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墨应,玉应,伪墨应】七年之痒(4)

应无骞装作若无其事地回来时墨倾池已经结束通话很久了,桌上的牛排已经凉的差不多,没有胃口的应无骞所幸上服务生撤了下去,然后道:“你们有事先谈,我不在这里碍事。”

“也好,玉离经现在的态度不太冷静,你要是在这里还是谈不好生意。回家休息会儿,晚上想吃什么,我回去做。”墨倾池或许是真的接受了叹希奇的意见,对应无骞态度难得的温柔。

“不要太油腻就好。”应无骞说着从一旁拿过西装外套穿上,突然想起来什么,又问,“你下午去公司?”

“估计不会,可能会去和玉离经约着教育那边的人打球。”

“高尔夫?路太远了,你们晚上直接住那边的宾馆吧,明天早晨的例会如果来不及我替你去。”

“我晚上会回去,给你煲汤。”

应无骞听到这里愣了一下,犹豫片刻后才道了一声多谢。

玉离经听到了。

其实他们三个人都心照不宣,这本就是为了给玉离经看而演的一出戏,参演的三个人都是影帝,所以便没有任何违和感。

只是下午两个人约了之前和仙门那边在业务上有支持的人去打高尔夫,开车要两个小时才能到,墨倾池居然却放下了这桩生意,中途退场。

这太奇怪了,稍微理智点就知道有问题。哪怕是应无骞真的在等他回家吃晚饭,又怎么会耽误生意场上的事情?更何况这种行为应无骞本来就是不支持的,这两个人到底在谋划什么……

说不定,情是假,无情也是假,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圈套,套住自己,然后获取更多,说不定这结局是让自己身败名裂……

玉离经开始想,是不是要用自己更强硬的哪一个计划了。

第二天文诣经纬的例会开到一半,畅遗音突然拿着一个iPad走进来对应无骞小声耳语什么,墨倾池见状皱眉,却还是没有发问,紧接着应无骞和畅遗音离开了会议现场。

“什么情况?”回到办公室的应无骞看着下属们已经准备好的资料问。

“玉离经半个小时前发来消息,说有另一家公司提出了不逊于文诣经纬的条件和玉门合作,玉离经让我们考虑考虑。”

“哪家公司?当年市面上还有比文诣经纬能拿出砝码更大的公司吗?”

“查到了。”醉雨旸快步走进来道,“这家德风古道的幕后主事人,就是玉离经本人。”

应无骞顿时明白了玉离经的意思,愤怒地捏紧了拳。

玉离经无非就是想多要几分利,让文诣经纬心有忌惮,但这家所谓的德风古道其实并不会在市场上落脚,毕竟供养一家企业的费用可比多得的几分利破费许多。

突然,应无骞的电话响了。

是一家较大的印刷厂的负责人,说德风古道的人给他们打电话,希望寻求合作,虽然合作的规模并不大,但是涉及的领域一直是文诣经纬主管的,所以特别打电话问问。

“您先稍安勿躁,这件事情我们也正在处理,今天下午就会给您答复,您看如何?”应无骞问。

那边的人答应了。

大概掌握了信息,应无骞一边拨了玉离经的电话,一边带着畅遗音往玉门的办公楼跑。

终于在第三遍的时候电话打通了。

“喂,玉离经,既然已经这么熟了就没必要客套。说吧,你想要什么?”应无骞没有好奇道。

“别的公司想要合作我也没办法呀。”另一端,玉离经的语气温柔地回复。

“别装了,你不会真以为我不知道德风古道是你的公司吧,你这么做想要如何?利益?人才?总不能是为了我!”

“当然不是为了你,不过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文诣经纬想要做什么?一边和我们合作,一边却想几年之后怎么把我们踹掉,让股东大会把玉门的几分股投出去。而且仙门的资源你们估计也嗤之以鼻吧,不然昨天你走了之后为什么会去见来地方巡查报告的中央教科文的人?”

没想到玉离经居然知道了这件事。

互相算计得还是太早,假如这单生意保不住,估计下一步自己的人生就会全面晦暗了。应无骞自嘲地想。

“仙门的资源能保障吗?哪怕当初仙门的问题出在管理层上,但是加入我们原封不动地继承仙门的体系又会让我们的受众怎么想?你只想着眼前收购仙门可以得到的利益却不顾忌长远的利益的话请恕我们难以继续合作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