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清明贺】今天仙山不上班

多cp
出于个人原因,下文中宫无后用赋儿代替。

今天仙山不上班,今天仙山要放假。

清明节,一个仙山剧名的庆典。因为当天仙山的居民可以自由出入活人世界,甚至与活人共同生活,但时间只有十二个时辰。

赋儿从前一天就开始收拾行礼了。
“公子这次很忙吗?从前一天就开始收拾行礼了。”朱寒在一旁抱着一个小包裹问。
“嗯,这次要和爹爹一起去漠留黄昏听塔铃,然后去拜访叶小钗,爹爹也要和天葬十三刀的老朋友重聚,朱寒你呢?”
“我要去看廉庄姐姐!爹要和廉长回金狮帝国,让我自己玩去。”
“那你愿意跟我和爹爹一起去听塔铃声吗?”
“真的可以吗!朱寒好开心!”朱寒笑着抱住了赋儿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离子时还有一刻,赋儿带着朱寒已经和别黄昏在仙山大门出会了面。那里已经熙熙攘攘有很多人了,服饰各异,风格不同,有的人还带着些听不懂的口音。
“爹爹,我们来迟了。”赋儿来的时候别黄昏已经和浑千手一起聊了几句了。
“没事,来了便好,这位是……”
“这位是朱寒,在烟都的时候一直是他在照顾我。”
“没有没有!我也受了公子很多的照顾的!”朱寒很劲摇了摇头,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对别黄昏恭恭敬敬地说:“伯父好!”
“你好。”别黄昏淡淡点了下头,心里却是万分欣喜,想到赋儿终于有了朋友他便是万分开心。
“没想到你的儿子长得这么好看,唉……也不知道我那个女儿会不会见我……”浑千手哀叹一声,抹了一把泪。
“这位是鬼盗浑千手。”别黄昏介绍。
“啊!就是廉庄姐姐的爹!你放心,廉庄姐姐人那么好,一定会见你的!”
“唉,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诶等等,你认识我女儿?”
“嗯,我爹和廉长是好朋友。哦对了,我爹叫朱三闻。”
“只可惜我是个不孝子,已经很多年没有孝敬过我爹了……唉呀……”浑千手说着拍了拍朱寒的肩膀,又是一把辛酸泪。
“好了,仙山的大门快开了。”别黄昏叫住了浑千手,几人一起等待着仙山大门的开启。
突然,只闻一阵钟声回荡,往日紧闭的仙山大门缓缓开启,所有人有迫不及待地奔向生前所在。
“走吧。”赋儿拉住了别黄昏和朱寒的手,三个人一同踏上了去往漠留黄昏的路。

撒手慈悲手中的柴刀掉到了地上。
他方才准备入睡,却突然听到门外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他本以为有什么旧人找上门复仇,却未想到他见到了一个从未想到能再见的身影。
“师……师尹!”
“多日不见,未想到撒儿居然不记得我的面容,真让师尹好生心痛。”无衣师尹看着他微微一笑,“如何?不请我进入吗?”
“是,是,师尹请!”撒手慈悲兴奋地将无衣师尹迎入了屋内,他看到了,是完整无缺的师尹,右臂还在的师尹。
“师尹,当初你……”
“不,我的确是死了,也仅有今日能来到现世与我的好撒儿一聚。”
“师尹!你知不知道这些年……”
“我都知道。”无衣师尹看着他微微一笑,“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四魌界的恩怨已经随着我无衣师尹之死而了结,我希望撒儿你也要忘记这一切,好好地活下去。还记得我说过的吗,回忆我说过的每一句话,然后将它们——一句一句地忘记。”
“是……”

往日平静无波的壮心湖今日突然迎来两位贵客。
蔽路童子见两只禘猊大半夜突然爬起来咬他的衣角,批了衣服出去竟然看到了弁袭君和杜舞雩携手而来。
“公……公子!”蔽路童子欣喜若狂,两只禘猊也冲到弁袭君脚边又闹又跳。
“辛苦你了。”弁袭君轻轻摸了摸蔽路童子的头,道:“我今天只是和祸风行回来看看你,看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说着,相握的手更加紧密。
“公子和……杜先生是在一起了?”蔽路童子有些尴尬不知该称呼杜舞雩为什么,只能小声地问。
“嗯……”弁袭君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珠帘挡住了脸上的红晕。
“再坐一会儿再走吧,驭风岛日出的那一刻,很美。”杜舞雩轻轻抚了抚弁袭君的法顶,替他解开两串有些缠绕的珠帘。

