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_罗_此锦成华

过气写手。

【多cp】一方变小

一方变小,是那种心智和身体都变成小孩的那种

【风雀】
杜舞雩看路上看到了一个小男孩,黑黑顺顺的头发,占据半张脸的浅色胎记,异色的双瞳,还有华丽高贵的孔雀眼。
小男孩穿的衣服破破的脸上也不怎么干净,但那不干净的脸上挂着一种急切的深情,他好像是在找什么,向一个个的路人询问,最后扑到了杜舞雩的怀中。
“叔叔,你见到我妹妹了吗?她叫画眉,长得比我矮一点,穿着黄色的裙子,很可爱的!”
杜舞雩一怔,顿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却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一群小孩,对他喊着“怪物”“丑八怪”“妖怪”“没人要的孩子”,向他扔石头、做鬼脸。
“我不是没人要的孩子!我还有我妹妹!”小男孩有些胆怯地躲到杜舞雩身后,嘴上说的话却十分强硬。
杜舞雩不禁想到了画眉之死。
“你们住手。”杜舞雩将小男孩护在身后,转手拿过自己的剑,尚未出鞘便将那几个孩子吓跑。
“叔叔,谢谢你,我要去找我妹妹了。”
“等一等!”杜舞雩突然叫住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弁袭君!”
“我……我给你一起去找你妹妹,可以吗?”
“好啊!”

【双红】
玄同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警惕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有一种莫名地熟悉感。
“你叫什么名字?”玄同俯下身问。
“我叫玄同,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挽……挽风曲……”
玄同一怔,但并没有多想,或许是自己,或许是这个孩子,进入了错误的时空,替换了本来该在这里的那个人,但无论是自己还是他,都不必担心。
“你的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可好?”
“不要,我不要回去!”
“为什么?”
“……”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玄同说着试探性地摸了摸他的头,小孩子应该都喜欢这个吧?
“不要摸我的头!”小挽风曲挥开了玄同的手,气鼓鼓地含着泪,却是脚下离玄同更近了一步。
“我才不要回去,我回去了他们就会把我献刑!我才不要回去!我看你是好人才给你说的!”
“好,我不带你回去,那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我,未来的太子妃?

【焱裳】
裳璎珞抱着小小的妖走进佛乡的时候遣弥勒觉得自己可以洗洗眼睛了。
眼前这一小只,西红柿炒鸡蛋色的,是圣婴主吧?师弟不是说圣婴主已经恢复了吗?难道这个是……
他不知道原来除了天之厉,一招秒了天之厉意识的圣婴主原来也能让男子怀孕,孩子还这么大了!
裳璎珞怀里的孩子似乎很不高兴,不高兴地呲着小火苗,还不用风吹就没了。
“喂,秃驴,本爷为什么会在这里?”
“贫僧有头发,不是秃驴。”
“哼,喂,佛者,告诉本爷,本爷为什么会在这里?”
“贫僧不知。”
“哼,本爷不高兴!”小焱无上说着转了个身,背对着裳璎珞坐下,周身还呲着小火星子。
过了会,打坐的裳璎珞突然感觉有人扯了扯自己的衣角。
“喂,本爷看你长得挺好看的,你愿意做本爷一辈子的朋友吗?”

【赤隼】
赑风隼一眼就认出来那个人是幼年的鬼方赤命了,那年他们刚进戏班,小小的,还只能打些杂活,却已经立下了大大的梦想,做大官、挣大钱,富贵同享,谁也不抛下谁。
现在想来真是可笑。赑风隼阴阴一笑,慢慢地走到那个孩子身边。
“哇!大哥哥你好漂亮,一定是什么大官吧!我有一个朋友,他的头发和你一样,也是白色,然后这里有两条红色的!你不会是三贝的哥哥吧?是来接三贝的吗?”
“我不是来接赑风隼的,我就是未来的赑风隼。”
小孩子天真无邪,把这番话信了个十足十,开心地笑着:“太好了!看来三贝以后做了个大官!”
“我是来替赑风隼问一句,如果以后你们中一人发达了是否还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离不弃?”
“当然会了!”
“呵呵呵呵呵……”
可惜啊,赤命,我却已经不信了。

