无骞冷笑一声,拿出来一份报表,交给了墨倾池:“这是新的人才招聘企划案,你拿去看一下。”

“那应该已经确定方案了,我这里就只是走一个流程吧,不过你也算是事必躬亲了。”墨倾池说着拿着文件走出了办公室。

“轩邈,今日开会你不该如此无礼。”会后忘潇然对着叹希奇无奈道。

“我若是再不嚣张一点大哥你就真的要被他们欺负地毫无反手之力了!”叹希奇愤愤不平地拍着桌子道,“大哥,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拿着技术独立,为什么还要留在这受这几个老头子的气!”

“轩邈!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忘潇然气急,将要站起却又无奈地坐下扶额叹气:“我的处境我自己知道,但是你不该如此放肆,如果我有一日不幸,你还要帮我照顾好霄明他们。”

“大哥你这是什么话!我不许你这么想!”他说着握紧了拳,却不知道该向哪里发泄这一股无端端的气愤。

他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恰好碰到了墨倾池。

“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所以特别来问候。”墨倾池说着递给他一杯尚是温热的星巴克。

“今天开会你们家那条蛇一言不发就是对我最大的问候了。”叹希奇吐槽一句,接过咖啡喝了一口,“宣传招聘和人事这边一直纠缠不清,也亏应无骞他们受得住崇玉旨这个老头子。”

“虚与委蛇的手段罢了,不过看样子你和你大哥生气了?”

“哪能,我们内讧了不就刚好让你们抢了先机?都是假象~”

“我半个月后要去邻城出差,你要我给你带什么东西吗?”

“零食,特色小吃!请务必给我和沧溟多带一点!”

忘潇然跪在放着尸体的大格子边,看着那已经破碎不成形的皮肉一只手攀住“大格子”的边缘,哭得抽噎。远沧溟跪在他的身边,亦是痛哭流涕,隔开几步,鬼刃夕痕垂着手站着,看起来一副冷漠的样子,实际上指尖都在微微颤抖。

半个小时之前他们刚吵过一架。鬼刃夕痕一见到忘潇然就骂他心里眼里只有自己的实验,妻子病了不知道,小弟离家出走也不知道,非要人死了才能把他从实验室里挖出来。远沧溟想阻止他的言辞,可是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只能拦住他冲动的拳头,嘴里哽咽道“别说了”。

墨倾池从邻市匆匆赶回来啊后又动用自己的关系调了一遍监控,确是有人撞了他,只是那个人之后也立即伸出援手,后来审讯的时候也证明了是无心之失,只是这件事情总让墨倾池的内心有着种种疑虑与不安,让他感觉事情远非这么简单。

明明现在掉落月台被火车碾压的事情这么少,为什么偏偏会让叹希奇碰到,又为什么来不及停车?

如果巧合太多了,就绝对不是巧合了。

从停尸房出来的时候墨倾池等在门外,他见鬼刃夕痕心情不大好地握着拳飞奔离开便马上去了远沧溟身旁,轻声问:“你父亲呢?”

“爹亲还是里面签文件,后天就办葬礼。”远沧溟哑着嗓子说。

“你这几天去我那边住吗?无端他们都很担心你,而且我想让你转换一下心情。”

“不了吧,”贪舱, 看着他露出一个苦笑,“现在兄长还不知情,小弟又一时难以接受,我必须要留下来照顾爹亲。”

明明半月之前他还是个天真活泼的孩子,如今却因为母亲与小叔接二连三的死亡而一下子成熟起来,这样的成熟让墨倾池心痛,他犹豫了些许,终于在身后传来忘潇然叫远沧溟的声音时拍了拍他难过得缩起的脊柱安慰道:“我这里永远是你的避风港。”

“谢谢大哥。”

他回到家的时候邃无端已经睡了,打开自己卧室的时候应无骞正躺在床上浅眠,床上还架着床上桌,上面放着笔记本电脑。电脑已经黑屏,向来他睡了有一会儿了。墨倾池无奈地摇了摇头,上床把桌子搬开,然后抱着应无骞给他换了一个睡姿,中途居然没有把人吵醒。

墨倾池洗完澡出来后顺手拿了应无骞的电脑,注入密码登陆之后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应无骞光明正大地摆在桌面上的崇玉旨发来的人员流动表,并且在同一个文件夹里找到了关于辞退忘潇然手下骨干的计划书。这么多年人事和宣传招聘没有打架也要摆脱这些逢场作戏的蝇营狗苟。

他将电脑这个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什么意料之外的东西,于是连自己的浏览记录都不愿清理一下便直接放下电脑准备睡觉了——虽然最近的事情的确让他辗转难眠。

他关了灯,又在手机上翻阅了一会儿,突然听到身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这件事情不简单。”

 

 

 

 

这一次先说一下想法吧,因为脑子突然有坑,所以想写一个七宗罪相关的文,然后每个人的死都和七宗罪有关,但是因为我被原来的惩罚方式……到了,所以在死亡方式上有所更改,上一次有一个小可爱在评论区里诧异【叹总一开始就死了!】我只能表示抱歉,因为我最开始列的时候第一个罪行最后确定对应叹总,所以就从这个开始构思的,所以就……

欢迎大家踊跃猜测每个人对应什么罪名,最后怎么死。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