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乐邃】信任

今天和道友关于新剧剧情聊了一些,终于算是对邃无端这个人物的内心世界有一些些的了解了吧。所以想写这篇。

今晚的情感波动真的很大,所以可能写的很垃圾。


阴谋诡异终有被戳穿了一日,功名利禄终有化尘土的一天。

“无端!你让开!”云忘归看着挡在已负重伤的乐寻远身前的明意征圣,心中的怒火与讶异交织,握剑的手愈发地收紧,用力到手臂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我相信他。”邃无端的身上带着血污,那当是从他身后的乐寻远身上蹭来的,他说得一字一句都无比坚定,让云忘归不能否认自己的耳朵,儒门当今的剑儒尊驾,正在维护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何其可笑。

云忘归身后的正道诸人之中已经有耐不下性子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一旁的映霜清犹豫了片刻后终于代表众人问出了一句为什么。这件事绝不是用什么友谊,什么过往可以解决,乐寻远在过往的种种之中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反悔之意都不至于让正道围攻,受伤到如此田地。

“凤儒尊驾,司位,请让我带他走。”邃无端眼神坚定地看着正道联盟,这里面由他熟识的凤儒、司位,有赫赫有名的月之才子,还有更多的人他不认识,甚至还有一些妖道角来围观这位“正道栋梁大侄子”如何收幕……

众人一瞬间炸了锅,有人甚至说要把邃无端一起处死,说邃无端已经被乐寻远洗脑,成为一个对武林安定形成威胁的人。

最终,是谈无欲站出来说乐寻远如今武功已废,难以再成气候,不如放他们一码。

说话的人是谈无欲,多多少少还有被人信服,云忘归和映霜清眼神示意,最后收剑,道:

“你们走吧。”

邃无端背起乐寻远,走了不知道多少路,身后的人鲜血滴了一路,打湿了他的衣服。

“你……为何要救我……”乐寻远虚弱的声音传来,“就到……这里结束吧……”

邃无端放下他,认真地看着乐寻远,许久,道:“我一直都知道。”

邃无端一直都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很清醒,不会因为谁对他好就偏向谁,也不会因为谁对他不好就诋毁谁,只是……

“我一直知道你对武林的稳定有威胁,知道你不能算一个好人,只是……”

曾经,邃无端的人生是失去颜色的,父亲的离开,家族的蒙冤,让他哪怕再次归来也无法对入门之人放下心中芥蒂,所以哪怕母亲说了什么,哪怕那些儒门中人多多少少都和自己又着关系,但是他的心中仍有千丝万缕的纠结,就仿佛是一枚卡在心尖上的小石头,磨不平有摘不掉,平日还好,一旦要冲破那里便是锥心的痛。

他知道,乐寻远是和他很像的人,只不过乐寻远的那份仇恨源自于自己的误判,源自于自己的放不下。他不想让乐寻远一直抱着这份仇恨,不想让乐寻远一直如此苦闷,于是他亲近乐寻远,信任他、帮助他、成为他的朋友,他以为这样子可以让乐寻远脱离痛苦。

然后他理所应当的失败了。

所有人问他:邃无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说:我知道。

所有人让他远离乐寻远。

他拒绝。

然后他亲眼见证了自己有多么可笑而无力。

他看着乐寻远,最后道:

“如今你武脉已废,我替你治好伤,你从此便做一个普通人吧。”

“那你呢……”乐寻远问,“如今因我,你已经被正道众人所诟病,你还要回去吗?”

回去吗?

乐寻远心中暗自嘲讽自己,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绝情绝义,对着那个单纯可欺的邃无端都能施展心计,如今面对这个向自己坦白的邃无端却抱有了一种贪恋与不舍,想要抓住这份温暖。

或许是血流得太多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没有一点温度,他感觉一阵阵凉风在撕裂自己,他感觉自己在这里就要结束了。

能让这么多正道为你劳心劳力,能让邃无端的名声为自己垫背,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

“我如果跟你一起离开,武林正道便不能对你完全放下芥蒂,我会回去告诉大家,你已经死了。”

“乐寻远能有昔日一次,便能有第二次,你不怕我改日东山再起?”

“如果有,我会亲手了断你。”

谁不是缺少疼爱呢,谁不是心里有疤呢,谁不是让人心疼呢,谁不是……真要比起惨来谁有更胜谁一筹呢?谁又不想抓住身边的这点温暖,谁又不想自己的悲剧不再发生,谁又不想自己身边的人幸福!

在日出的前一瞬,那个背影消失在了地平线之中,剩下的只有已经干涸的血迹,已经尘埋的过往,已经不存在的人。

其实,并不是邃无端信任乐寻远,而是乐寻远信任邃无端,而如今这份信任成为虚晃,也就没有故事可以继续了。

落幕了。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