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多cp】养一只五厘米(十分ooc)

五厘米的小团子,很可爱哦!
可是关爱太多本体可是会吃醋的哦!

Cp有云玉、修极、枫樱、殢师、风雀、钗月(钗公x谈谈),
注意防雷。

【云玉】
玉离经最近发现他家司卫肩膀上总是有一团白紫的毛绒绒,打架的时候带着,练剑的时候带着,皮的时候带着,就连打歌的时候都带着!
而且自从毛绒绒出现,每一次云忘归一见到他就会躲开!
哼!玉离经鼓起小包子脸,决定从那团毛绒绒手中抢回自己的司卫!
终于有一天,儒门主事夜袭司卫,在床头拎起了一只毛绒绒到眼前,看到的却是一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可爱团子。
被打扰清梦的团子揉了揉眼睛,看着面前和自己一模一样大人,伸出两只小短手软糯糯地说:
“抱抱……”

【修极】
最近死国战神的身边出现了一只蓝白色的小团子。
战神打架的时候小团子就现在战神的肩头“指挥”,顺带打call。
和小团子一模一样的极道先生终于看不下去了。
“你下次要是想和我并肩作战可以和我说啊,我跟你一起去!”
“可是我不想先生再因为我而受伤了。”
“我没事,而且……你不还会……救我吗……”脸红红ฅฅ*
“那好吧,我一定会保护好先生的!”////
“亲一个!亲一个!”突然,现在阿修罗肩头的小团子挥舞着小扇子叫了起来。

【枫樱】
枫岫主人最近养了两只小团子。
粉色的,垂耳兔;绿色的,毛绒绒。都特别可爱。
两只小团子最喜欢每天趴在窗口看隔壁家的小免。
“你们很喜欢小免吗?”枫岫问。
“才……才不是……”粉团红着脸低下了头。
“少女是人间的宝物!”绿团特别认真地说。
枫岫主人是一个深度的懒癌,所以两只团子为了少女总会想出各种办法。
又是一条,枫岫主人是被绿团一脚踹在脸上而醒的。
“喂,枫岫!今天是阴天!快带我们去隔壁,下雨天怎么能让少女往外跑呢?!”
“枫岫,”粉团趴在他的胸口:“我想去隔壁看樱花……”
好好好,去隔壁,去隔壁。
多年懒癌终于敲响了隔壁的门并且在小免开门后毫不犹豫地把两个团子塞给了小免。
“谢谢枫岫阿叔!斋主在卧室哦!”得到小免莫名奇妙地一句话,枫岫主人走向拂樱斋主的卧室并且敲了两下门。
“进来吧。”
枫岫主人掩嘴笑着走进了卧室,拂樱斋主感觉不对,抬眼一看立马扯过一旁的布遮住了桌上的所有东西。
“你……你居然私闯他人卧房!”
“我可没有私闯,是好友允许我进来的。”
“你!”
拂樱还没想出来该说什么,那团布下却一钻一钻地冒出一个小脑袋,好奇地看着他们,正是散发的枫岫团子!
“好友,没想到你……”
“什么都没有!”拂樱斋主迅速把团子塞了回去,并且准备把枫岫推出去。
“好友,没想到你居然不会梳我的发髻。”
“滚回隔壁!”

【殢师】
殢无伤向往常一样瘫在浮廊里。
哦,没在看墨剑,再看一只紫色的团子。
紫色的和无衣师尹一样的团子正背对着他趴在地上写下一串又一串看不懂的冶炼公式。
“阿嚏!”紫团子打了个小小的喷嚏,有钻回了殢无伤毛绒绒的衣服里面。
殢无伤开始考虑浮廊里会不会太冷了。
上次殢无伤出任务的时候小团子就趴在他的肩头,那次刚好碰倒了撒手慈悲,看到那个师尹脑残粉一脸没有抢到男神手办表情心里暗爽。
“听撒儿说你近日养了一只团子?”
无衣师尹来的时候团子正在殢无伤的肩头玩殢无伤的头发。
“你想要?”殢无伤看了一眼团子又看向无衣师尹。
“没有人有兴趣再养一只自己。”无衣师尹看向那只完全不理会自己的团子不由暗叹一句物似主人型,连自己的团子都能被殢无伤养成这样。
“的确,比起团子你更喜欢养真人。”
“如果你不乐意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自由。”
“哦?”殢无伤起身将无衣师尹揽入怀中,“还没有将我利用彻底你舍得放我离开?”
肩头的小团子紧紧地捂住了眼睛。

