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假装有智商文】72小时(二)

他与央千澈见到的聊了一会儿,那个男人一直在避讳自己,仿佛有许多话语不能说出,也不知道如何说出。远沧溟觉得很奇怪,一个大学的代理教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秘密呢?
  不过也是正常,毕竟在这个职位上的,都不是什么正常的人。
  过了一会儿,流苏晚晴走过来叫他们去吃饭了。
  两大盆汤圆,一盆是芝麻的,一盆是花生的,都是传统的味道,远沧溟坐在央千澈身边。他的另一边是流苏晚晴。
  汤圆的味道一般般,甚至在这种情况下有些味同嚼蜡,但是远沧溟还是选择了吃下去,毕竟自己还是要活着的。
  翻吃得沉默,过了很久之后,也许也没多久,大家终于吃完了饭,他和央千澈两个没参与做饭的人主动要求去洗碗,那个脸上长麻子的男人帮了他们收拾桌子,最后大家都去了客厅。
  等到远沧溟走进客厅的时候,其他几个人显然已经商量好了什么,但是大家都面面相觑,使气氛再一次冷凝在了那里。
  “有什么事情就说了吧。”央千澈坐下道。
  缎君衡等两个人都坐下了,郑重其事地清了清嗓子,道:“大家都自我介绍一下,互相了解一下,也好为以后做准备。”然后他看了明显眼带警惕深色的所有人道:“我先来,我叫缎君衡,现在是一个出租车司机。”
  沉默,又是沉默。
  过了片刻,远沧溟开口道:“我叫远沧溟,大家可以叫我沧溟,我是一个学生,高三刚毕业,还没有报考大学。”
  他的自我介绍带着些俏皮的气氛,让冷寂的空气提神了些许温度,但还是没有第三人开口,远沧溟见状,突然问缎君衡:“缎叔叔,我以后出去能滴滴你的出租车吗?”
  所有人突然笑了出来,但是片刻笑意之后,又是更恐怖的沉默。
  假如不能,那么缎君衡的这个身份,就是假的。
  “当然可以,欢迎给我送钱啊。”缎君衡笑道。
  终于冷静下来了。
  紧接着,流苏晚晴道:“我叫流苏晚晴,是一名幼师,我的梦想是当一个歌手。”
  “那晚晴姐唱歌一定很好听?晚晴姐喜欢什么歌?”远沧溟又兴奋地问了起来。
  接下来是阿丙:“我叫阿丙,是一个龙套演员。”
  “没想到我和阿丙先生还是一个志向的人啊!”流苏晚晴兴奋地接话。
  “叫我阿丙就好了。”阿丙有些羞涩地挠挠头。
  大家都开心了起来,除了央千澈。
  最后,所有人都说完了,只有央千澈还在那里翻看着手机相册,目光一直没有看向众人。
  “澈哥?”过了片刻,远沧溟突然叫他,央千澈这才反应过来,懵懵地看向远沧溟。
  “澈哥,就你没自我介绍了。”
  “央千澈,D大挂名教授。”他冷淡地回答一句,提不起任何兴趣。
  “好啦好啦!大家也是无聊,有没有人可以分享一下自己日常的开心事,没有人我就先来啦!”远沧溟说着撑了一个懒腰,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
  “随意。”央千澈随口应了一声,又将目光投入自己的手机中。
  “澈哥在看什么?”远沧溟问,“大概说一下大家也好安心。”
  央千澈听了他的话,愣了一会儿,然后把自己的手机亮给了所有人。
  屏幕里是一张照片,四个人的合照,除了央千澈还有一个年龄与他不相上下的灰发男人,一个银发青年和一个金发青年。四个人之间关系很好,脸上都带着笑意。
  “那个男人是我的旧友,D大校董,那两个孩子,金发的是我的学生,银发的是他的学生。”央千澈说话时带着浅浅的笑意。
  “啊,我知道,那两个年轻人应该就是D大很出名的金银双秀对吧?”阿丙问。
  “是的。”央千澈回答时带着些许的自豪。
  “能教出双秀这样的学生,澈哥你好厉害!”远沧溟送去的憧憬的目光。
  “双秀!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道魁!”流苏晚晴诧异地看着他,道,“我的男朋友之前在D大上大学,听过道魁的名字,我也很敬仰您!”
  “晚晴小姐说笑了,不过……敢问晚晴小姐的男朋友是……”央千澈记得自己的学生里并没有什么和娱乐圈有关系的人,或者说……他除了倦收天,还有什么学生吗?
  “我男友叫剑非刀,不过他在D大时的名字是剑非道。”
  剑非刀,剑非道,目前身价最高的男模,从没有绯闻,因为自称有一个就差结婚的女朋友,而未婚原因是女方家长不同意。
  没想到这个女朋友就是流苏晚晴。
  “我记得剑非刀的女朋友出身豪门吧,晚晴小姐解释一下?”缎君衡突然问。
  “这……其实我不太想承认的,”流苏晚晴低着头纠结道,“我父亲,或者说我的养父,是幽都的CEO。”
  “哦,君临黑帝啊,我爹亲和他认识。”远沧溟笑道,“当年幽都和WJ大学好像抢过开发用地,然后WJ四大院长和君临黑帝当面谈判了好像。”
  “我不太了解父亲商业上的事情,所以对这件事不太了解。”流苏晚晴犹豫道。
  “没事啊,等等等等等,为什么明明是我开头的,却开始聊你们的故事了!!!”远沧溟仰天长啸,无比绝望。
  “说到WJ大学四大院长,沧溟你是谁的儿子呀?”缎君衡问。
  “缎叔叔猜猜?”远沧溟露出一个鬼灵精怪的笑。
  “这……肯定不是应无骞对吧……”缎君衡尴尬地笑了笑。
  “应老狐狸的姐姐才刚嫁人,他怎么可能有我这么大的儿子!”远沧溟气愤地说完,然后突然笑倒在了沙发上。
  “怎么了?”流苏晚晴关切地问。
  “没……没……”远沧溟终于坐起来,“只是突然想到应老狐狸做爹的样子,觉得特别好笑。”
  “好吧……”缎君衡无奈地笑了一下。
  “我爹是忘潇然,全世界最好的爹亲!”
  “我听说过他,听说是一个特别厉害的物理学教授?”流苏晚晴问。
  “是啊。”远沧溟笑得自豪。
  “好啦好啦,我们换个话题。”远沧溟笑得捂着肚子道,“你们还有谁有有趣的故事?”
  “这个话题先结束吧,我们不先看看这个房子的构造?”缎君衡突然提议。
  “密室探险?”远沧溟的眼神中突然闪烁出了光芒。
  “怎么样?”缎君衡兴致勃勃地问。
  “缎大叔,你是我们中最大的吧,怎么这么有童心?”流苏晚晴笑到。
  “谁说冒险是年轻人的权利?”缎君衡自信道。
  突然,央千澈站了起来,脸色死寂,仿佛突然失去了一切表情。
  “怎么了?”远沧溟突然收敛了所有喜悦的神色,紧张地问。
  “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你们先玩吧。”他的语气依旧温和,但是却带着明显的拒绝。
  “那我陪你上去吧,看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阿丙说着站起来准备扶他,却被央千澈挥开了手。
  沉重的脚步踏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沉重的声音,一声一声地敲在远沧溟的心里,他在想自己的谈笑到底触到了央千澈的哪片逆鳞,但是他找不到。
  或许是刚才关于家人的事情引起了他的伤心事?缎君衡想,或许与那照片上的四个人有关?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