【殢师/枫樱】
那是两个在竹林中追逐的小孩子。
“楔子!楔子你跑慢点!我快追不上了!”
“哈哈哈,我才不!”前面的孩子虽然嘴上说着不,脚步却着实慢了一些。
拂樱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被唤作楔子的孩子是枫岫。
不为什么,那张神棍脸还是一模一样!
他正准备上前,却突然被一柄墨剑拦住了。他身前的白发剑者静静地看着那两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嘴角有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
原来你曾经也有那么美的眼相。
突然,两人面前场景一转,无衣的身后护着一个小女孩,一脸坚毅不可催的样子,另一旁的楔子却已经撸起袖子抄起扇子准备对欺负即鹿的那几个小孩子进行反击了,口中还嚷着“无衣你对这种人不能太温柔”。
突然,又是一转,两位少年已经长成青年,身上衣着均是秀士林弟子的模样。
“所以我说,这样的格局,与其赋予民众虚假的自由,不如什么都不要给!”楔子义愤填膺地说着,然后在旁边的纸上写下什么,一旁有一沓纸,最上面写着“荒木载记”四字,正在写的纸的开头还落着几个字“第二卷,塔”。
“楔子,小心祸从口出!”一旁正在看书的无衣皱了皱眉头。
“哼,大不了到最后你把我供出去,也能保你顺利的坐上师尹的位置,我们两个人至少要有一个去完成我们的梦想!”
“你别开玩笑了!我这样做了你怎么办!”
……
殢无伤和拂樱像看走马灯一样看完这些,突然回过头来,却是两个小孩子站在他们脚边。
“大哥哥,你们是从哪来的?要找人吗?”无衣抬着头用奶奶的语调问。
“无衣,别管他们啦,再不走先生的课就要迟到了!”楔子素来人小鬼大,看着这两个人都不像善类,拉着无衣准备离开。
“等等!”拂樱突然叫住了他们。
“有什么事吗?粉红色的大哥哥?”
“楔子是吧,你以后一定要离一个叫拂樱的人远一点,还有……”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大哥哥,那你呢,一直盯着我们家无衣看的大哥哥。”楔子把无衣护到身后,警惕地看着殢无伤。
“……”殢无伤什么都没说,转头离去。
“这两个人好奇怪哦,无衣,我们走吧。”
“……嗯。”无衣临别转头远远望了一眼,殢无伤离去的身影,似乎……很孤独。
那个大哥哥没有朋友吗?

【修极】
死国的阴暗中,卢卡和笨帝围着一个和他们差不多高,脸圆圆的小团子不知所措,更何况这个小团子气呼呼地看着他们,他们要是一碰过去,还会洁癖发作嫌弃他们脏。
“怎么了?”阿修罗和天狼星等人走过来问。
“这……我也不知道啊,你问他!”卢卡说着指向笨帝,笨帝又指向了两人中间的小团子。
“哼,我告诉你们,我可是诗意天城悦神圣族的人!你们要敢动我就完了!”
“那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呢?”果然,对于小孩子,还是漂亮的大姐姐比较有吸引力,琴奴刚俯下身问两句,小团子立马安静了许多。
“我叫尚风悦。”小团子一脸得意。
“极道先生!”阿修罗一怔,十分吃惊。
“极道先生是谁?”小团子仰起头看了阿修罗一眼,然后问琴奴:“这是哪里?”
“这里是死国。”
“死国……”小团子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惧怕,反而暗喜,“太好了!终于跑出来了!”说着跑到了阿修罗的身边,抬起手,说,“抱抱!”
“嗯?”阿修罗没有反应过来。
“抱抱!”小团子在次重复自己的话,说着还将脚踮起来了一点,整个人有点站不稳地晃着。
“哦。”这次阿修罗终于反应过来了,将小团子抱了起来,紧接着小团子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把小折扇,轻轻敲了敲阿修罗的面具,说,“摘下来,我要看你的脸!”
原来给抱是有预谋的!

评论(12)

热度(205)