【风雀】
最近四奇观开会的时候发现杜舞雩肩膀上多了一只散发小团子,小团子委屈巴巴地站在杜舞雩肩上,每次有人叫他杜舞雩小团子就要接一句祸风行。
“祸风行,喜欢!”小团子说着在杜舞雩的脸上扣了个戳。
每天叫祸风行祸风行地叫着的小团子着实可爱。
只到某天,杜舞雩将小团子带去了逆海崇帆。
“祸风行,你是要回来了吗?”
“祸风行,神很开心。”
“祸风行,我也很开心!”
嗯……嗯……杜舞雩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肩上的小团子,然后转弯。
“弁袭君?你怎么会在这里?”杜舞雩看着站在墙角的啊弁袭君一脸讶异。
弁袭君没有理他,匆匆离开了。
好丢脸,偷看祸风行吃了自己团子的醋还被发现了……
弁袭君恨不得现在自己不是孔雀而是一只鸵鸟,把自己红得发热的脸埋到地里让谁都看不见。
“弁袭君,等等!”
杜舞雩在后面追着弁袭君。
祸风行在追我,好开心,可是……可是……停下来他就看到我脸红了……
算了,大不了不转过去看他!
弁袭君狠下心站住了,背对着杜舞雩,心跳得飞快。
“有什么事吗?”他声音颤抖着问。
“你是不是喜欢我?”杜舞雩问。
他……他知道了?要不要承认?承认了他会不会讨厌我啊?
“啊……啊……我……”
“我……我也喜欢你。”
“什么?”弁袭君的眼泪突然从眼眶中滑落,转向杜舞雩,脸上烧得绯红。
杜舞雩肩膀上的小团子委屈巴巴地抱住杜舞雩的一条穗子,然后在杜舞雩的脸上又盖了一个戳。
“你!”//////
好羞耻,就感觉自己亲了祸风行一样////

【钗月】
素还真某天丢给了休假中的叶小钗一个谈小仙的团子。
美名其曰素某最近有事劳烦好友帮忙照顾一下师弟。
小团子喜欢看书,喜欢喝茶,还喜欢拿着小小的笔写书。
虽然很省心,但是小团子和叶小钗交流有障碍,所以叶小钗每次都是听小团子的指挥,小团子需要什么他就帮忙给他拿什么。
“叶小钗,每次我指挥你你都不烦吗?”小团子一本正经地坐在叶小钗面前问。
“啊……”叶小钗摇了摇头。
“可是我很想听你说话。”小团子看着叶小钗眨了眨眼,“我还挺嘎意你的。”
“叶小钗!”突然,正版谈无欲闯了进来,“听说素还真把那个团子扔你这里了!”
刚听完小团子告白的叶小钗有点懵地点了点头……
“谈谈嘎意叶小钗,谈谈不要和你走!”小团子看着来势汹汹的谈无欲躲到了叶小钗身上。
“就是你这个见谁都说嘎意的团子,到处败坏我的形象!我今天非除你不可!”
“谈谈只是说了自己嘎意的人而已,有的人连自己嘎意别人都敢不说,谈谈觉得委屈……”团子说着转过身背对谈无欲。
“你说谁嘎意别人不敢说!”
“你都不敢说你嘎意叶小钗。”
“我今天就说我嘎意叶小钗了,你快跟我回去,看我不把你除之而后快!”
叶小钗心里苦,叶小钗说不出,你们能理解理解我这个被你们嘎意来嘎意去的人吗?

评论(8)

热度(123)

  1. 七月&流火琼_罗_此锦成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