玄同有点烦。
真的有点烦。
当年紫色余分吵他的时候挽风曲不在,后来挽风曲跟着他的时候紫色余分不在,今天两个人一起来了,真是扰人清梦。
“同同,你说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他?”
“王子这个人是谁为什么更长得这么像?”
“同同……”
“王子……”
玄同本来以为自己没有起床气的。
或许从今天开始有了。
这么想着一旁两把剑直直飞来一把对着一个人。
“同同!这么久不见你居然这么对我!”
“王……王子……剑下留……留人!”
“你们两个安静一点。”
“唔。”这是捂上自己嘴的挽风曲。
“哦。”这是闭了嘴的紫色余分。
“好了来讲讲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出现在这里,到底是我死了还是你们活了。”
“没有啊,只是最近我们有一个机会回来一天,然后我就先回来看你了,怎么样,我是不是很爱你啊?”
玄同无语,不要和小孩子计较——这是在他知道挽风曲第一次死之前还是个真·宝宝后的唯一感想。
“那你呢?为什么不去找紫鷨?她应该也很想你。”
“女孩子是要睡美容觉的,我要是打扰他睡觉他不拆了我!”紫色余分表示委屈。
“所以你们就来这里了?”玄同看着面前一个一脸我是不是很棒快夸我的挽风曲和一个一脸宝宝心里苦的紫色余分做出了一件事情。
只见玄同一手一个将两人按到床上,大吼一句:
“赶快睡觉!”

以上是自从入了仙山之后几百年红冕边城白活了的挽风曲。这里还有两只红色的。
“话说我当年都没好好看看红冕边城的风景,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你的品味还真是差得出奇,这么多年你的手下们都是怎么人下来的?”
“你……”
“呵,我知道了,反正赨梦什么都听你的,赯子又是赨梦说好就没意见,赪手奎章又常年不在,剩下三个人又对这些不在意……啊……你干什么……”
赑风隼突然被鬼方赤命按到红冕边城的王座之上。
“赤命,你干什么……放开……唔……”
“你吃醋了?”
“真可笑,谁会吃你的醋。”
“反正这里没有人,你就告诉我你有没有吃醋,顺便……坐坐你心心念念的王座。”
“啊……啊嗯……赤……赤命……啊哈……轻……”

漠留黄昏,塔铃孤寂,笼罩着一对父子和另一个人的身影。
“朱寒,你知道吗?这里曾经有些我和父亲最快乐的记忆,那曾经,是我最渴望的温暖。”
“公子……”
“朱寒,爹爹,天亮了,我们走吧。”
“嗯,公子要去哪里呢?”
“我想去采访叶小钗,你呢?”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不如和公子一起走吧!”
“嗯,好。爹爹,我个朱寒先去找叶小钗了。”
“嗯,去吧,我也该去和天葬十三刀聚会了。”
别黄昏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却还是欣慰居上。

驭风岛平静的水面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晨曦微起,映照着亭中的两个痴缠的人影。
“嘘——太阳升起来了。”杜舞雩让弁袭君轻轻靠在自己怀中,两人红赏一片美景。
“祸风行,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了。驭风岛的日出……很美。”
“或许壮心湖也有这么美的日出,只是你我从前都没有停下脚步欣赏,弁袭君,我们以后还有时间,能一起来到这里。”
“嗯。”

