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玉应,墨叹,伪墨应】七年之痒(3)

会议上,玉门的经理还在滔滔不绝,其实这些发言最大的作用就是发表更多的对未来的畅想,然后让人有合作的欲望。可是小数点后最精确的几位却往往都在这些白纸黑字的合同上。

文诣经纬这边的代表人是应无骞的得意弟子醉雨旸,功力自然不会差。只是……墨倾池看着合同上的内容,玉离经的条件给的十分温和,这虽然一直符合他的作风,但总是让他有些隐隐的不安。

散会之后,墨倾池和玉离经在办公室又进行了会谈。

“这次的合同还是你的风格,两边合作谁也不会多获利,看来这次我们是非合作不可了。”

“出版这个行业你们一直是专家,我也是接受了仙门那边剩下的资本和玉门的一部分投资来和你们合作,假如文诣经纬涉足教育这边,能赚到的将会是更大的一笔。”玉离经笑意十足地看着他,仿佛两个人还是老朋友。

“不过我记得仙门就是因为在教育上干部下去了才会倒闭吧。”墨倾池反问。

“确实如此。不过仙门的倒闭再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做决定的人和决定执行人不是一批人,决定执行人和决定受益人又不是一批人,这就导致层层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不能贴近民生需要,是仙门倒闭的一个重大原因。玉离经接手之后加大了市场调研的力度,尽量地贴近民众,为民所需,在人才方面,他跟新了一批专家,甚至和周边几大名校和做,总结小学到高中所有的常见题型和重要体型来出版专业性强的新教辅,虽然定价高,但是在狂热的家长和学生的追求之下还是收成不错。

两个人在办公室里有聊了半个小时,等到中午墨倾池定了餐厅,叫上应无骞一起去吃了饭。

“墨总和应经理夫妇关系看上去不错。”玉离经低头切着面前的牛排含笑道。

“我们之间的关系如何玉大少爷不是很清楚吗?”墨倾池看了应无骞一眼,又看向玉离经。

这种关系很尴尬。应无骞知道墨倾池故意想给玉离经些难受,自己夹在中间,味同嚼蜡。

婚姻之中出现第三者很正常,可是明明先出轨的是墨倾池,此时却要自己做一个罪人。更何况哪怕他真的能和墨倾池离婚,下一秒迎来的肯定是玉离经的攻势,到时候墨倾池和叹希奇都可以在幕后坐收渔利,自己却成为了那个勾引男人,婚内出轨的人了。

应无骞最终还是受不住了那两个人的冷战,借口去了卫生间。

实际上包间内连着一个小卫生间,可是应无骞却还是选择了离开。这里隐私性极好,甚至整个一层这个点都只会接待他们这一桌客人,所以根本没有人会理会应无骞身后没隔多久出来的玉离经,也不会在意一个黑着灯的包间里,玉离经正从后紧紧抱着应无骞。

“玉总轻松手,这样让人看见了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对不起。”玉离经紧紧地抱着他,头枕在他的肩上,“我没有站在你的立场想这件事。可是我太激动, 我一看到你们站在一起,就会想,假如当年我坚持下去了,你会不会就是我的,就不用过得像现在这么辛苦。”

“玉总说笑,其一,应无骞是自己本人的,其二,应无骞的生活方式从来都是自己选择的。”换成玉离经会有什么区别吗?

答案肯定是会。

单纯美好的东西谁都喜欢,应无骞也不外乎如此,所以他知道并且理解墨倾池为什么喜欢叹希奇, 所以他对玉离经的追求也不是没动过心。

曾经想就这么和他一起去吧。

但是自己去了,谁来完成自己的梦想呢,谁来帮助自己成为这个行业的首席呢?没有人!更何况当时玉离经名下连自己的企业都没有,反而是墨倾池早早接盘了文诣经纬,干得风生水起。

玉离经摸着他的腰围,缓缓道:“才离开我一天,你就瘦了。”

这个夸张手法,零分。应无骞想。

那两个人出去了,墨倾池一个人拿出手机,给叹希奇打了一个电话。

“怎么啦大老板?今天不是在谈生意吗?”另一端传来叹希奇懒洋洋的声音。

“我结婚证上的另一半和我的老同学出去幽会,请问我该怎么办?”墨倾池带着些笑意道。

“这么刺激!”叹希奇闻言赶快从沙发上坐起来,认真道:“他们出去多久了?”

墨倾池看了看表,道:“大约五六分钟。”

“互诉情谊,情不自禁,禁果初尝……不行我的脑洞停不下来了!”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个活泼女生,墨倾池先是一愣,然后问道;“这就是你说得那个青梅竹马。”

“啊,就是。”叹希奇无奈地摇摇头,示意一旁的巧天工安静一点,然后问:“所以要不要等他们回来你装作一副受害人的样子?”

“受害人就用不到了。但是还是老问题,离婚是不可能的,但是看玉离经的意思他不仅要人要心,还要结婚。”

“所以我说啊,你对你们家那位好一点,让玉大少爷觉得自己的爱人没有被亏待,态度自然就放宽了,不是吗?”

不愧是写过小说并且和腐女,不对,芙女青梅竹马的男人,在猜测别人心思这一点上,叹希奇倒是毫不逊色。

玉离经的确这么想的,他了解应无骞,知道应无骞对自己有多狠,所以他一直想照顾他,陪伴他,这可惜命运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墨倾池结婚的时候给他发过请帖,他却不忍去看,只能一遍遍地祈祷,希望这位外冷内热的老同学能焐热这块冰,可事实是……

他起初将责任归结给墨倾池,后来发现这太以偏概全了,那两个人走在这个地步谁都有责任,只要应无骞对功名的追求少一点,墨倾池怎么会不去关心他?只可惜要强一辈子的人是听不懂低头的。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