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神仙游》(意默篇)

Cp,意琦行x默云徽,应该会ooc,我还没找准这对的感觉。
有一点奉天逍遥,墨远

默云徽,凡间尊称一声“云徽子”,天上尊称一声“迹君”或“云尊”,有个……有群了不起的师兄弟。
比如并称玄黄三乘的天迹地冥人觉,比如法儒尊驾。虽然前三人简称天上地下人间吉祥物,但是法儒尊驾是真的厉害。
你见过历一次情劫就飞升太上的神吗?你见过飞升太上之后又给自己塑情丝连姻缘的神吗?没有的话看看法儒尊驾。
然而默云徽就很普通了。他没有历一次情劫,也不想飞升太上境,虽然真的很厉害,但是却挂一个闲职——管理神籍。
哪家神仙生小孩了,哪个凡人飞升了,哪个仙人被贬了,哪家仙人合籍了,都要先去默云徽那里登记,由于工作量越来越大,于是默云徽收了两个小徒弟,一个是被自己爹送来学习的白马秋水,一个是剑灵澡雪。说实话,一个可爱的神仙后面跟两个可爱的孩子还是萌点满满的。
刚刚飞升,变成的十几岁模样躺在天门边上的小神仙和默云徽大眼瞪小眼,然后他突然用手里的扇子敲了敲头,问:“敢问……我这是死了?”
“你飞升了,现在是一个还没有神籍的神仙,快和本迹君去登记户口!”默云徽无奈地看着这个一脸状况外的小神仙。
“飞升?你不是在骗我吧?飞升了我是不是就能见到大哥了?我大哥叫墨倾池,你听说过吗?”远沧溟激动地问东问西,嘴就想连珠炮一样一直没停过,最开始默云徽还耐心地回答他的问题,最后实在被他叽叽喳喳闹得难受,霎时,整个天界回荡着女高音的“你不要太过分啦”。
上一个让默云徽这么抓狂的还是玉逍遥。叹希奇想着,默默给这个新来的小神仙点了个赞。
“迹君可是有何烦心事?”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迎面而来的是一位肤色如雪,发髻高束,仙风道骨中不是傲然侠气的绝代之神。
默云徽心里吐槽:还不是因为你!!!

没有飞升太上境的神就是有情有爱的神,有情有爱的神总免不了各种情情爱爱。
就比如……默云徽。
由于澡雪是意琦行他家剑灵,两个人之前关系也不错,所以难免接触意琦行。默云徽是个迷糊性子,驾着驾着云就重心不稳地跌了下去,幸好遇见了意琦行救了他。
从这以后,默云徽心里就躁动了,或者说……更加迷茫了。
只要是闲来发呆,想的就只有意琦行一个人,想什么都可以联系到他,想大师兄又偷偷溜到凡间打香肠就能想到意琦行在凡间行侠仗义,想二师兄气势威严就能想到意琦行气宇轩昂……
默云徽觉得自己没救了,一定是脑子摔傻了才会这么神情恍惚。

“多谢剑宿关心,只是近日没有休息好。”默云徽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
“引导新晋之神事小,交于澡雪便可。”意琦行话音刚落,远沧溟在默云徽身后拉了拉他的袖子,小声偷问:“剑宿是什么宿啊?我在人间从未听过,这位大神是管什么的啊?”
着实是聒噪了些。意琦行想。

意琦行不是什么有职位的神仙,就是俗称的散仙,一般这种情况神仙都是没什么本事的,意琦行不同,他是过于有本事了。
本来意琦行是武神,合该在叹希奇手下做事的,到他和叹希奇都是冲性子,一个不服气一个,两个人打了几天几夜,吃瓜群众换了几波都没个结果,意琦行就干脆做起了散仙,不时去人间行侠仗义,也算快活。

“不知剑宿此来何事?”默云徽见远沧溟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马上阻断了话头,和意琦行交谈起来。
“我近日决心去历情劫,登太上,特来向迹君告别。”
为什么……听到他要飞升太上,心里有点空落落的?默云徽的眼底藏着一抹难掩的失落。
“不知剑宿准备何时出发?”
“明日。”
“这么快!”默云徽诧异,仔细一想,说不定意琦行早有此意,就只是来通知自己这个朋友而已……等等,就只是朋友而已,自己干嘛这么伤心!自己其他的朋友又不是没去了历过劫!
心烦意乱的默云徽终于在连吃了六个大肉粽之后因为消化不良不得不去御钧衡那里做客……
“迹君只是消化不良,多运动运动就好了。”
“我真的没有其他病?”
御钧衡一脸懵逼:“迹君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如果我脑子里一直不停地想一个人是什么病?”默云徽一脸正直地问。
联想到凤儒尊驾的纯情boy御钧衡脸红了,结巴了,用了整整半分钟才磕磕巴巴出一句“不知道”。
然后默云徽不明所以地揉着太阳穴离开了。

总而言之,意琦行的劫还是要历的,毕竟是说好了的事情,批准书都下来了。
作为好友,默云徽理所应当地去送行了,只是因为这几天脑子里一直晕晕乎乎,休息得不好,所以精神状况不怎么样,意琦行说什么都是有一句没一句地答着。
“迹君真的想让我去历情劫吗?”意琦行突然问。
“剑宿此言何意?”默云徽一脸懵:不是你自己要去历劫的吗?
“若我真的飞升太上忘情之境了呢?
“这……”为什么听到他会入太上境心口会有一种逼仄之感,还伴有微微刺痛?
“迹君怎么了?”意琦行见他身体不适,连忙去关心,却被默云徽下意识地推开。
“迹君?”意琦行有些不知所措。
“你要入太上就自己入去。”默云徽说着要走,却一不小心踩到了衣角,整个人往前扑去,意琦行为了不让他跌倒连忙去拦住他的腰,结果不知道又踩到了哪跟衣带,两个人一起往后倒去。
整个通天道里回荡着迹君的惊叫声。
默云徽紧紧地攥着意琦行的衣服,惊慌失措地问该怎么办。
怎么办?皆是修行。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