今日的二重林热闹非凡。
“这位是易春寒,是悟剑声的妻子。”花非花对金小开介绍道,一旁的萧竹盈和叶小钗跟着花非花,还有悟剑声在一旁鹰语八级翻译。
“小钗,我真的想不到你我还会有这么多的子孙,以前我在仙山总是羡慕风采铃有那么乖的儿子,现在看到孩子们,心中却也是万分开心。”
“啊……”叶小钗小心翼翼地抱着萧竹盈,做着无声的应答。
“叶小钗你这句话我翻译不了!”一旁悟剑声泪目,刚才叶小钗明明什么都没说好吗!
“小侠,我们爷俩来来说说话,别影响爷爷和奶奶。”金小开把悟剑声拉到一旁。不去打扰叶小钗和萧竹盈。
“父亲,这些年你一个人,辛苦了……”金少爷现在钗盈二人身边,百感交集。
“啊!”叶小钗听到一声父亲时的激动难以言表,三人却都是默默无言,互相明白。
“俺老秦来晚了!”突然,远远传来秦假仙的声音。众人望去,只见一个白色影子蹦蹦跳跳地走来。
“这位是姑父秦假仙。”
“看上去不怎么靠谱,女儿你怎么找了这么个人?”金少爷似乎略有满。
“俺老秦不管怎么说,虽然不是貌若潘安,但对小花却是十足十的好,请岳父大人放心。不过今天俺老秦可是带来了两个贵人。”说罢,秦假仙让开,他身后竟是谜独白,宫无后与一只夹带的小朱寒。
“叶小钗,我知道你一定很惊讶,不过宫无后……不,从该称他别赋了,他已经告诉了我当年事情了原委,我并不恨他。”
“叶小钗,你当年说我应该还有活着的意义,如今我便告诉你,这位叫朱寒,是我的朋友,他便是我当时活着的意义。”
“公子……”
“啊。”叶小钗中肯地点点头。
赋儿:什么情况!我当年遇到叶小钗的时候他还会说话啊!
悟剑声:累感不爱,拒绝翻译。

“好了好了,按照九尾红狐画的地图,侯就是隐居在这里了。”寒烟翠把地图不耐烦地扔给枫岫主人,然后挽住了身边的湘灵:“我们去玩了,你和侯好好解释解释,争取哪天仙山he了。”
湘灵回头看了看枫岫,又看了看寒烟翠,最后有些害羞地说了一句:“先生,加油!”
枫岫主人看着有些破旧的院落,整了整衣冠敲开了门。
!!!凯旋侯看着门外的枫岫主人一个震惊,顺手就是去关门。
“诶诶诶——好友别,别——”枫岫硬是挤着门缝把自己挤了进入。
“哼。”说不了话的凯旋侯只能赏他一个冷哼。
“好友啊你不想知道我怎么会回来吗?”
凯旋侯骄傲地扭了扭头表示不屑。
“我就知道好友你不会在意的,不过好友啊,我这次回来的时间剩十个时辰了,我们在一起就不要斗气了,我可是有很多话要对你说的啊。”
凯旋侯眼底微微一滞,却不知该做何反应。
“不过在此之前好友能先换回拂樱那一身吗?虽然这一身衬得好友威风凛凛,但是粉色却更适合你。”
果然,还是欠揍!

“娘亲请喝茶。”
“娘子吃糕点。”
今日的琉璃仙境来了一个……人。
风采铃。
虽然素闲人有动不动往仙山跑的癖好,但这却是这么多年素续缘难得见到娘亲,没有当场泪崩就已经不容易了。
“续缘小宝乖,娘亲虽然以后不能经常陪你,但是你在苦境发生的事情娘亲却都是靠在眼里的,我们的小宝长大了,都可以独当一面了。”
“娘亲……”
“好啦好啦,小宝乖。”风采铃揉了揉素续缘的头。
“采铃……”素还真用一种说出去绝对会被人笑话的眼神看着风采铃,就差在脸上写一个“要抱抱”了。
“麻烦素闲人给我们准备一下午饭好吗。”风采铃笑着说。
“好!”

故人旧地,天葬十三刀再次聚首,只不错这次人远不止十三人。
痕千古带来了痕江月与释阎摩,北狗带来了小蜜桃和廉庄,一群活人死人聚在一起却没有半分不对。
“嗯?今天弁袭君怎么也没来?”黄羽客突然问。
“刚才公子和杜舞雩见到了一色秋,对他追杀去了。”花千树微微一笑,举起了酒杯,“大家今日不醉不归。”
“小蜜桃,狗会醉吗?”北狗问了身边的雪獒一句,得到的仍旧是一句只有他才能听得懂的半带奚落的话语。

夜幕下的二重林充满了欢声笑语,除了之前来的人,后来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位叶小钗的徒弟,大家无一例外获得了一个叶小钗亲制的手捏饭团作为晚饭。闲暇之余,旧日的不堪回首却也成了闲聊的谈资,秦假仙一吐槽就能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亥时最后一刻已经到来,将离别,却仍是不忍别离。
“我在下仙山和孩子们在一起过得挺好的,你不用挂怀,继续做你的刀狂剑痴,只是之后要小心,不要再受伤了,我会心疼的。”
“啊。”
萧竹盈轻轻偎在叶小钗的胸口,道:“你想说的,我都知道。”

