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空心,第二十章(帝王荒x亡国皇子竹)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绝对没有想到空心还会更新!
我早就说了自己还有存稿!
看到荒竹tag下有好多陌生面孔心里无比欣慰(泪)
或许是因为前一日闹的过火了些,第二日万年竹快到中午才醒来,甚至还是因为被饿醒的。
荒显然是不在的,万年竹也想不明白他到底每天哪来那么多的公文要处理,但是想来崇云之国那边的事情应该是已经有一些大动静了,便没有多想。
荒此时面前站着三个人,夜叉、青坊主和白狼。
“昨天他并没有什么异样,也没有和什么人接触过,今天还需要继续监视吗?”青坊主问。
“不用了,他今天应该没有什么力气下来了,你们先去做自己的事情吧,白狼留下。”荒一想到万年竹,严肃的脸上也忍不住勾起了一丝笑意。
“天帝,请问有何事?”白狼问。
“那件事情没有问题吧?”
“请天帝放心,”白狼向荒行礼,“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那就好,等到午后就可以举行祭典了。”荒说着传来随行的侍女百目鬼,让她去替万年竹更衣。

“你叫什么名字?”
“回王公,百目鬼。”
“今年多大了?”
“回王公,十五岁。”
万年竹很少见到这样外表乖巧的小女孩了,更何况是许久未见到辉夜姬,心中自然是格外注意。
而荒之所以肯让百目鬼在万年竹的身边担任这样一个角色自然也有自己的考量。
若说两人都是心怀鬼胎,自然是过分,但两人的心思都不单纯。
“百目鬼,你先出去一下,等到时间到了再来叫我。”随着百目鬼离开,从万年竹的床榻下钻出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皇子大人,现在国内一切都都准备好了,陛下和书翁大人都等着您回去呢!”女孩压低了声音,语言恳切地说。
“山兔,假如我现在和你一起回去,辉夜姬要怎么有办?”万年竹看着山兔,眼中有三分凌厉与七分纠结。
“唔……陛下说星辰之国不敢轻易动公主大人,而且假如陛下遭遇不测,皇子大人也可以代替主持大局。”
万年竹犹豫了。
作为崇云之国的皇子,先崇云之国国主的长子,他很清楚为什么最后登上皇位的是自己的弟弟大天狗而非自己。他犹豫、他心软、他可以为了自己的家人放弃自己的一切,现在,又多了一个荒。
“可是皇子,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陛下已经做好准备了!”山兔激动地捏着自己的小拳头,脸上也露出来神采。
“还是……”万年竹仍旧犹豫不决,门外汉却突然传来一阵嘈杂。
“王公大人,请问你有没有见到什么可疑人物?”账外传来白狼的声音。
难道被发现了!万年竹思虑间山兔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
“没,怎么了?”万年竹故作云淡风轻地走出去问。
“刚才我们在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可疑人物,已经在追捕了,请王公放心。”
“荒、荒天帝他知道了吗?”万年竹问。
“天帝暂时不知道,不过等会我们会禀报天帝。”
“我知道了。我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你们先去别的地方找吧,如果有什么可疑人物我会出手帮助的。”
“多谢王公,告辞。”

白狼走远后万年竹长叹一声,再次看向身边的山兔。
“皇子大人……”山兔看着万年竹,眼神中三位委屈,三分纠结,三分不舍,还有一分是对这个国家的信仰。
一个小女孩都背负着这样的觉悟……自己……自己却于此堕落。
“山兔,你去转告大天狗……半月以后的画风祭,我会想尽办法出来,到时人多眼杂,我会努力带着辉夜姬一起逃回来的。”
“是!”山兔的眼神突然兴奋起来,,却因为帐在突然一阵莫名躁动再次窜回床下。

如果分离是命运,那么人所能做出的最大努力便是相遇。
一个女人找到了书翁。
青行灯,所谓的,妖琴师的……姐姐。
“您觉得您今日是来自投罗网的吗?请放心,无论是传递信息还是作为细作,妖琴师所要收到的罪都要比您更残酷。”
“我今日既然来就有全身而退的资格,我先说出我的条件——将妖琴师的姓名留到两国交战之后。”
“真是不错的要求,若贵国获胜,他自然能活,若我国获胜,他也可以苟活几日。不过……您要用什么交换?”
“我可以替你们发送三次虚假的情报给荒天帝,哪怕是在交战之时。而且以我在荒天帝身边的威信,荒天帝没有理由不信任这三条消息。”
“这个条件代价太大,让我再考虑些时日,在此之前,劳烦您暂居此处。”
“好。”


百目鬼形象参考觉醒后。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