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神仙游》

新儒门线,可能会带仙门几个人玩
神仙的嬉笑怒骂日常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为神,若是想飞升太上,绝情断根,是要历劫的。
历情劫。
自从蔺天刑登为天界之皇以来,除了几位尊驾,能入太上忘情之境的便寥寥无几,小辈里也就那位被人尊称一句“正御”的司文之神应无骞。可纵是他,也历了三次情劫,飞升了三次,才真正做到绝情断根,无欲无求。

一道天雷横劈而下,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飞升太上要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途中是有片刻晃神,便是前功尽弃。
墨倾池历劫失败之后应无骞特来嘲讽,虽说他已入无情之境,却还是记得前尘往事,墨倾池身为司命之神,当初为他写的三个好情劫他当真记忆犹新。
第一次,他是不受重视的二公子,却偏偏和自己才华横溢的长姐有一段不伦之恋,最后被打断了双腿,自杀抗命。
年纪尚轻的他动了真情,在历劫时心中突然浮现那位女子的面容,于是,在地二十七道天雷时,他被劈昏了过去。
第二次,他是朝堂权臣,汲汲营营一生却被一个失势皇子骗去了感情,最后身败名裂,斩首示众。
这一次他没有动真情,只是那个皇子恰巧是隔壁历劫了叹希奇,应无骞越想越郁闷,结果在第七十一道天雷的时候没撑住。
第三次,他是江湖的游侠,爱上了自己亦师亦友的一位前辈,可是这位前辈家庭幸福美满,所以他替前辈处理寻仇的人,然后自己也力竭而亡。
估计是这个故事写的真的很离谱,也很不符合应无骞的虐点,所以这次历劫,居然成功了。

墨倾池不一样,虽然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可是若有了真的在乎的事物,总是刻骨铭心一辈子。
“这就是你历劫了四次还没成功原因吗?”应无骞嗤之以鼻。
“总比你无情要好。”墨倾池全身裹成了粽子,还不忘怼回去。
“为神,便是要求得无上之法,修得至公之行,爱恨嗔痴自然是不能留半分。”应无骞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用手机拿柄用作法器的扇子把墨倾池放在一边的竹简敲得梆梆响。
“要不是离经下去历劫了,也轮不到你来这里气我。”墨倾池咳了两声,问,“他……怎么样了?”
应无骞被问懵了,愣了片刻后问:“你情劫的那个孩子?”
“他是一个平凡人,终究是因为我而……”
“那你大可放心,那少年命成九彩,若勤加修炼,过上几十年注定是飞升的,你也就再等两个月。不过就看你是想入太上境还是和他做神仙眷侣了。”
“入了太上,不是照样能相守?你看法儒尊驾和天迹前辈不正是好例子?”
“呵,忘情不是无情,只是入了太上境的人再塑情丝连姻缘就如同扒皮去骨,痛入心扉,你若愿意,我也不阻拦。”
两人聊了片刻,应无骞手下主管词赋的小仙畅遗音便走了进来,说是人间气成七彩的帝王已经出生,再过三个时臣便要为他百日启智。
“这次居然要你亲自下凡去,莫非是什么厉害人物?”墨倾池玩笑道。
“你给我好好翻翻命薄,这是玉离经啊!”

神仙下凡这件事……相当之简单。
只要去几位尊驾那里讨个巧,拿张同行令牌便出去天门毫无阻碍,若是像尹潇深这样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或者命夫子这种记不清事的人,你就是多揣那个令牌许久也没人知道。
这就很方便云忘归这种神了。
说来不信,云忘归是司山川地理的神,虽然在他口中就变成了“穷得吃土”,并且欢迎各位神仙同僚没钱的时候来他家做客,吃土管饱,但是你见过哪个神仙需要吃饭了的?
云忘归骗得很有技术,他师尊是天上主管律法的最最公正无私的君奉天,令牌自然不会随便给,可是若是为工就不一样了,云忘归每个月就挑几天打着巡视的名义下凡去听书喝茶,行侠仗义,走走停停,打歌旅行,好不惬意。若是被师尊发现不务正业大不了求求离经或者给天迹前辈带点人间美味,便可保自身无虞。
其实他这次下凡是来围观玉离经出生的。
毕竟这是玉离经第五次历情劫了。
不怪别的,真的只怪墨倾池把前几次命格写得太狗血,第一次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爱情,世仇、贫富差距、阶级差距、饮食差距……总之一切影响两个人在一起的因素都算上了,最后女的上吊男的跳河,bad ending。
第二次,历劫应无骞和历劫的叹希奇眉来眼去地火热,很不巧中间有个历劫的玉离经对历劫的应无骞觊觎已久,然后抱着一种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心里让别人be了。
虽然回去之后墨倾池就被人围殴了。
第三次,正经的宅斗剧情,结果变成了和亲哥哥抢女人,最后被亲哥毒死。
第四次,就是现在,云忘归只感觉这次玉离经进入了人间最难副本——皇宫,将要卷入宫斗的腥风血雨了。
索性下凡历劫不会改性别,否则他真的再想看看楚天遥那种“下凡搞百合,回来和老公大眼瞪小眼”的狗血故事。

墨倾池很无辜。
虽然他是司命之神,可是每天有一半时间命薄不在他手里。
比如:
“哎呀圣司,我听说离经去历劫啦,让我看看看看。”这是玉逍遥。
“听说云忘归去历劫了?怎么能放过这个小子,命薄给我看下,我帮你参谋一下。”这是尹潇深。
“圣司,看我眼神,你懂吧,应无骞的命格改狗血一点。”这是叹希奇。
然后神仙历劫的时候他就完全失去了话语权,可是还要背黑锅。

好了我们让可怜的墨倾池养伤,来说说叹希奇。
这位大神可能从来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怎么写。
叹希奇说:呸,你才是文盲呢!
叹希奇是司兵戈杀伐的神,和司武之神尹潇深偶尔弹个琴卖弄风雅不同,这位就是的典型的……流氓……
生前是一国将军,打架气势能让敌人不战而逃,不逃下一秒自己不是被吃了就是被撕了,野起来根本找不到边。
然后就和天生是神仙的刻板老儒应无骞结梁子了。
叹希奇:这能怪我吗?是他先招惹我的!我不就是在和铸剑师比铸剑和看守天门的小兵比武为了试验天上的树适不适合削木剑砍了文载龙渊的两棵树吗?
应无骞:那你砍我檀香树!檀香树!!
叹希奇:那又如何?不能做剑的树就不是好树。
应无骞:我……我真恨自己找不到什么粗鄙之语骂你!
然后现在叹希奇日常:
给飞升太上境的应无骞看春宫图。
虽然后者已经不会像以前一样脸红着说不知廉耻然后让畅遗音把人扔出去了。
于是叹希奇开始……调戏新来的小药神御钧衡。
玉离经历劫去啦?没事!
云忘归偷溜出去啦?没事!
来来来,和我来八卦八卦你和凤儒尊驾的事情。

【后面还有几个番外,之后看tag神仙游】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