风采铃看着已经睡下的素续缘,轻轻地合上了房门。
“采铃。”素还真为她披上一件外衣。
“素还真,我该走了。”风采铃将素还真的手打开。
“劣者知道。”
“我知道武林少不了你素贤人,只是以后你行事要小心,要是我在仙山有朝一日又看见你了,你就等着再也见不到我吧!”
“劣者一定听从采铃爱妻的命令,好好珍惜性命!”
“别嘴贫,我是说我真的,我在仙山过得很好,不用你去看望。”风采铃道,“我走了,你要照顾好续缘。”

夜幕低垂,枫岫主人将要离开,拂樱斋主在他的手心默默写下两个字:
等我。
凯旋侯的骄傲不允许他自杀,但时光的尽头,他们却可以再次相聚。

新的子时钟响,到时候曾经离开的人如今已经回到了仙山之内,一日未见的大家又在一起谈笑,讨论着今天的见闻。
“听说好友今天和槐破梦一起去了碎云天河,怎么,没有被你的好外甥打出来?”枫柚主人看着无衣师尹调笑道。
“若是好友你被凯旋侯拒之门外,我便被初儿打了出来。好友莫要忘记,今日可是槐破梦亲自邀我去的碎云天河。”
“看来有的生前不能了解的恩怨,果然只有死后才能了结。”
“彼此彼此。”

“采铃今日去看丈夫和儿子了?感受如何?”
“虽然比不上萧夫人儿孙满堂,但我家续缘却是分外可爱。”
“我们家……算了,我还是等悟剑声和易春寒生一个孩子吧,我家的儿孙都太皮了。”
“娘,我还在这里呢。”金少爷无比尴尬。
“走吧走吧,继续去看仙山直播了。”
“好。”

“今天开心吗?”
“终于收拾了一色秋一顿,开心!”弁袭君挽着杜舞雩一起走向在仙山的住所。

“王子明明对我更好!”
“哦是吗?我和同同的关系可不是你能比的。”
“切,不就是长得和王子一样吗!有什么了不起了!”
“有本事你也和同同长得一样啊——”正在和紫色余分斗嘴的赩翼苍鸆突然被人从后面揪住领子,转头一看,竟然是氐首赨梦,他的身边还跟着赯子虚澹,再往后还有鬼方赤命和赑风隼。
“我们家小孩子给你惹麻烦了。”赑风隼看着拽着赩翼苍鸆一路往前走的几个人向紫色余分倒了个歉又跟了上去。

“爹!”
朱寒见到朱三闻远远便跑了过去:“你今天一天都去哪了?没有事情吧?”
“傻儿子,我能去哪里?也就和廉长去金狮帝国逛了逛,然后到我们曾经住过的地方看了看,你呢?今天一天玩的怎么样?”
“嗯!公子和别伯父对我对很好,我还和公子去看了刀狂剑痴叶小钗!”
“我儿子长进了,居然还认识了那种武林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再回首去,只见别赋向朱寒留下一个笑容,跟着别黄昏再次离开。

人生聚散何匆匆,忆少年,几情浓。而今白发翻书卷,荒唐事,笑谈中。

到这里就结束啦。
写一写自己的感想吧。
1.本来是想用赋儿引出来全部内容的,结果发现自己脑洞还是太大了。
2.本来想写王姐一下,然后连带着师尹即鹿雅狄王也去碎云天河,但是不知道如何下笔。
3.写的很散,跟乱。
4.我是一个殢师党,但是这篇里面我选择了让师尹去看撒儿。本来还想写师尹去看言允,然后那个时候言允已经成为了新的师尹,但是没有敢写。没有写殢师,大概是觉得到了文青退场的时候他早就已经不再纠结困滞,师尹也没有再去看他的必要。
5.还想写很多人很多人,可是不知道如何下笔。
6.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在伤情只有赤隼开了一辆车。
7.本来还想写魄如霜到永旭之巅找倦倦,结果发现倦倦和小当家在吃饼,于是开始追杀小当家。“说好的我和他在一起不错转眼你们俩就组cp了!”
8.本来还想写新剧的人,奉天逍遥去看默云,然后逍遥扮鬼吓唬默云。地冥冥去看儿砸不喊光明正大只能悄咪咪地躲着,回来后背逍遥嘲讽怂……

评论(4)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